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晚归  

2011-11-11 07:14:2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常下班在晚上八九点。路上也没有见多少人。昨天回家不到八点,到小区门口时,卖白菜的女人还没有走。守着一大车白菜,安详地坐在车旁。

她的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可能是住在小区的老人,与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其时,我捧着两个热饼子,在报社路口的饼摊上买的。

因未吃晚饭,已觉饥饿,便趁着夜色,边走边香甜地吃了起来。

到小区门口时,一个饼子已经被我吃掉了一大半。

在白菜车前我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老太太一看我的样子,轻轻地说,嗬,稀活地刚下班。就吃个干饼子充饥。就个葱才好吃呢!你先咬两口压压饥,回到家再好好吃。

我说,是,回去一定就个葱吃。

顺便在女人处买了几斤胡萝卜。

到家门口,想起老太太的话,忽然觉得饼子就大葱已是世上最好的美味了。不知道家里有没有葱。

老公不喜欢买葱,嫌葱胡子上有土。所以我家的葱也是稀罕物。

想到这里,我在门前停住了脚步,因为看到花圃边上不知谁家晾的冬葱。

何不顺上一根?

不能。

堂堂的我岂能为这令人不齿之事。

想想,一根葱的事情,真有些像演小品。但,毕竟没有去顺那葱。

按了门铃,进门问老公:家里有没有葱。

老公说,有,刚买的。

剥一根。

于是,一手持葱,一手拿饼,坐于桌前吃了起来。

吃了饼子,吃了葱,肥亦不减了,葱味也不怕了,似是放纵。

但,不稀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