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平静地读书 亲切地做人——读朱琦《读万里路》  

2011-11-23 07:03:26|  分类: 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时代,文字似乎越来越变得苍白。好像只有人鬼之恋,或者超时代的荒诞才能吸引孩子们的眼球,我便常为文学悲哀。朱琦却以他洞穿生命的文字,为苍白的文学环境里带来了一束婀娜多姿的火苗,让人感受真切的光明与温暖。
      朱琦是永济人,北大文学博士、旅美学者,现执教于美国斯坦福大学亚洲语言文化系。上世纪90年代,一个执著于文学的人在以微观世界的探索占主流的美国打拼,朱琦经历了千辛万苦。因为经历了磨难,感受了人情冷暖,朱琦的文字越来越深沉,也越来越动人。其间,他写作并出版了《东张西望》、《黄河的孩子》等,在海外颇具影响。
      我读的是朱琦的近作《读万里路》。书的开头是朱琦这多年四处游走写下的文化随笔。他读凤凰古城,读庐山,读岭南,处处都有回望历史的冷静与理性,都有一种文化的悲悯与真诚。他读杜甫草堂,能读出当年已忍饥挨多日的诗人有一日忽然得到朋友一份周济,那是一些牛肉和酒,杜甫饱餐后,虚弱的身体未能抵挡得住牛肉的剽悍,竟然就此撒手人寰。诗的神圣与现实的苍凉形成的鲜明对比让人泫然欲泣。
      朱琦笔下最动人的地方是情,人间真情。朱琦确乎也是一位纯真的人,因而他总在纯真地阅读人生,阅读人间真情。比如,他在北大的导师陈贻对朱琦爱如己出,在机场送他时竟然因离别而号啕大哭。而他对于老师的每一种善意甚至责备都深深珍藏于心。像与师兄弟在老师家聚会所用过的一餐盛宴;像他对陶渊明的消极避世不以为然的评论,老师得知后遗憾地说,陶渊明是我最喜欢的,你也是我最喜欢的,而你……老师告诉他,陶渊明的伟大之处在于淡泊,而世上真正能做到淡泊的人太少了。他在国外与老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以至于每每心有所感的时候,总要给老师打去电话。
      1995年,是朱琦在美国最为困难的一年,因为处境艰难,他很长时间没有给家里写信。年近花甲的父亲急了,一次次地去收发室翻找信件。到除夕那一天,收发室已经锁了门。心急如焚的父亲从窗户里望见收发室桌上有一封电报,念子心切的他竟然从门上方的小横窗里翻越而入……父亲去世前一个多月去往美国看望儿子,他总愿意躺在儿子家楼顶的沙发上小憩。父亲去世后,朱琦才发现,原来父亲所躺的地方能望见在书房中忙碌的儿子,能看到在客厅里玩耍的孙子。父亲因病不得不回国时,站在海关入口处,他痴痴地望着儿子的脸。然而儿子为了躲避生离死别的难过,找借口去买东西。父亲痴痴地走了。回去一个月后,他溘然长逝。
      朱琦还写了自己的曾祖和外祖的故事,大约身在异国他乡,对于根祖的追忆是为了维系漂泊的身体与意志吧。他含着热泪回望家乡永济,回望那个黄河岸畔曾经时时涨水的葫芦庄。朱琦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向祖国张望,他用浓得化不开的真情滋养着自己,也滋养着众多的异国游子。
      漂泊得久了,心怀便像海一样宽阔。朱琦看着朋友亲切,看着故乡亲切,看着身边的人亲切。阅尽万里路,读遍百年人,学者、作家朱琦便拥着一颗博大而冷静的心,平静地读书,亲切地做人。而这种平静和亲切是我们许多人都需要的。

张建群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