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上会  

2011-11-26 08:28: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下,烟火人间的日子大约离上会远了些,有一个月了吧!忆念中,上会应该是在每年的农历九月。家乡人叫九月会。其时,秋庄稼收了,大部分棉花卖了,变成钱了,或多或少的钱了,便要上会。用血汗换来的或多或少的钱,带着跟自己劳作了一年的老人孩子去上个豪华的会去。这是每一个劳苦家庭的家长的心愿,更是常年缺少油水滋养的孩子的心愿。

于我,知道上会这个字眼,或者说能记得最初上会的年龄大约在五六岁。妈说,栲栳会哩!明个儿咱的上会去。上会?需要搬梯子吗?我认真地问?妈笑,大人们都笑。没有人回答我,都以为是孩童的痴傻。其实上会就是上集罢了,不过会比集大。似乎天南海北的商贩都来,天南海北的农民们都来。当然,那时候,农民是最大众,当老师的爸爸就常跟着我们这些老少农民上会去,他并没有表现得不像农民。

忽然想起来了,我有记忆的、最早上的那个会是在1978年,那一年,小妹还没有出生,妈挺着大肚子,骑着家中的老飞鸽先去外婆家送东西。我和二妹坐爷爷拉的小平车与奶奶一起走。爸爸随后从学校赶到栲栳去与一家人见面。谁能想到,那天的会会是那样的结果呢!若是知道是那样的结果,不去上会也罢。然而,上会前,种种欲望涌动着,不可遏止着,推着这老老少少一家人,坚定地、不可更改地去上会。像今天,我们以盛大的心情迎接许多貌似盛大的事情一样,末了,却发现,其转头空的速度大约比烟花来得还要快了些。

上会前一天,爸爸从收音机里听天气预报了,我想应该是听天气预报了。他说,天气预报报了,明天渭南地区有小到中雨,部分地区有大雨。渭南离我们永济不远,爸就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的天气预报中渭南的天气来预测我们永济的天气,一般都很准。可是,上会的日子是提前就定好的,爷爷奶奶、妈妈,尤其是我和二妹早已做好了准备。上会么,那个高高的会,繁华热闹的会,有好吃的、好看的,比平常的日子不知要高了多少倍的会。即使要搬梯子也要去上的会,何况并不需要搬梯子。当然,事后证明,那次上会比搬梯子还要艰难得多,可谁能想到呢?谁知道呢?

妈妈先出发了。外婆家离栲栳不远,她虽然怀着小妹,且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可是家中的老妈不能不孝敬,她大约是要给外婆送些东西,不珍贵却又必需的东西,谁知道呢?妈反正乐此不疲的。怀着小妹出发了。

我和二妹在家中兴高采烈地等着与爷爷奶奶一起出发。算算那年,爷爷是61岁,奶奶是66岁。我是四周岁零九个月,二妹是两岁零十个月。小平车那天极受礼遇,车厢里铺上了厚厚的褥子,还放上了一块织毯,爸爸从学校拿回来的那种红白相间的织毯门帘,总之是要让木板平车极尽舒服的。

爷爷拉小平车,奶奶和我们姐妹俩人神仙似的坐在平车上。出发前,我的心情基本是这样,在一段舒适而又不太漫长的路途后赶赴一场视觉、味觉、豪华的盛宴。

从我家青台到栲栳镇那时候也就是十里路吧!对于今天的轿车来说,真的不值一跑。走在永(济)临(晋)路上,过了青台路口,一不小心就会错过栲栳路口。然而在30多年前,这十里路,要靠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的双脚和双腿去量,尽管那时候,爷爷腿脚还好,腰不弯背不驼,发起脾气来,眼睛一瞪,声如洪钟,让人发抖。可现实比想象中要骨感坚硬得多。

神仙般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一小会儿,那时候没有手表,印象中,美好很短暂。从青台村出发,向东走,再向北走,刚刚走出青台村的地界,到了向北的那条路,那条路要从正阳村里穿过,可能还要过别的几个村的地,反正是土路,干的时候还是光洁平整的。刚上了那条路不久,忽然间豆大的雨点兜头浇了下来。爷爷叫了声“不好!”却走得更快了。他大约就是这种性格,遇到困难只有迎头赶上,没有往回跑的道理。

雨越下越大,原本坚硬的土路在大雨的浸润下,很快就软瘫成稀泥,不争气地在爷爷的脚下,在平车的胶轮轱辘下变形、变节、变性……车轮陷入泥里了,爷爷东倒西歪地怎么也走不动。沉着冷静的奶奶立即跳下平车。奶奶是小脚,她在泥中更是寸步难行。但她必须跳下来,以减轻平车的重量,让爷爷能在泥泞路上往前走。

我看到奶奶从平车上下来后,踩着已发黄的秋草,直接上了路边的水渠邦。水渠邦上地势高,不存水,大约还能待得住奶奶的小脚。奶奶在水渠邦上趔趄着前行,不时要费力地去抓身边的杨树,以保持身体平衡。

那雨水还在铺天盖地地浇。我和妹妹机灵地将那条门帘织毯抽出来顶在头上遮雨,可那织毯不是塑料布,很快吸足了雨水沉甸甸地压在我和妹妹的头上,雨水便肆无忌惮地往身上灌了。

爷爷还在前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二妹却在湿毯子下大哭大喊了起来:爷,我不上会了,我要回家!我冷!爷爷回头说,好伢哩!不要哭,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会上了,啊!

我咬着牙,虽然也冻得直打哆嗦,牙格子直响,可总归是没有哭,从织毯缝中看奶奶在渠邦上艰难地走,看爷爷躬着背在泥路上走,心里沉甸甸的发紧,总是没有哭。

两岁多的二妹不懂事,越哭越厉害,哭得人心焦火乱。爷爷回过头说,再哭,再哭把你撂到雨地里去!二妹不管,她太小,大约还不知道害怕,只是一个劲儿地哭。爷爷回过头来,取下紧扣在背上的背带在我们俩头顶摇了摇说,再哭,打呀!

二妹收了哭声,一会儿又被雨浇得哭了起来,爷爷挥动着背带好像朝我俩打了过来。咦!怎么不疼,再看爷爷,他将皮背带打在平车邦上,还是吓唬我们俩而已。就这样在雨声、哭声中,我们祖孙四人跌跌撞撞像红军长征般,赶到了栲栳会上。

令人不能理解的是,那么大的雨,会上的人还是那么多。羊肉馆子里的人还在排队。两毛钱一碗羊杂烩,一毛钱一碗素菜泡馍。我忘了吃的是两毛的还是一毛的,但爷爷吃的肯定是一毛的素菜。他上会的目的,主要是招呼奶奶和两个小孙女。并不因为与雨水搏斗了,就要吃两毛钱的羊杂烩了。素菜也就是素菜而已,其中泡的馍馍还是从家里带去的黑面馍。

我跟在爷爷背后排队等店老板舀菜,那是一家低矮得有些破旧的饭店,人多得厉害,矮小的我看不见羊肉锅子,只能从大人的腿缝间,看窗外一直滴着檐的雨水。那雨水是冰冷且粘稠的,地板上黑乎乎的,人们还兴高采烈地向着羊肉锅子或者素菜锅子蠕动。早已忘了最后吃到的羊汤或者素菜是什么味儿的了,只记得那滴檐的雨水咋就那么多那么长呢?

那天,那么大的雨,竟然,挺着大肚子的妈妈也从外婆家赶过去了。爸爸也从学校赶过去了。我知道,那时候的上会,是家里的一件大事,尤其是我们家一家老少齐出动,即便不惦记那羊肉锅子,那王秀兰的戏,可是老人孩子坐着平车上会,他们两个壮年人心里也不放心呀!

雨大约下累了,到饭后停了下来。我们一家人便跟着人群去会上走。布摊、鞋摊、卖火烧的、卖关枣的、卖瓜籽的……人世间所有的繁华与热闹在雨后以更加高涨的热情和着小贩们的叫卖声再次蓬勃。

好像吃了香甜的油糕了,还买到了一把关枣,黑色的,小小的甜甜的,带着枝子,用细线扎在一起,五分钱一把,那时候,小孩子手里摇着一把甜甜的关枣,边走边摘着吃,多么骄傲,多么豪华,多么幸福。虚荣心都被这五分钱的关枣撑得满满的。四岁多的我,在30多年前的栲栳镇街头享受着那种不可言说的美妙。谁能想到,意外又起呢?

日头偏西了,一家人各自用会上的风景款待了自己的眼睛和心后,忽然发现,二妹不见了,两岁多的二妹走失了。

于是爷爷的眼睛瞪大了,爸爸的声音忽然高了,挺着大肚子的妈妈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奶奶抹开了眼睛。那年月,没有手机电话,连大喇叭都不多,爸爸去戏台下边找人也喊了,没有结果。傻傻的我无奈地望着肝肠寸断的一家人,心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连悲哀都顾不上有。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兵分两路分头去找的爸爸和爷爷都空手而回。一家人再度在栲栳街口集合的时候,心理的焦虑都几乎到了极限。奶奶那块蓝色的手绢几乎已全部被眼泪浸湿。爷爷的眼睛也红了,爸爸的嗓音已经沙哑,妈妈更是一脸痴呆。我傻傻地站着、看着,希望二妹忽然蹦跳着出现在我们眼前。

二妹的丢失对于几位大人的打击是相当巨大的。我今天确乎知道,我们家,家境中上,却缺孩子,爸妈将我从姑妈家抱养来后,不久有了二妹,二妹虽然排二,却是爸妈亲生的第一个孩子。她的走丢无疑是天大的事情。二妹长大后没有让妈省心,让妈跟着她吃了许多苦头,流了许多泪,妈说,早知道你这么不省心,那年就让你丢了好了!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就在我们一家人陷入悲痛与绝望中时,就在夜幕几乎笼罩了集会的每个角落时,奇迹出现了,一个老太太拉着二妹的手,慢悠悠地朝着街口走来。

先是爸爸用沙哑的声音大喊一声:丽娃!你跑哪达去啦?随后,爸冲过去,如获至宝般一把从老太太手里夺过二妹,紧紧地抱了起来。

老太太有些尴尬地说,在街口看见小伢儿在哭,问她叫啥,家在哪里,她光哭也不说,便把她引上了。

谁知道呢!爷爷有些气恼,但一家人望着失而复得的孩子谢过老太太,打道回府了。

忘了怎么回的家。

忘了,也无妨长大。

只是,奶奶的眼睛落下了毛病,只要稍有小风,她的眼睛就流泪不止,怎么擦也擦不完,总像在哭。

只是,爸爸从此教我们念起了另一种儿歌:我家住,山西省,永济县,栲栳公社,青台大队,第三生产队,我叫……今年整五岁,我爸叫张……我妈叫……

这样的儿歌,我、二妹、出生后的小妹和弟弟都念过多年。

以防丢了。

好在,我们都没有丢,都长大了,都走进这人生了……

只是,哭红了眼的奶奶走了多年了,瞪大了眼也舍不得打我们的爷爷也走了多年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