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感念  

2011-11-09 08:59:48|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记者节与广播电视台同仁的同台演出,忙了好几天了。

说实在的,长期的、日复一日的版面工作,总是默默的,那种有声的、立体的、舞蹈的本能几乎都让位于平面的工作了。因而,当得知要与同仁联谊时,心里首先升起的是:嗨!累呵!

但是,忙乱了几天之后,当演出结束,回望这几天的排练生活,忽然又有许多感动,感念同事们的好、朋友们的好。

原本是要上要闻部的那个连唱的,专门请了群艺馆的杨晋兴老师为我们排了舞蹈动作,可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故,演员们总也凑不齐。排练起来便颇费周折。无奈,变通了一下,将原来的节目放弃了,在离记者节不到一周时间时,我们另行选定了《记者之歌》。

记者之歌是中国记协创作的,歌词和旋律都不错。困难的是,大家都没有唱过,甚至少有人听过。还是裴同事那年去北京学习时听到一位同行唱过,印象深刻,便从网上搜到,拍板学这首歌。

定人、定排练时间,还不错,真的很新,很有力。

晨报领导克服许多困难,帮助大家协调到了统一的服装。

每天晚上,大家在紧张的工作间隙,集中在采编大厅练歌。

大家都唱得很卖力。

后来,领导又临时增加了我的独唱。

因在合唱中就是领唱,本是不愿意再独唱的,可是想想这也是一项政治任务,硬着头皮,咬着牙接下了任务。

时间也是很短。我本想唱《桃花红 杏花白》的,那歌我熟,唱起来也有感觉,可是回家与老公商量,他说,情歌,不严肃,让换一个。

我便想到了《在那东山顶上》,这歌也不错,可是我唱不全,只对旋律有些印象,歌词只会两句。

应下来后,根本没有想到,这可真是件大事情,正所谓,应人事小,误人事大。在单位要工作,要练合唱,我的独唱只能在家中练习。

每天早上、晚上,我在客厅里唱。

旋律差不多记住了,可是那依呀呢嘛的藏语词还记不下来。便再唱,唱得连嗓子都哑了。

想想到底是不如过去了,记忆力下降了,记歌记得慢多了。

但,总算能唱下来了。

11月8日记者节,6日去电视台彩排,因为去时忘了带伴奏,临时在老领导董卫东台长处下载了个伴奏。

下载时,董台长还请了主持人吴运强的爱人帮忙,她姓翟,非常热情,下好后还告诉我,以后下歌伴奏就去“我99”,那里下歌不要钱,可方便了。便感念她的好。虽是萍水相逢,却这样坦诚。

谁想到,到演播厅放伴奏时才发现,那伴奏中没有旋律,全是打击乐,对于我这个刚学会歌词的人,真的一时找不到北,更遑论能跟上节奏了。无奈上台清唱了一段了事。

当时,宣传部申京斌委员在座,他说,建群,你回去最好请上几个伴舞的。这歌旋律慢。一个人站在台上可能艺术效果上欠缺些。我一听深以为然,但是,仅剩下短短一天时间就要正式演出了,这么短的时间想要找到合适的伴舞谈何容易。

可感念领导的一片苦心,我在回报社的路上,立即拨通了中学同学、幼专艺术系主任翟爱静的电话。说明情况后,她说,好我的你呀!一天时间哪能排出来。

我说,老同学这个忙你想办法一定要帮。她想了想说,学生们没有跳过《在那东山顶上》,只跳过《康定情歌》,得嫁接改编一下,时间太短让娃娃们试试。

第二天,7号,还要彩排,我给爱静打电话,看能不能让娃娃们过来一下。她说,不行,不太成熟,再说,娃娃没有和你串一下,猛猛出去非丢人不可。这样吧!晚上再加班,明天一大早你到学校来,和娃娃们合一下,然后去演出,保证不误你的事。

7号彩排完已是晚上九点多。回到单位,看完版,再回到家,夜色深重。

想着第二天的演出,也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8号,记者节,凌晨五点三十五,我离开床铺,收拾衣服,梳洗化妆。我知道,同事们都去外边化妆了,她们也得很早就从家里动身,大家对于演出的重视令人感动。

原本计划七点整准时离家去学校,可是胡乱吃了些早饭又耽误了几分钟。从红旗东街延长线上去往任村方向,在任村路口西一路口拐向幼专,还好,在市内小堵了一会儿,总体还算顺利,七点四十五到幼专。

其时爱静已经上班,赶紧联系跳舞的学生。

不一会儿,四个天真烂漫、青春洋溢的小姑娘来了。

爱静急着把伴奏放开,我就在爱静的办公室里唱了起来,孩子们与我一起串,爱静教我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她让我举胳膊,望月亮,无奈平时缺少这方面的经验,胳膊硬得像根棍,脸上的表情像电脑屏幕,半天都笑不出来。

她又告诉我,啥也不想,就想着歌的意境和内容。我也知道,唱歌重要是的抒情,不要想声音,甚至都不要想表情,但是这种境界也非一日之功,尤其是在舞台上,人一紧张啥也忘了,胳膊不是胳膊,腿儿也不是腿。

一连练了四五遍,我就那么笨拙地走啊走,自己都被自己僵硬的动作逗笑了。

时间过得飞快,九点钟就要正式演出,八点近五十了,我们赶紧赶往电视台演播厅。

一路还算顺利。

路上,我得知,为我伴舞的四个小姑娘分别是:文聪聪、王二荣、张丽娟、宁妮娟(音)。都是十几岁的年纪。

到演播厅后,座无虚席。我带着孩子们挤进后排,一个座位也没有。

孩子们倒很机灵,说是去前边小房子里去换衣服,等开始演出时再出来。

快轮到我上场了,因为合唱与我的独唱中间只隔一个节目,时间格外紧张。我担心着孩子们不知道演出顺序,不知道及时出来候场。

阿弥陀佛!

有电视台文艺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调度,我赶紧说明伴舞的演员在台右,无论如何让人过去通知一下。其时,我独唱的服装还在后边放着,又让工作人员去取了一次。

我拿到服装,赶紧上台侯场。

唱完合唱,进得台左的房间,发现两个小姑娘穿着金黄色的舞蹈服已经到。

大冷的天,小姑娘裸着一只胳膊和肩膀。其中一个小姑娘喃喃地说,好冷,好紧张!

我说,不要紧,不要紧,没事,没事。

眨眼间,就轮到我们上场了。旋律响起,让你来不及紧张。

小姑娘飞奔出去,在右边的两个小姑娘也跳了出去,我跟着走了出去。

舞台上时间过得真快。平时得唱好一会儿的歌,好像一眨眼就唱完了。

孩子们去换衣服。其时还不到十一点。

吴主任说,让娃娃们一起去吃个饭吧!我想着娃娃还有课,便说还是送她们回去吧!

吴主任联系了杜建峰主任,杜主任立即安排人将孩子们送了回去。心里便感念吴主任,感念杜主任。

其时我也在找衣服,换衣服,竟未顾上和孩子们道个别。

演出结束后,同事们说,娃娃们跳得不错。

我便再一次感念,感念这许多萍水相逢的人们,他们给了我这么多的帮助。

想想表演,是忙,是累,可是节日需要这么个气氛,精神需要这么个陶冶,身体也需要这么个拉练。更重要的是,表演激活了我们自己和我们身边的朋友、亲人。

因而也感念节日,感念表演,感念生活。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