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用文化缔造民族话语权  

2011-12-17 10:29:29|  分类: 采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文化缔造民族话语权”
——访旅美文化学者朱琦


黄河晨报新闻 时间: 2011年12月07日 来源: 黄河晨报

作者:

用文化缔造民族话语权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用文化缔造民族话语权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文化访谈                                    □记者 张建群/文图
  11月19日至24日,旅美著名文化学者朱琦回故乡永济探亲,记者采访了他。对于当前国内倡导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一个民族的话语权,以及文化对一个人生活品质的影响方面,朱琦先生均提出了他独到的见解。
  知道朱琦是因为他的著作《读万里路》,书中独特的文化视角、厚重的文化内涵、深刻的智慧语言都让人不能不关注朱琦,这位从永济黄河岸边走出去的河东游子,曾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斯坦福大学任教。
  朱琦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后在北京大学取得文学博士学位,出国后,在诗词研究和文化交流上独步华裔世界,他的著作《东张西望》、《黄河的孩子》等在海外华人圈内颇受好评。多年中,朱琦在美国举办诗词、文化、历史等讲座,如今已经有3000余名华裔听过他的讲座。
研究文化,人像一把钥匙而不是一口箱子
  刚从土耳其回来不久的朱琦告诉记者,他目前正在和朋友进行一种文化旅游。自1996年开始在美国举办华人文学班、文化讲座,他讲唐诗、讲中国文学史,也讲宗教历史,讲世界文化和历史。他不仅讲,而且还与学员们一起去当地看,从土耳其到埃及再到俄罗斯,都是他要去走、去看、去思考阅读的地方。正如他的著作《读万里路》一样,朱先生在阅读历史和现实中思考人生,享受人生。
  朱琦倡导大文化、大地理、大历史理念,他认为,历史不是孤立的,文化更不是孤立的,任何文化历史都受特定的地理环境影响。文史是发展的、活动的、辩证的,不是僵死的、教条的、平面的,只有将文史与过去、现在的各种因素结合起来,才能真切地重现文化风景,才能告诉现代人,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地球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朱琦先生多年中浸淫于文化和历史中,在美国硅谷的生活给了他一种大视野和活力。而这种对于文化历史特有的大视野和思辨,又让朱琦本人和他所讲述的文史充满了魅力。
  问朱先生读着什么书。他说,读中国历史、世界历史。这种历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历史,而是一种具有人文视野、客观视野的、与地理、经济、文化之间有着种种联系的大历史。朱琦讲文史不是灌输,而是带着大家一起在大的背景和视野中思考历史,感知现实,感知思维的快乐。
  他曾经与9岁的儿子探讨过,一个人长得像一把钥匙而不是一口箱子,对于历史,我们要去打开而不是去积累、堆砌。朱琦举办的文化讲座便是与大家一起阅读、打开、探索,不仅在现实中阅读,而且在现实中远足,去阅读历史在现实中的延续印记。
  在朱琦的心中,历史是活的、整体的,他曾经带领学员(大多是在国外打拼成功的企业家)一起去希腊,去爱琴海,去感受爱琴海是什么,为什么它是希腊的荣光。走到历史现场了,感受到大历史事件之间的联系了,感受到历史与地理之间的联系了,才会在思考、渗透、体悟中完成文化研究。
亲近文化,享受一种心灵深处的快乐幸福
  问海外华人为何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朱琦说,海外华人尤其是海外的台湾人钟情文史,有一个历史原因。
  很多年前,处境特殊的台湾人因为面临就业生存的压力,让自己的孩子选择学科时常常以理工科为主。在生存为第一要务的现实下,人们对于文学、历史、艺术的喜爱只能被搁置起来。而等这一代甚至几代人在理工的领域奋斗成功了,有了机会回归自己的本来爱好了,便如饥似渴、迫不及待地追寻文学、历史和艺术。在朱琦的学生中,就有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李英杰先生,他带领着一个科研小组发现了月球表面有水,在美国科学界是颇有影响的人物。在朱琦的学员中还有著名导演李安,这位以导演电影《断臂山》而声名鹊起的华裔最初学的也是理工。
  据朱先生介绍,最近几年,大陆在美的华人对于文史的关注也逐渐升温。前不久,在他主讲的一次禅文化讲座上,就有两三百名听讲者是大陆同胞。在国内人文讲座也一天天增多,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
  人文历史中蕴涵着一种人生智慧。对于人文历史的热衷会让人们更追求内在的东西。比如在欧洲,一座建筑的外表也许不是金碧辉煌的,但是建筑内字画、古董等彰显文化和品位的东西却从来不少,这就是文化。文化是内在的,不是外在的。远离文化者在富裕之后恨不得穿金戴银,富贵逼人,让所有的人都对他仰视。亲近文化者则追求的是内在的快乐和幸福,他们用文化浸润的审美品位情趣,滋养心灵,享受内在愉悦。
写作文化,彰显的是一种大历史的胸襟气度
  问及朱琦研究人文历史对他的写作有何影响时,他说,写作除了语言文字上的感觉、灵气等表达基本功外,更多体现的是一种视野、胸襟和气度,是一种内在综合素质的表达。他自己就一直在阅读思考,也不时地否定自己。有时候回过头去看以前的作品,常常会感到写得不够深刻真切。
  朱先生最近在读《罗马帝国衰亡史》,六大本书将罗马帝国从辉煌到衰亡的1000多年历史,用一种动态的、融会贯通的手法写作,那种现场感、动感是真正的好。历史在大文化视野下是整体的活的东西。畅销书《万历十五年》的作者黄仁宇先生就借鉴了这部书的研究历史的方法,黄先生写作的《中国大历史》同样颇受读者欢迎,证明了大历史、大地理、大文化的魅力。
  有了大历史、大文化的眼光,就会写出更科学、更精当的作品来。
  朱琦曾经回国参加大运河文化之旅,在徐州时听一名导游讲,因为黄河的决口变迁,湮灭了不少城市,历史悠久造成了“五层徐州”和“六层开封”的现象,意即现代城市的下边还埋藏着不同历史时期的城市。导游说,神奇的是风水先生在建城时每次确定井的位置总会与老城的井口不谋而合。
  朱琦说这不是风水先生的神奇而是地理位置的必须,只有老井口下有水,地理环境决定你必须在老井口处打井才能出水。由此可见,地理与历史与人文与经济是密不可分的。有了这种地理的、文化的、历史的大视野去写作,自然会写出一种好的、有力量的、能够打动人的作品。
见证文化,民族话语权必须靠本民族文化大师实现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话语权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文化国家也被党和政府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问及朱琦对国内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态势的看法,他告诉记者,其实文化强国,本质是要实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世界范围内的话语权。历史上曾有一个古老的民族,被称为腓尼基人。这个民族是商业民族,在大海上谋生的腓尼基人,精于商业,一度很发达,但是历史关于他们的记载却多是负面的,因为记录历史的人多是吃过腓尼基人苦头的希腊、罗马人。在历史记载中,腓尼基人被描绘成贪婪、自私的人。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因为这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哲学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在人文发展史上,腓尼基人失去了宝贵的话语权。其实,任何一个民族能够长时间的生存下来,都有着别的民族不能比拟的优点,关键是看这个民族有没有为自己种族说话的大师级人物。
  回望中国历史,近代300多年间,因为闭关锁国,我们在许多方面落后了。当西方世界都在美学、哲学、人类学、社会科学等领域昂扬前进的时候,我们中国的不少知识分子却在枯燥的考据学中亦步亦趋,缺少能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的文学家、史学家、社会科学家。
  数百年间,我们民族的话语权受到了严重的限制,国人的文化形象在世界上受到了影响。我们迫切需要重塑自己的文化形象,需要一个优质的文化环境,造就自己的大师,为自己的民族发言,捍卫自己民族的话语权。
  朱琦说,如今国内的儒家思想升温,令人欣喜,但是文化的问题不能单靠文化来解决,需要一种秩序,需要不断加强社会保障,缩小贫富差距,在平等的基础上倡导儒家主张。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给西方文化注入了活力,我们应该吸收西方文化之长,建立起新时期中国的人文大厦,要知道文化的复兴与繁荣需要一个漫长和复杂的过程。
  谈起故乡永济,朱琦说,生命中故乡的分量很重,在那个黄河岸边朴素的小村庄里,人们活得拘谨而且感恩。但故乡毕竟是故乡,那里是人生画卷的底色。
  喜欢文学的朱琦,至今还不可遏制地喜欢着诗词,喜欢着苏东坡的作品。“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朱琦情不自禁地朗声背诵了起来。也许这就是文化的魅力,先贤苏东坡的作品使得中国诗词在世界上有了话语权。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