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忆奶奶  

2011-03-15 08:10:19|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农历二月十一。24年前的今天,青台奶奶去世了。

青台奶奶是我的外婆,我因从小跟着她老人家长大,感觉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过去每每忆起奶奶,总要忍不住流许多泪的,如今年岁徒长,有了自己许多所谓见解,早上起来,抄写了一篇《心经》,回向于奶奶。阿弥陀佛。

在我心中,奶奶是这个世界上善的化身、美的化身、真情与温暖的化身。

不能想像,我的生命里如果没有关于奶奶的那一段记忆,该是多么黯淡和寒冷。

一岁零两个月时,我到了奶奶家。小儿大孙子,老太婆的命根子,我虽在自己家中是最小的一个,在奶奶家里却占了个先,奶奶将她半辈子积攒的慈爱与温暖全都给了我。

从到奶奶家的第一天,我就跟着奶奶睡。直到她去世前两天,我还依偎在她的身边。

倘若说我如今还知道温暖和爱护别人,应该是奶奶的传承与指引。

小时候我是缺少母乳的。是奶奶用鸡蛋喂大的。一天一个或者两个或者三个蒸水蛋。将鸡蛋磕开,倒于洋瓷碗里。然后将洋瓷碗放于小铝锅里,放上适量的水,就那样在砖砌的炉子上“咕嘟嘟”地蒸。等鸡蛋成了糕了,奶奶小心翼翼地从锅里取出鸡蛋碗,放上香油、放上盐、放上些醋,然后用铁勺子划成小块,便端起来喂已端坐于小桌之上的我。

我一口一口地吃,吃饱了便坐在小桌上玩。奶奶说,我小时候特别乖。

那时候,我是奶奶的事业,看我又白又胖,不吵不闹,奶奶就有舒心,就有成就。

我两岁时才学会走路,用村里人说的话,就是软作一些,总是吃的母乳少了些。也可能是我胆子小了点。我两岁走路时还是两个胳膊揸得很高,总是在找平衡和稳当。

许是走得晚了,但肯定是奶奶招呼得好,我小时候竟然没有因为摔打,身体上留下过任何伤痕。

奶奶从来没有嚷过我一句。有时候我顶撞她,很激烈地顶撞她,奶奶也只是会说,我把你的这些忤逆虫……那是很文雅的批评。

过去我们对出身于大户人家讳莫如深,今天却常以出身大户人家引以为豪。奶奶确实是出身于大户人家的千金。过远村赫赫有名的“麒麟凤凰”四兄弟,奶奶是郝兆凰家的独生女儿。是根深叶茂的大户人家树上开的一朵花。

因为出身大户人家,奶奶涵养好、脾气好,我从来没有听过奶奶骂过任何人。有时候,村里有年轻人吵架,骂得鸡飞狗跳的,奶奶总要叹叹气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没有个样样,胡言浪语的……

我从来没有听奶奶高声说过一句话,她总是微笑的,总是慢声细语的,忍劳忍怨的。后来,我又有了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奶奶的事业又壮大了许多。她整天忙得脚不点地。每天以相当严谨的程序完成着一家老小的生活料理。

天刚亮是要起来喂鸡的,喂完鸡,扫院。扫完院,抹桌子、窗台、柜案。抹完家俱,择菜,择完菜,做饭。有时候要蒸馍、包子,炸油饼什么的。奶奶更是要张结一番。奶奶做饭相当讲究,总要在桌上摆出整齐的盘盘碗碗,筷子摆好,盐瓯、辣椒碟是必不可少的。以至于我现在做饭,总习惯桌上有整齐的盘碗,似乎这样才是吃饭。生活的体面与细致是奶奶对我人生的最初启蒙。

奶奶从不吃零食,姑妈、表哥们带来的点心,她常常会为我藏到发霉。往往是等我放假回家了,点心干成了骨头,要不就是霉成了油画,红的绿的啥都有。

我不知道奶奶学不学佛,但她对于任何身外的享受都是不以为意的,像一位苦行僧一样,默默地活。

我从来没有见过奶奶吃什么零食,吃饭时她也总是坐饭桌外的一边。孩子需要添饭了,她起身去舀。饭对胃口,孩子们喜欢吃了,她便不吃,孩子们吃得剩下了,她便多吃些。菜是不见她夹一筷子的。等孩子们吃得杯盘狼籍了,碗一推,嘴一抹走了,她默默地收拾,完后开始新的一场打理、准备。

奶奶的性格好得让人心酸。我印象中,奶奶一直是瘦弱的。对于任何口福、身外之福从来不以为意的奶奶,当然是难以丰腴、健硕的,她活着是为了儿孙活,她走了也是为了儿孙走。

奶奶去世那年,我的弟弟五岁,上了幼儿园,不需要人照看了。我们也一个个大了,家里的活计都能搭上手了,奶奶精疲力尽,悄悄地走了。

我的记忆中,奶奶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也没有买过新衣服。她的棉背褡上的补丁层层叠叠的,她几乎是唯一的一件银灰色罩衫,穿了一年又一年。

奶奶的一生是体面的、尊严的、受人尊重的一生。她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平和了一辈子。

在爷爷因被错打为历史反革命离家近二十年的日子里,奶奶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一家人的生计。

我在奶奶的晚年来到了她的身边,享受了她十三年的关爱与福佑。

如果说生命中有一点点温良恭俭的根脉的话,那是奶奶给的。

奶奶去世时,我在学校。听妈妈说,奶奶弥留之际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任谁问她任何一个人:这是谁。她总是轻轻地说:是我群子……

奶奶的心中只有我,她牵挂着、叨念着我,叮嘱我好好做人,好好活。

奶奶的慈晖照耀着我来时的路和此去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