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老友  

2011-03-06 09:13:4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去运中妈妈家,听她和爸讲了一件事情。

说是我爷爷当年在世时,和中巷的老先生新娃关系不错。两个人经常坐在我家门前的太阳下,一聊能聊一下午。

新娃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村里务农,二儿子在外教书。新娃爷在两个儿子处轮着吃饭。因为每个家几乎都是媳妇当家做主,老人生活的不方便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即便如此,我爷爷病后,新娃爷颤巍巍来看我爷来了。进得屋后,老人擦擦眼睛,从怀里掏出个用毛巾包的东西,取出来后放在我爷床头柜上,再解开毛巾,里边是8颗温热的鸡蛋。想是新娃爷避开儿媳妇,悄悄从鸡窝里收来攒下的。

我爷一见,当下便红了眼圈。

后来,爷爷临去世时对我爸说,我走后,中巷你新娃叔你要常去看看。我爸痛快地答应了。爷爷去世的宴席上,我爸特意嘱咐厨子,专门留出一碗烩红条,也就是炸红薯条与白肉用白糖或者还有红糖和蜂蜜烩在一起,又甜又软,香而不腻,老年人都喜欢吃。我们家乡叫红条白块。我爸让厨师留好红条白块后,用碗端着,走了近一里路去中巷送给了新娃爷。

我爸说,你新娃爷和你爷性格特别像,就是特别能受屈,特别知足知趣,见我端来红条白块,连连说:多心了,多心了……

永济我奶这几年多了个干女子,名字叫翠英。这翠英不是别人,是老家高市村大巷三奶的女儿。三奶去世好几年了,她生前最好的朋友就是我奶。两个人也常在一起聊天、做针线活,像亲姐妹似的。

翠英她妈去世后,她不知什么原因和娘家的亲弟弟闹得不愉快,断了来往。这下娘家是不能回去了。娘家不能回去了,翠英找到了我奶,每年过年过节都来提着大包小包的礼来看我奶,和对她妈的礼节一模一样。每次来,她一见我奶就说,娘,我妈不在了,你就是我妈,谁让你以前和我妈是最好的老姐妹呢,我一见你就和见到我妈一样的。

说得我奶也直擦眼睛。

说了高市奶,我还想起一幕,那是小过远奶。小过远奶和老毕妈好,两个人年岁相当,又是邻居,小村里年轻人都去上地了,她们两个小脚老太太便坐在村口的石条上,晒着太阳,聊着天。常常是小过远我奶出去拿条小褥子,铺在石条上,两个老太太一人坐一半,也和亲姐妹一模一样。小过远爷去世得早,老毕爹也去世得早,小过远奶和老毕妈成了老年时最要好的伙伴。

有一次,我去看望小过远奶,看到她和老毕妈坐在村口石条上,老毕妈将一颗小小的西红柿正往小过远奶手里塞,说,他娘,这小西红柿可甜啦,还好咬,你尝尝。小过远奶接过来,甜甜地吃着,两个老太太看上去温馨极了。

需要说明的是,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这种专门培养出来的小西红柿,北京人称其为圣女果的,科学家称其转基因西红柿的,那小西红柿是老毕妈从媳妇在地里种的西红柿苗上专门选摘的。

过去我编发过一篇文章,说是人老有三件宝:积蓄、住地和老友。看来,此言不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友对于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是更重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