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运动会与其他  

2011-04-23 19:34:14|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报社举行第六届职工运动会。

一切都很正常。也算顺利。

我今年报了五个项目,需要说明的是,拔河与两人三足跑是被别人报上的。我其实只报了三个项目——投篮、踢毽子,还有跳大绳。

这三项运动都与我有着深厚的缘分。

投篮是因为我上学时曾是班级篮球队的中锋。在球场上跑得很快,声音最大,是那种鼓舞士气的最佳人选。

毽子对我来说就是沙包的一种变种。

我小时候,最喜欢踢沙包,准确地说是玉米包,因为包里边装的大多是玉米,有时候奢侈了,也装些小麦或者小米。

这种包我会缝,用六片花布,缝成一个正方体,留个口翻过来,装进玉米或者小麦或者小米,再把口缝上就行。

不能装沙土,容易漏,又脏,踢的时间长了,沙包可能就漏光了。因为缝的时候针脚粗,或者布比较纱一些,都容易漏。

小时候踢包,我是健将,总是踢得最多的一个,与我对手的伙伴常常着急地在我面前用手摇,希望我赶紧把包踢掉。可是那包就像粘在我脚上一样,总也掉不了。我看着伙伴着急的样子,笑得不行便把包踢掉了。

当然还是很开心的。踢包是一种享受。

印象中,踢毽子是城里孩子玩的洋运动。但与踢包大同小异,儿时练的腿脚上的功夫还在。当然,如今,一圈人围在一起踢的那种我没有练过,所以准头不佳呵!

跳大绳也是我小时候的最爱。我小时候也跳小绳,身轻如燕的,跳多少似乎都不觉得累。

第一届运动会的时候,我不知深浅,报了个跳小绳,跳了六七十下,心跳气喘,汗如雨下,差点坐到地上去。多年不跳,主要是身体亚健康,平常运动少,跳不动了。

可是大绳我还可以跳。关于跳大绳我有美好的记忆。几个小伙伴,从家里拿那种拴牛的缰绳,最结实,最沉,好抡极了。当然,因为把家里的好绳抡断了,我也挨过爷爷的训斥。

爷爷现在离开我已十三年了,我还能记起当时他发脾气的样子:群子!你把咱家最好的一盘绳跳绳跳成这样了?我看你跑,损杆子!

那时候跳绳一跳能跳半天。

我和彩霞、爱芳、艳霞等许多伙伴挤在一起,跳了一遍又一遍,一条大绳,两个人抡,三四个人跳,谁要是勾住绳了,谁换下来抡,公平合理,开心极了。那时候的地面都是粗粗拉拉的土巷子,对绳子的磨损很厉害。

当然我跳得也不错,总是在中间跳,很少抡绳的。

因而运动会,我毫不犹豫地选了这三项。

后来,集体项目拔河,遴选运动员,我因为身高体重方方面面都像一个准运动员,因而我被选上了。

前年运动会,因为同事抢着拔河,我主动让了下来,去年运动会,我上了拔河,可能因为方法不对,没用上劲儿,好像女子拔河得了个第三名,或者是第四名,反正三四名都是三等奖。晨报得的是三等奖。

今年有一名同事请假,一名同事身体不太好。我又上了。

上了就上了,总是被推在最前边,和去年一样。

今年借了国华姐的光,上场后,她对我说,动作不对,要坐下去,身子往后坠,不能往前倾。

抽签时,荆总抽了个二,日报也抽了个二,与日报女子队对决。

我抽场地,让杨曦姐先抽,剩下一个纸蛋我拿上了,结果我们那个纸蛋是有,意思是有挑选场地的权利。

传说大院东低西高,我便选了东边。

招呼大伙儿过来。

第一局,因为场地的优势,比较轻松地赢了,那感觉真是痛快。不像去年,差点摔倒在地,但还是没有拔过来。方法不对。看来真的是一窍不得,少收几百,方法一对,事半功倍。

第二局,我们在西边,地势有些高。挑战便有了,僵持了一会儿,感觉脚一直在向对方的场地滑,看起来就要输了。忽然,地上有东西挡住了我的脚,脚不滑了,绳子便慢慢地被我们拉过来了。又赢了。

真的是很开心。

我们拔河以前,晨报男队,赢了行政队。我喊加油,喊得嗓子都哑了。

后来我们再与印刷厂女队决第一,对方的选手个个比我们看上去要结实一倍,我们在气势上先就被压住了。虽然好运的我又抽了个能选场地的优等阄,可是因为实力悬殊太大,勉强拔了一局,果然不是对手。结果我们得了第二名。

踢毽子时没有发挥好。只踢了二十三个。去年还踢了39个,得了第二名。

原因有两个,一是参赛时有些仓促,男队拔河时遇到些小纠纷,我知道自己报的项目多,赶紧抽空去踢了两脚。心态有些不稳。其实平常踢,踢三四十,五六十不在话下。二是没有用心,没有执著想进入前三名。没有好好踢。明年无论如何不能报太多的项目,自己在心态上便有些着急了。

投篮也没有发挥好,还是惦记着要跳绳和二人双足,匆匆扔了十颗,全部在框外边,没有一颗是沉下心来,静静地投的。去年时还进去了两颗,得了个三等奖。

跳大绳,今年也没有发挥好,有几个新同志还没有找到感觉,抡绳的同志也有一名新人加入,得了个第三名。

二人双足,与李美女完全没有找到感觉,没有摔倒已是阿弥陀佛保佑了,根本与获奖无缘。

下来后,她埋怨我老想走快,我埋怨她东倒西歪,走得还特别慢,反正没有摔倒。

五项全结束了。

中午单位聚餐。

回来后,想休息一下,却头痛欲裂,怎么也睡不着。总是早上太投入太兴奋了。喊得太卖力了。

出去走了一圈,在门口与门卫谝了会儿,再回来,坐在电脑前连打了三个喷嚏,才好点了。

想起一首歌:刘老根,刘老根,你是一个啥样的人?

我也想问:一苇,一苇,你是一个啥样的人?

小时候,我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比我小一岁的堂弟被人打了。我怒气冲冲跑过去,对那个打人的小子,其实比我还高一头的男孩说:告诉你,以后要是再打我弟弟,小心着!

他竟然也就被我的气势吓住了,坐在椅子上再没有说话。

工作后,有一次,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同事工作上出了点错,其实与我八杆子打不着,只因为她是我的一个校友,低一个年级的校友,我站了出来勇敢地说:这件事情,我负主要责任。领导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我意欲何为?

如今,堂弟在外地做生意,二十多年未见的了。那位学友同事后来离开了单位,也再未见过。

分析我一些迂腐、搞笑的行为,我想与小时候的经历有些关系。

小学和中学时代,全部担任班长、学习委员兼文体委员。总在下意识地以班干部的身份做人做事。

我小时候,主要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我记得奶奶房间的橱柜门上贴着一副对联: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我那忧国忧民的爷爷也总念叨着天下大任,担当什么的。

前天晚上,几位同学来运城,叫一起出去吃些饭。

让几位男同学坐上去,他们几个像寒号鸟一样挤在桌子的最下方,桌子里侧空出了好大的地方。没有办法,我走了过去,勇敢地坐了下来。随后又号召了半天,他们几个才分别散开坐下。

还有一次,与老公还有几位相熟的朋友及家属在外边小聚。老公滴酒不沾,一桌子男同志,两个女同志,桌上有一名男同志喝酒,结果其他几位男士都不喝酒,还很慷慨地让我们两位女士陪那位男士喝几杯,我本是不喝酒的,竟然也顺从地端起了杯子。这是一种顾全大局,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想想总是有些迂腐的呵。

我迂腐的时候还很多。

学校毕业后,找工作,在京城的大哥问我,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我说是组织宣传工作。他笑了,说,现在谁要你做组织宣传工作。

后来到广播电台,到报社,还真是做了宣传工作,做组织工作的那份自信和热望少了许多,但是,对于别人、对于集体的事情那一份投入,是怎么也改不了的了。

有一首歌是,你总是心太软。我觉得对于我,可以这样唱,你总是心太热,心太热,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其实,别人也未必有什么问题需要自己扛。

我有时候想,从爷爷那里学来的这种勇敢,有时候是有点搞笑的勇敢、不惜力,是不是对。

人到中年,想想自己,其实,活得自在,自然,没有功利才是最好的。就像禅修,什么也不想,不为外在的一切所干扰,就有力量,就是功德。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