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表哥五宝  

2011-07-19 12:01:10|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说失去的东西才觉得珍贵,永远失去的东西更是珍贵,表哥五宝便是我记忆中弥足珍贵的。

这两天,小妹在我家,我们常坐在沙发上回忆过去。

昨天晚上,我们回忆到了五宝哥。

妹妹眨着眼睛说,怎么对他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但我对五宝哥的印象太深了,他离开我已经25年了,我现在想起他,却似乎还能感到他的呼吸,他长长的睫毛,亮亮的眸子,还有鼻尖上细密的汗珠。

五宝哥大名叫啥我也不知道。

他是二姑妈最小的儿子,比我大两岁。

因为年龄相仿,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儿,一起玩儿的还有他的亲妹妹,比我大半岁的琴琴姐。

因为我是表妹,五宝哥对我便格外地小心,格外地好。现在想来,这大约也是因了奶奶的缘故。奶奶把我当心尖子,对外孙们也都疼爱有加,外孙们都喜欢奶奶,五宝哥尤其如此,因而也就喜欢我了,对我好了。

五宝哥个子不高,长得像个女孩,姑妈常说,这五宝本该是个姑娘的,却不是。

他很秀气,性格也温柔。

见到我时,常常惊喜地喊:群!我去给你摘石榴。

于是我一阵风似地跟着五宝哥走进偏院,那里有棵大大的石榴树,酸的甜的我已经忘了,却记得五宝哥敏捷地爬上树,一下子就从高高的枝头给我摘下一个最大最红的石榴。

摘到石榴后,他从树上轻盈地跳下来,将石榴放于我手中,用一双亮亮的大眼睛望着我说:群!剥开吃,可好吃了!

我看着他,他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的,他的鼻尖上结着细密的汗珠,呼吸有些急促,上树再跳下来,喘息是当然的。

这个定格在我心底的镜头,时间过去得越久,反而愈来愈清晰。

那时候,我是七岁?八岁,还是?记不得了。

五宝哥是二姑妈最爱的儿子,他最听姑妈的话,姑妈要有个啥小活,五宝哥总是责无旁贷的。

五宝哥便像二姑妈的小棉袄,不像琴表姐,因为家里五个哥,就她一个妹妹,有些霸道有些骄横,总是逼着我叫她姐姐。

好在琴表姐命也很好,嫁了个老公长得像蔡国庆,生了几个孩子,女儿像花骨朵,儿子是典型的小帅哥。

但五宝哥只有过去,没有现在和将来,他的人生定格在17岁那年。

村里人说17,其实只有15周岁。

15周岁时,家贫,他退了学,跟着亲戚去临汾一学校烧锅炉,崭新的又潮湿的炉子,五宝哥年纪小不知凶险,勤快的他到了临汾便生着了炉子,又累又乏,倒头便睡,再也没有醒来。

上学那几年,彼此见面都很少,谁知道,与五宝哥就那么匆匆地永别了,当年读初一的我连哭一声都没有,只觉得五宝哥的离去像个传说,那么不真实,那么不可思议。

后来我知道,二姑妈的眼睛在五宝哥走后一直不好,哭的。这大约应当是五宝哥留在世界上的一点痕迹了。

然而如今二十五年过去了,我真的再没有见过五宝哥,他大约是真的走了。

没有表嫂,没有表侄子、表侄女,什么都没有。

金刚经说,人生一切如露、如电、如梦如幻,想想五宝哥真的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梦幻,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但在人间的我呀,这二十五年,头上有了白发,额上有了皱纹,当年那个大眼睛,有些任性有些野蛮的小姑娘,如今被生活磨砺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了。

倒是五宝哥,他还是那样清澈,那样单纯,那样青春,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