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初见  

2011-09-04 12:23:48|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兰性德的那首词,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其实我能记住的也就前两句。

看姐姐的博客,写她与姐夫在京城初遇的故事,看完之后让我很是感慨。

孩子爹出差在外,我便想,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又是什么情形呢?

小时候对于未来的那个他有许多设想,但待人到中年,尘埃落定之时回想,有几个主要的要素,而这些要素,孩子爹都有。

自认为情商也不是太低,但是在学校和最初工作的地方就是没有遇到过心仪的人。

因而对一些友好的暗示和追逐都很淡然地让它随风而逝了。

心里边想着,那个他总得在身高上有优势吧,男子汉么,高一些总是让人欢喜的。

还想着,他最好有些书卷气,是清瘦的、有书卷气的。

再想着,他总得有一双亮亮的眼睛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大眼睛的人看着就聪明让人舒坦。

最后就想着,他总得喜欢我吧!

就这么简单。

22岁那年,孩子爹出现了。

他的爸爸的同事王姨与我姑姑住在一起。于是有了我们两个人的相见。

见到他时,听王姨说,他个子一米七五,可精干着哩!

我在心里便给他定了个名字:一米七五。

见他时,是个傍晚,冬天的傍晚。

他穿着一件褐色的皮夹克,白色的衬衫,浅褐色的V领毛衣,深灰色的裤子,笔直的裢线,黑亮的皮鞋。与别人比他的个子不是特别高,但就是显个子,后来我才明白,他的腿长,人又瘦,因而便有了挺拔的感觉。

他留着整齐的发型,十指细长,那种洁净、潇洒的感觉尤其是身上那种淡淡的香皂味挺让人有好感的。

他人偏瘦,眼睛很亮,是看上去深邃的那种,有一些淡淡的忧郁。淡淡地望我一眼的时候,我便感觉心被什么东西拨动了。

对,是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是那种深沉的、意味深长的、经历许多人和事的智慧的眼神。深深的,能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眼神。

那时候,他的工作刚刚变动,从一个电力所调至驻外办事处。

相识便意味着分离,意味着从此人生的一部分要在很远很大的地方流浪,当时,这些看似缺憾的元素,对我却都是一种吸引。

我想着,也许,与他的相识,因他的世界之大,我的世界也就大了。

他说过,我不算是漂亮的,但是属端庄的,朴实的那一种。

人生中遇到过不少女孩,只有我是让他一眼就认准的。

曾经看过一句话: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深的爱便是娶她为妻。

他对于我似乎便是这样。

冬天结束后,黄河的春汛中,他便要远赴兰州了。

我们在春节期间订了婚,紧接着便是分离。

分离让一切都变得更加美好和浪漫。

记得他出发之前,我们一起骑着自行车去南山。

那时候叫南山,现在叫凤凰谷。

那时候路没有修通,却更有些野趣。凌乱的酸枣刺、大大小小的石子。

我们各骑一辆自行车。路上,细心的他把我的小红车擦得十分干净,还与我交换了车子。说是小红车太小了,骑着累,让我骑他的野马车,舒服些。

到南山后,春风很是悠扬,小溪在不紧不慢地流淌。我们捉螃蟹,望山景,对着山谷高唱。

他唱的是《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我唱的是《一条大河波浪宽》。

他说,你的声音真好听,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

我便羞涩又骄傲地笑。

唱累了,我们一起吃苹果,喝水,他挑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说,你吃这个,这个好!

一大早出来,待太阳老高了,我们也累了,便一起骑车回返。

先去他的单位。

那个长长的楼道,他走在前边,我跟在后边。

他意气风发的,走得很快也很精神抖擞。

那里对我而言,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他与同事们打着招呼,声音是兴奋又幸福的。

第二天,他要出发。

我没有去送。

此前他利索地整理行囊,脸上没有一丝离愁,让我有一些失落。

他到兰州后给我打来电话,我问他走时怎么一点儿也不难过?他说,我是小伙子。小伙子要是忧愁和大姑娘就没啥两样了。

我就心动他这份利落与淡定,这份大气与从容。

从恋爱就开始别离,别离给了爱情以张力。

那时候,没有手机,只有传呼,我每天下班后都呼他,然后在单位电话旁静静地等他回电。

然后,听他讲那天又去了哪里,是临夏还是白银,是张掖还是酒泉,都是让人神往的地方,他给我讲戈壁滩的辽阔,讲白塔山的幽静。

感情在辽阔的地域上空轻舞飞扬。

生活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如诗如画。

后来,我们结婚,婚后我与他一起去兰州度蜜月,经历了无数个人生的第一次。

在兰州市中心的黄河桥上,沐浴河风。在白塔山上眺望远景。在兰百买下了那套紫罗兰,还有那件纯羊毛衫。那个真皮坤包。

那个大西北的城市,见证了我们炽热的爱情。

以至于我后来给孩子起名时,差点起为:若兰。

后来,我们又一起去西藏,去大昭寺,去布达拉宫,去西宁,去塔尔寺。我跟着他飞越唐古拉山,跟着他从空中望见青海湖和沱沱河。

而每当我去外地出差,他总会想方设法赶过来陪我。

那次在北京广播学院学习,他坐飞机飞至北京,陪了我三天。

那次在太原学习,他又赶来,陪了我两天。

我们一起做梦,一起跟着梦想走。

我一直有个去北京的梦,他便曾经一度将生意挪到了北京。

我想让他多陪陪孩子,他便把工作调回了运城。

他回来了,日子平淡而琐碎了,反而没有分离时的美好。

可我知道,他还是他,我还是我。

他还是过去的他,无论额头上是否多了皱纹,鬓边是否有了白发。

我还是过去的我,无论眼前千帆竞发,心底只有他的舟船能渡我到人生的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