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婚礼  

2011-10-15 09:06:29|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秋高气爽,好日子一个个的,结婚的便特别多。

昨天参加一位书法界大家儿子的婚礼,有些感触。

昨天是农历九月十八,眯着眼睛看台上的新娘时,忽然想起,我结婚的日子大约也就是九月十八、十九。

台上新娘穿的婚纱有些长,两个花童很费力地提着。

后来新娘出来敬酒,新换的衣服还有些长,还得人费力地提着,于是新娘便有些忙乱。

座中的宾客看着幸福的一对玉人,其实玉人自己忙得都顾不上幸福了。

犹如一场盛大的演出,总顾着舞台的效果,演员自己人在哪里,心在哪里倒想不了那么多了。

当年我,准确地说就是十五年前的今天我结婚,想起来便有许多意味。

一大早,事先约好的县城化妆师拎着精致的化妆箱来我家了。

先将我的长发盘了起来,盘头发用的时间很长,说是盘成了牡丹头,我看不见,化妆师还将两个镜子对在一起,让我看。

牡丹头前边留了两缕长发,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让这两缕长发变得曲曲弯弯,垂在脸颊两侧,我戏称它们是黄瓜架。摇摇摆摆的。

前额上有刘海。

然后是化脸。

眉毛被化妆师修得很细很弯,脸被抹得很白很亮,还打上了腮红,还涂上了鲜艳的口红。

我从镜子里一看,这是谁,这哪里是我?

虽然疑惑,但疑惑都没有太多时间了。

喜娘端进了馄饨荷包蛋。

又有人问喜包袱里的东西。

又有人进来想看新娘子的妆化得怎么样了。

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好像很快,门外便响起了鞭炮声,有人高喊;女婿进门了。

我的心里便一阵紧张。听着外边一阵热闹声。有人要喜封,有人对新女婿评头品足。

帮忙的乡邻招呼新女婿和接亲的人们在外边吃了饭。

要出发了,新女婿进来了。

我的女伴们笑着要了不少喜封,是凤霞、爱丽,还有刘红姐吧。

我正紧张,新女婿走到我跟前,轻轻地说了一声:怎么化成了这个样子!赶紧将口红擦掉……

我一听,心里嗔怪道:你……

新女婿还是不管不顾说:这妆太浓了,我都不认识你了!

还是女伴们在一边打圆场说:结婚哩就得艳一些,就得浓一些,你不懂!

我那新女婿就这样有些不高兴地牵着穿着粉色婚纱,浓妆艳抹的我的手走出了门。

我看到爷爷站在屋檐下,擦着眼睛。

我听到邻居们说,女婿很排场。新娘子的婚纱真漂亮。

小孩子们兴奋地往前边挤。

我有些恍惚地在铺天盖地的鞭炮声中走出了大门。

沿着那长长的池塘岸走过去,然后上了车。

喜车来接我时走的是刚修好的高速路,回来时要走南路。

前一天晚上,我基本上一夜未合眼,谁也没有结过婚,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反正翻来覆去没有睡着。

从南路往运城走时,便有些难过。

晕车,胃里难受。还有心里七七八八的情绪。

新女婿拉长了他帅帅的脸说,你怎么搞的,结婚哩还晕车!

我便抹泪,说,要不然,我不跟你走了,我回去!

大姐是我的伴娘,一边批评我的新女婿,一边帮我擦泪补妆,在解州附近,迎亲的车队一起待了有十几分钟,然后继续往运城走。

前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十九这天,却是有风有云。妈一大早有些担心,却又自我安慰说,不要紧,拖泥带水的也好,给他们家带些福气呵!

好在虽然有风有云,总没有下雨。

老天爷总算是将我送到了运城。送进了洞房,到第二天才下起了雨。

到运城后,是北郊当时一个最大的饭店。

我被人扶下了车,便有人往我头上和身上洒花,也就是细碎的彩金纸屑。记起了是秀平大嫂和莉莉姐,她们扶着我下了车,又上了楼。

上得楼去才看到,偌大的大厅人已坐满了。

那时候没有经验,我们单位的同事也在同一天来,整整十二桌客人,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娘家人席上,结果将留给永济娘家人的十几桌席全部坐满了。

后来,主事人赶紧又将所有的雅座安上了客,就这样,永济去的亲戚们对这样的安排还很不满意。

我当然不知道这些情况。

只呆呆地站在台上,听司仪让鞠躬就弯腰,让点头就点头,连笑也不会笑。

然后,匆匆地去换衣服,也不知道是谁在酒席上点歌祝福我们,讲了很深情的话。

那天,本来要换上一套大红的旗袍,可是当初试旗袍时发现旗袍很宽,于是便放弃了穿旗袍,直接穿上了一套西装。

西装倒是很合身,颜色却有些深,是咖色的。当初和女婿商量,他说能行。

我换掉婚纱忽然穿上咖色西装,便听我的同事王姐姐说,呀!怎么这么深的颜色。

莉莉姐也说,怎么这种颜色。

我气恼地看了看女婿,他不以为意地说,能行,走走走,端酒。

就那样晕头转向地去敬酒。

听着喝酒的人说,好着哩!新媳妇高高的个子,大大方方的,大大方方的,好!

后来便回他家。

路上被抢去了鞋。

本要他抱的,无奈当时我俩体重相差不大,都是一百一十多,他抱我实在是抱不动,后来便将我背了起来。

他家门上锁着十二把大锁,要喜封的人簇拥着要喜封。

这边我那厉害的姑姑喊叫着,再不开门,我们就把姑娘带回永济呀!

那边邻居们非要喜封,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他将我放在地上,笑着看这热闹场面。好在姐姐已找来了我准备的另一双鞋。

双方各派代表谈了半天,终于进得门去。

送走了永济的亲人。

他大妈端来一盆水,让我擦把脸。说是新娘子今天最辛苦。又给我端来一碗荷包蛋挂面,让我吃。

一个下午匆匆过去了。

晚上,他的同学来闹洞房。

不知道热闹到多晚。

第二天,天气下雨,他的同学卫华回临汾,匆匆告别。

我们的婚礼才算画了句号。

想想那时,我们都很年轻,都很青涩。

想想那咖色的西服颜色是太暗了。

多年后我还说起这西服的事,他说,你有意思吗?大家都各过各的光景哩!谁还记得你婚礼上穿的啥衣服,漂不漂亮哩!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