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本事  

2011-10-22 09:01:47|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常听爸爸低低地说,你爷一辈子,念了一肚子书,什么事都没有干成,还因为他的历史反革命帽子把几个孩子都耽误了,真没有本事。爷爷有时候听到了,装作没有听到。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也低低地说,啥叫本事,啥叫本事,能活着就是本事,能活到现在就是本事。

年幼的我,听了爸爸和爷爷这不动身色的较量,常常站在爸爸一边。心说,爷,活着叫啥本事哩?一日三餐有得吃,都能活着,那多简单多容易呀!您老人家还把活着叫本事,您这目标也太低了。

说是说,但我依然挺服气爷爷的,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我们村最勤劳、品德最高尚的人。刚分队那些年,我还很小,爷爷因为口碑太好,虽然是个刚摘帽不久的历史反革命,可还是被乡亲们推举担任了队干部。主管几个仓库里的小麦、玉米和豆子什么的。

那一年,队里的粮食保管得最好。乡亲们都夸奖我爷爷是个好干部。可我妈不高兴了,说是人家当干部,家里落得盆满钵满,我爷当干部,天天晚了去库房打老鼠,搭赔了几斤灯油不说,把身体也累垮了。

不管怎么说,瘦削但高大的爷爷在我心目中不是一般人。

小时候,家里的橱柜上就贴着爷爷写的小幅对联: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我虽然不懂,却知道,爷爷是有信仰的人,心很大,很有本事。

后来我知道爷爷曾经在太原读过书,他的不少同学参加了革命,有的还显赫一时。

我知道爷爷上山跟着杨振邦打过日本鬼子。深夜他从杨部回家看生病的母亲,在雪花山一涧口,刚坐下想喘口气时,忽然肩头分搭上了两只毛茸茸的爪子,爷爷暗叫声不好,遇到狼了。说时迟那时快,爷爷没有回头,更没有犹豫,双手同时一抬到肩,抓住那毛茸茸的爪子,一使劲就把那几十斤重的野物举过头顶,扔进了深涧。深涧中一声沉闷而凄厉的怪叫声,激得爷爷出了一身冷汗。他一起身,再也不敢喘息,大步下山,再跑了近二十里路回到家中,怕老人担心,山中遇狼的事情他谁也没有告诉。直到老年,他才讲故事般把那段往事讲给了我们。

我还知道爷爷因“罪行深重”先被判无期,后改判有期,在监狱里坐了近二十年。其间,爸爸因爷爷的影响,虽然是教书成绩最好的,却一直未能得到提拔。姑妈教书成绩是最好的,却被六二压压回了家,二姑妈学习也不错,但最终因为父亲不在家,没有人供读,学业半途而废。但爷爷几次死里逃生。他当过死刑犯的陪绑。游行时,几个重犯,有的瘫成一团,有的泪流满面,爷爷面色平静,稳稳地站着。

在监狱里,有牢头狱霸欺负爷爷文弱,爷爷不动声色,突然举起身旁一把椅子,直向狱霸兜头砸了过去。狱霸被砸得头破血流,从此再不敢胡做非为。爷爷虽然受到了批评,但从此没有人敢再欺负他。

爷爷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受屈,特别坚忍。他曾经对我的大姑妈说,总觉得没有做对不起社会的事情,总觉得有朝一日要平反,也记挂着你和忙(爸的小名)、梅(二姑妈的小名),知道你们还年纪小,你妈一个人带大你们不容易,就憋着一口气,要活着,要活下去,要等到平反的那一天,要看到孩子们长大成人。不是这口气,爹早死了,仅爹那个牢房,忧愁死的就好几个,病死的也不少,爹能活下来,就凭一口气呀!

家中曾有一只洋瓷缸子,上边补了不少补丁,但是被擦得锃明瓦亮。爸爸说那是爷爷从监狱里带出来的,那是爷爷刚入监牢时,因为劳动好奖励的,那只缸子,他竟然用了近二十年。可惜的是,如今,那只见证着爷爷的坚忍顽强的缸子已不知去向。

爷爷从来不贪口腹之欲,家里做了好饭,他从来都是将自己的一份分给我们姐妹三个。他那个小碟子里,有些豆腐乳,有些咸菜,他便很满足了。

因为特别节省,特别俭朴。爷爷去世时,将自己多年中攒的一些钱悄悄给了他的一辈子都有隔阂的儿子、我们的爸爸。爸爸第一次在爷爷面前流了泪。有一次,爸爸说,想想你爷也不简单,他从监狱里回来时,还攒了九十块钱。想必都是他从牙缝里抠的,勒紧裤带省的。他知道唯一的儿子还没有娶妻,总想尽一位父亲的责任。

爷爷初回到村里,家中的房子被村里占着,家俱在大队部,爷爷就和奶奶蜗居在一间房子里,做饭、读书、写字都是那么大点地方,默默地度着惨淡的人生。曾经,爷爷还在村子里扫过几年的大巷,直到摘了帽子后,爷爷才放下了那柄剩下没几根迷子的扫把。

爷爷,这位曾经胸怀;天下为公,世界大同情怀的旧式知识分子,最终被命运之手捏弄得如同那柄没有迷子的扫把。但爷爷还是乐观的,健康的,还是坚强的。

在农村,忙时,他默默地赶着牛在地里忙活,起早贪黑。村里他是第一个起床的人,也是最后一个回家的人。

闲时,雨时,他在家里写毛笔字。一块老砖,一碗清水,爷爷写了一遍又一遍。连墨汁和纸张都省了。

邻居们有事时,爷爷在帐房里,还负责编对子,写对子,写仪程。细活都是爷爷干的。

那些年,对子还没有印刷品时,我们村大半村的对联都是爷爷写,他一进腊月便开始忙活,编对子,写对子,写完后还让我和妹妹挨家挨户去给邻居们送。

我小时候,爱看人家门上贴的对子,总觉得爷爷写的是最好的,字漂亮,内容也好。

爷爷除了写字还爱看书,常常就着窗口的亮光,出声地读着书里的文章,抑扬顿挫,那么投入,那么享受,时不时还要在我们用过的旧作业本的背面记着什么。

一年又一年。

爷爷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回来,一直到1998年,爷爷偶感风寒一病不起,于农历十一月二十二去世。享年82岁。

爷爷去世时,村里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派了人来帮忙。大伙说,老汉是个好老汉。一辈子不容易,但是晚辈们也都不错,老汉是善终了,难得难得。

前天,一友人去县里吊唁一同学,说是四十出头,是个干部,家境很好,房产不少,儿女双全,他忽然出车祸走了。

那天得知,一相识的友人红珍因患重病走了,才比我大两三岁吧!那么温顺的一个人,说走就走了。

……

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觉得活着不易,面对诱惑、面对纠结,面对潮起潮落,面对各种变数,有一份坚守,有一份执著,不易。

看来爷爷说的,能活着真的是本事,能淡定的、安稳的、精进的、积极的、与人为善的活着更是本事。

好好活着,善待每一个日子。

也是本事呵!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