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活在城市  

2012-11-21 16:27: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住的那个小区

躺在床上,从窗外的天色看,还没有到上班时间。但是已经没有丝毫睡意。中午饭后,看小说《夏天》,原本没有看进去,后来看进去了,心情半天没有平静。孩子爹倒是早早午休了,我看小说的当儿,他正睡得香甜。我刚放下小说,他的手机却响起来了。是那种连音乐带震动的,动静挺大,尤其是孩子上学后,已显得有些空荡的家里更是刺耳得很。我一下子便没有了睡意。他也匆匆起床,到客厅里接了手机,说是马上就到,并有些兴奋地告诉我,晚上不回来了。

我知道,孩子爹在乡下时的一个发小,儿子结婚,早早就通知了他,他和城里的几个同学约好了要去的,可没想到去得这么隆重,一个小娃娃结婚,犯得着提前一天就回去?还一早就精细地刮了胡子。此前,他刚兴师动众地在门口那家帝美发廊理了发。真让人想不明白。

孩子爹走后,我换了个姿势睡下,好半天过去了,还是没有睡着。望望窗外,奇怪,从天色云气来看,应该没有到上班时间。到上班时间后,我有许多直觉。首先是院子里很静了,像沸腾了的开水锅,离了火口很久,平静下来。还有就是我自己的思维非常清晰了,身体是那种积极的要出发的状态,再就是天色有些发暗,让你感觉再迟一些上班,真的对不起领导的宽容了。但今天的情形,看来都不是。我睡不着,爬了起来,到客厅,果然,离往常上班的时间还有多半个小时。再回去,在被窝里纠结了一会儿,想想,还是起吧!

出得门去,三楼老D正在擦车,与一准备搬走,回来取东西的邻居不闲不淡地寒暄着。“亲自擦车呵!”“呵,没有事情干,胡擦擦车。你们搬走了?”“没有呵,回来取些东西。自己擦车心里瓷实呵!”邻居执著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没有什么瓷实不瓷实的,就是没有事干呵!”老D毫不领情地坚持着他的论调。那场艰难的对话我没有听完,便走出了院子。记得站在楼道口的女邻居穿那件大花毛衣挺恶俗的,也真是的。奇怪住在一个小区里多年了,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姓什名谁,住在几楼几号,孩子是谁。都怪我从来不串门,也不打麻将、踢小五什么的。别人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这种当报纸编辑的工作,日出不一定马上而作,日落肯定也不会马上就息。所以两头都见不上院子里的邻居,他们可能看着我陌生,我看着他们更觉得怪异。

从小区那条主干道走出去,没有遇见一个熟人,倒是前边二号楼门口那棵巨大的无花果树被主人砍了,害得我有一天晚上下班竟然摸到了二号楼前,死活找不着我的家。这不能怪我,我家在三号楼,三号楼前没有大树,二号楼前有棵大无花果树,我常常是用这棵消息树来判断家门的。那么多楼,基本上一模一样,少了一棵消息树,你不能怪我迟钝。被挖出的无花果树根挺大,裸着躺在路口。我想起了,过去在乡下生活,谁舍得将这么大的树根扔在门外呀!早就当柴烧了,能蒸几锅好馍。再者,稍微拾掇拾掇,闹不好还能做个小板凳呢?在城里,它只能光着身子,叶子和枝子早被锯光了,只剩下了个大根和一小段树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路边。这待遇可真的没有乡下好。小时候,我家门前堆着从地里运回来的棒子也就是玉米根,还常有人路过时捡一个回去,像得了多大便宜似的,撂在老婆正烧着的灶火里,心里那舒坦。不过,我发誓,绝对没有从别人家门口拾过棒子根,倒是有人从我们家门中拾过,我奶悄悄说那人小眼红,不车叶什么的。

农村和城里真的一点都不一样。

我上班走的那一条小巷

从我家到单位特别近,说出来能羡慕死人呵。我姐在北京上班,坐地铁得一个小时,可我家离我们单位那个近呀,步行,从从容容看天看地看日头,看风景,悠悠的,十分钟就到。自从我在十年前搬到南边这个家以后,上班真的是很享受的事情,太近了。原本就以单位为家,家离得近了后,更觉得单位就是家了。

走出我家所在的那个小区,往西走两步,就两步,再往北拐进一个小巷子,出了小巷子就是我们单位。我在那个大名叫曹家巷的小巷子走了十年,不认识一个人。没有和一个人打过招呼。不对,也不能这么说,小巷子里住着一个卖金丝草帽饼的,他的饼摊摆在我住的小区正对面。我常去买他的金丝饼,有时候,我下班正赶上他收摊,他会热情地问上一句:下班了。我答,呵!记得第一次他问我,着实吓了我一跳,想想,这个城市这么小的巷子里没有认识的人呀!后来,瞪着近视眼在脑海中百度了半天,才想起来了,对了,是卖金丝草帽饼的小伙子。认出他以后,我很热情地答了一声:哟!你家在这里住!他指了一个普通的砖砌门楼说,喏,就是那一家。

小巷子里就这么一位能打招呼的,但我也不知道他姓谁名谁。有时候在巷子里能遇到我们单位穿巷而出去南街吃饭的年轻人,常常是亲切又兴奋得不行,见了亲人一样高兴。

在小巷子里走了10年,刚开始,有几条狗欺生,对我不友好。我捡过半块砖头,抖擞浑身精神与狗斗过一回。后来,狗看我常来常往的,也就皮了,再没有不友好过。不是吹牛,我还曾经带一个小姑娘从三只气势汹汹的狗前走过,那自得劲儿呵。虽然,小巷子不属于我,我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只有小巷子里的狗儿们不再咬,坐在巷子里纳凉、聊天的老老少少们,我可真的是一个也不认识,一次也没有打过招呼。

从小巷子里过,经历过N次红白事。有结婚的,门上挂着粉红的气球,人来人往的。有白事,好几家,花圈铺天盖地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一次我下班正赶上一家过白事的请客,我想,你们坐在路上吃饭,是你们不对,不是我走路的有错,我还就不走大路,我还要从小巷子里穿过去。这下好了,我被一个人扯住了,她拉着我非要在席前吃了一顿。这人是盐湖区诗联学会会长孔女士,与我很熟,那次,她把我按在凳子上吃了一顿白馍泡烩菜,我记了好几年。那是那种乡村的感觉。常常见面的人,一个村子里的人,以后还要见面的人,才会有那份情。在城里真的是久违了。即使在一个小区,一个单元,人家结婚嫁女,和你有什么相干。

我曾经干过一件事情。有一次,我所在的二单元三楼老D嫁女,也许不熟,也许是以前我家孩子和她家小孩子吵过嘴,不管什么,反正人家没有给我说。我下班后,看到楼门上大红喜字贴着,人来人往的,很是奇怪,便问孩子爹,谁家过事哩?他说,老D嫁女哩!老大嫁哩!就是那个常在咱家窗下跳绳减肥,以便能穿上漂亮的婚纱的老D大女儿。我一听说,他嫁女就从咱家门前过哩!怎么也不说一声,远亲不如近邻哩!怎么能这样?我不服气,牛脾气上来后,一下子冲进老D家说:哟,悄悄就想把女子嫁了!老D一看我来势凶猛,赶紧让他老婆招呼我喝水吃糖。后来,我回了家,他老婆又追到家里,专门解释了一回。第二天,我打发孩子爹拿着贺仪去吃了一顿摊子。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些失落。

难道因为生活在城市,我们这一辈子人,连一个邻居都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