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感悟党家村  

2012-12-12 12:51:22|  分类: 文化寻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一直作老房子报道,总把运城那不多的、硕果仅存的老房子像宝贝般捧在手里、心里、眼里、文字里,恨不得在那文字中写出能有多生动就多生动,能有多缠绵就多缠绵的故事。写老房子的故事时真有些咬啐了再咂干吃净的感觉。然而,去苏州时,去周庄和木犊小镇时受了些刺激,觉得那些忽悠了我许多感情与心血的运城老房子简直就是破烂一堆,砖头瓦块外加废墟和抱残守缺、不愿离开也无法离开的老人。

从来没有刻薄过,似乎,总是对自己家乡的事物极尽誉美。然而,誉美是在那种物以稀为贵、奇货可居的心情指引下。去了外边的世界后忽然发现,过去的刨根问底的采访、风花雪月的想象都是浮云。奇货可居的老房子被拆掉之后,更是浮云。回望运城的老房子和往事,似乎全是黑白的、凄凉的、倾圮的影像,影像中影影绰绰、一脸沧桑的人影。许是心境淡远了、沧桑了,有着天宝盐池的运城原本是乐观的、富庶的、健朗的。这里的人们是智慧的、淳朴的、和善的。但仅就老房子来说,将新绛的光村、稷山的杨赵、坞堆都算上,无疑都太苍凉了,不要说吸引来远客,就是运城本地人来看也不免有苍凉之感。

苍凉也罢,总有新的乡村和城镇在成长。这不是我们这篇文章中要说的话题,其实前边有这么长的咏叹,只是为了请出党家村,仅与我们一河之隔的陕西韩城党家村。2012年12月8日下午,我们一行六人去党家村采访,我被那种由家族文化和农耕文明缔造的建筑瑰宝深深震撼了。

一路上,同去的友人先进行了些铺垫:党家村的风水相当好,三面环岭,一面临河,党家村就像一位长者安详地坐在一个巨大的靠背椅上。党家村的房顶上都不长草,所以青砖干干净净,从岭上俯视,风景特别好。为什么不长草,主要是党家村所处的位置较低,风不易吹到,草籽上不了房顶,所以总能干干净净,独善其身。党家村开始只有姓党的,一个祖先,从元末明初开始在村址安家,发展了六七百年,成了现在的规模。准确地说,党家村还有一户姓贾的。姓贾的是山西洪洞人,是党家的外甥,后来也落户到党家村,融入党家村的生产建设与发展,他们家的院子如今也成了党家村的一景。

轿车径直从岭上下去后,驶至党家村村口。友人对门口值班者喊一声:找庚德哩!来人向旁边一人喊了声:寻庚德的。进吧!村口拦车的木杆子升上去了,我们有些小惊喜地进得村去。每人30元的门票是省了呵。比起周庄那种被现代商业文明包围的严格,党家村无疑还是淳朴的、亲切的、有人情味的。刚进到有民房处,一人慢悠悠朝村口走来。呀!庚德!友人喊了一声。那叫庚德的人抬起头来,也应了一声:呀!你来了呵!一起向庚德家走去。探头向西边巷子里看了一眼,立马,周庄的风景恍然又在眼前。窄窄长长的巷子,一色儿的灰砖到顶,每家的屋门前都挂着红色的灯笼,齐整而幽深,那种古朴与诗意立刻便有了。因要去庚德家,先是走马观花,跟着庚德身后紧走。恰又遇上党家村重铺村路。原本是高低不平的石头路,上边的石头全刨了去,工人们在路上忙活,看来是要对老路进行些改造,让游人们来时更好走些。我自己觉得其实还是老路好,是村里本来的面貌与味道,新修了可能舒适了,但味道也淡了些。友人说,上边拨款哩!呵呵,那就另当别论了。

一路匆匆走过,奇怪的是,身旁的房屋门楼,几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统一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想若不是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向心力,真的难有这种风貌。

踩着正修的路土,穿着高跟鞋的我跌跌撞撞走到庚德家门前,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进得庚德家,那种景象又让人深吸了一口气。虽是普通农家,但颇具曲径通幽之美。大门进去是二门,二门进去是深院。需要补充的是,正对着门是神龛。让你一进去就先得屏息凝神,知道这家院子的人是有敬畏心的,至少是敬先祖的。规整的四合院,房子高耸而密集,院中心有一块小小的圆石,不留心不会发现。后来我听导游讲那是家中逢节气敬天地与先祖放供桌的中心位置。有了这块石头,一家人便是有主心骨的。站在院中心仰望,头顶是长方形的天空。北房是上房,房内有中堂,旁有对联,不外乎是向善惜福之类的字眼。

北房东侧是一张带帏子的大床,帐幔低垂,古朴而温馨。友人直奔庚德家,原是要查一本书。这书上记载的是古人耕织的技艺,还是官方出版的。当然是线装古书。友人说,要在书中寻找土布的制作方法,写篇相关的文章。找到后,我们几个带相机的人,咔嚓咔嚓拍了一通。庚德家的洗手间,准确地说应该叫后头。那位置在院子的西南角,与我永济老家一样。门口是个黄色的小木门,一闭很严实,在里边还可以关上。后头在二门外,里边没有水,是旱茅厕。茅内有一筐土,方便完后可取土清洁。时间长后可堆积成粪。还是旧时农村的做法,但节约了水,产生了肥,可谓一举两得。在黄土高原上很值得发扬。

拍完照片,离开庚德家,我们决定四处去转转。先去看了村子里一块清代贞节牌坊,高度需得仰望,还看不清坊顶。那是个四方型的砖砌高台。好像是一位妇女在青年丧夫后,独自抚养儿子成人,儿子长大后中了举人,受到了皇帝的表彰。建起了贞节牌坊,留传后世。

看过贞节牌坊,又去看纪念广场,据说是有一位外国学者来到党家村考察,深为党家村的民居瑰宝陶醉,后来一直在村子里研究、生活,病逝于村中,村民们建起了纪念小广场。

在广场外正徘徊间,恰遇一导游领着几位游客边走边说进得巷子去。我们紧跟其后开始了正式参观。什么贾家分银院、慈禧赐福院(绣楼)、党家祠堂什么的。在一处院中,友人把玩主人的几把紫砂壶,流连忘返,我们便离开了那导游,出得院来,看看天色已晚,打道回府。回头望望,党家村还有一多半我们尚未看过。

离开时,看到门口一修路民工,我便走过去攀谈。他说,村里原有五六百户,后来只留下了二三百户。大部分人去了西安,还有的去了韩城。村里搞旅游开发,基本上不住人了,可是夏天的时候住游客。村民们把房子改成了宾馆,还做些小吃供应游客。真有意思,时代发展到今天,老房子自己不住让游客住。游客自己家不住要花钱去住别人家的老房子,也算是一景呵。

出得党家村,在岭上有一平台,是人们俯瞰党家村全景处,我们下得车来回望党家村。夕阳中的党家村愈发古朴迷人,一色儿的青屋顶密密层层。东边是那座著名的奎星塔,比岭还要高些,据说是补风水的,也是帮着村子里补文气的。有了奎星塔后,村子里出了好多举人、进士什么的。但是,十年浩劫,党家村遇上了它的坎儿。据说,那时候,党家村因为富裕,所有的村民都被打成了地主富农。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村子里的小伙子都找不下媳妇。为了成家,只得娶些要饭的、逃难的,一些智商不够高的混入了党家村,严重影响了党家后人的质量。从那以后党家村的文明与文化低迷了。好在,毕竟祖上的底还在,房子还在,拆房子卖地的人毕竟是少数,于是党家村又在历史的烟云中坚挺了过来。直到今天,遇到了复兴中华民族的好时代,那些好几百年的房子,十几代人心血造就的建筑文明重新成了宝贝,得到了修缮与保护, 还会得到更好的传承。

听说,党家村地下还有很完整的防御结构,是在有战争或者其他自然灾害时,村民们安身避难的。村民们可以在很短时间内集合到地下防御工事中。还可以在灾难过后,很轻松地从一个秘密通道返回地面。那当然又是一种智慧。

回望党家村,感慨它的规模庞大至让人震惊,比山西的几个大院一点也不逊色。只是党家村没有出过显赫的人,不像山西的大院,要么与皇帝有过瓜葛,要么是晋商翘楚,要么有过留洋的什么的。但是党家村的建筑文明给我的启迪无疑也是深刻的。

在巷子里与工人聊天时我问他:这里的房子怎么能这么多、这么好呢?他说,这里的人过去一直很有钱。做生意的,有钱。有了钱才能盖好房子。很长时间,我对于人们对财富的攫取与占有有一种本能的抵触,现在民工的话扭转了我的观点,财富本身没有错误,关键是取得它的过程与方式要正确,有了财富后做的事情要有意义,有远见,让财富有阳光有明天。

党家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还因为村里人都姓党,只有一户外姓人贾家还是投奔党姓来的外甥,是有紧密的血缘关系的。这样的一种人员组成,决定了党家村人骨子里的团结,和谐,都是亲兄弟,做事情会惊人的一致,老人的生活方式会得到全面的传承。党家村的党家祠堂保存得很完整,可以想见,这个村几百年如一日坚持的祭祖,坚持的不忘根本,有了这种精神层面的统一,村子才能风平浪静地健康成长与发展。中华民族农耕文明中有重要的一环便是家族文化与文明。过去大的家族对于后代的教育与管理有许多值得我们今人借鉴的地方。这些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也是一种源远流长的民族生存智慧。

党家村出过举人、进士,不假。一时的热闹与显赫早已归于平静,但在每个四合院中,你都能够看到文化的痕迹。朱子家训、道德规范、儒学精髓,影壁上、对联中、砖雕里、木刻中都有文字承载着思想、道义还有正能量。触手可及、举目可见的名言至理,深深地融入了党家村的一砖一瓦。这种精神层面的财富,是对物质财富最重要的保护与补充。也是党家村物质财富的基础与生命,灵魂与源头。也许党家村中渗透的文明与文化、古训与做人的章法均是人们知道的,无外乎德、善、勤、俭、义、礼等等。但是因为赋予了这些无形的文化以形以色以质,无形的文化变得有形了,有生命了,有力量了。正是有了这些东西,党家村的建筑有了生命,游人们放慢了脚步。因了这些文明与文化,党家村几百年来留下来的建筑便是柔软的、温润的、亲和的。党家村人血脉中流淌的是与我们所有中国人一样的价值认同与道德追求,党家村人与我们每一个向善向美向真的游客均是同道中人。

有了这种共同的追求与道义,那首歌便唱得实实在在、掷地有声了: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华。

党家村的建筑文明与文化还告诉我们,让一个家族自然地生长发展去,保护而不过多干涉,帮助而不拔苗助长,也许农村的生态文明与文化环境会在一种自然的状态下,稳当地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