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被钱裹着走  

2012-02-20 07:44: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人们生活好了,从外表看一个人的年龄便要颇费些周折,于是便听他说话,一般越年轻,普通话会说得越溜。但有时候也不尽然,那天去冯村拜谒蔡伦墓后,又去刘村庄寻找刘伶墓。可惜的是墓已被毁。

起初,我们在村民的指点下,错把一个现代墓当作刘老先生的墓,拍了半天照片,心里直纳罕,那坟头的柏树也太年轻了点。好在,后来,同去的老县长说,只有见了墓碑才能确定,不见墓碑心里总不踏实。他的想法太对了,事实证明,找到墓碑后我们也找到了答案。

那墓碑被封在一个种韭菜的塑料大棚内,只能隔着雾蒙蒙的塑料大棚看。半截残碑,一半埋于土中,一半露于地面之上。

问近旁的农民,为啥要把墓碑埋于大棚中,答,种大棚韭菜哩,那墓原有个大土堆,碍事,影响人们发展大棚菜,就把墓平了,顺手把墓碑埋在大棚里。那墓又不能卖钱,发展大棚韭菜可能挣不少钱,现在的人都只认钱呵。

起先为我们指点的村民姓什么,忘了,只记得他叫冬喜。穿一件迷彩裤,黑棉袄已被土粘得没了颜色。脸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那么多的土,完全不像我印象中的农民兄弟,倒像如今城里的农民工。

果然,听我讲普通话,他也说普通话,告诉我们,他是部队转业军人。现在常年在外打工。两个孩子和媳妇在家里招呼田地。

我说,你们这里人均田地很多,种大棚韭菜一年也能挣不少钱,你为什么还要外出打工。

他无奈地用普通话告诉我,不行,现在孩子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上学得掏高费花钱,将来大了娶媳妇盖房得花大钱,靠农村这点收入不行。

我说,可你不在家,孩子缺少父爱,对健康成长不利,缺少阳刚之气,这损失可就大了。

他说,不怕,他过年回来,两个孩子都爱和他在一起,对他媳妇却是不以为然的。

说完,他的脸上挂着骄傲的笑。

在外打工挣钱,好像是比种大棚韭菜来钱还要快一些,可是,钱能给了农民工体面的生活,能给一个家庭真正的幸福,能给孩子父亲的呵护与温暖、健康的成长和做人的道理吗?

我不知道,我常见一些孩子拿着父母挣来的血汗钱,在贵族学校里上学、生活,学习不是太好,思想上还有些小小的自卑,逃学的有之,打架的有之,辍学的有之,便很心痛。

为了眼前的钱,其实许多农民失去了比钱宝贵得多的东西。

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那时候,东西没有现在贵,人们的欲望没有现在这么强烈,外出打工的人几乎没有。人们都活得安详而自在,体面而尊严。

爷爷总是一件黑色的马褂,布编的纽扣整整齐齐地扣着。村里的老汉们也大都如此。

年轻人们更是体面了,有时候是中山装,有时候是夹克,有时候是西装,毛衣什么的也很普遍,总之都是衣冠楚楚的,完全不是今天的农民工的模样,在城里打工,老家撂着高大宽敞的房子不住,住在城里的工棚里,准确地说是拱在城里的工棚里,大多是席地而住。要多脏有多脏。没有媳妇在身边打理,晚上不洗脚,早上不洗头,内衣袜子难记得换,就那么一身行头,一穿几个月,任再英俊的模样也会尘垢满面不像个人。

我常常看到衣衫肮脏的农民工兄弟便心痛,他们本来是极体面的呀!在村庄里,走亲戚,坐上位,因着自己血缘上的地位和姻缘上的职位,他们在许多场合担着伦理大任,主持着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甚至是一个村庄的秩序,可是如今没有了,大部分的农民进城打工了。走亲戚顾不上了,主持婚礼顾不上了,当舅爷享尊荣顾不上了,分家调解顾不上了,钱眼里有火,哪怕披头散发,哪怕蓬头垢面,年终回来时兜里揣着些钱票票,好像啥都有了。

然而,我总想,这些钱票票让他们失去的太多。

青春、家庭幸福、体面,父亲的责任、儿子的责任、丈夫的责任,还有村民的责任……

更令人心痛的是,他们建起了新的大厦,城市的高楼大厦,大部分是他们建起来的,可他们也拆掉了不少原本由正牌老牌建筑工人建起来的还没有寿终正寝的楼房。

为了扩路,为了发展,他们的步子走得很急很疾很快。甚至有的楼房还新着,那是他们盖的,很快又被他们拆掉。

他们不管,也没有权利管,他们只管挣些辛苦钱,反正总有人出钱,反正城市要发展,反正历史的车轮要不由分说地往前辗。

我记得解放南路东侧那栋楼盖起来的时间还不是很长,是栋居民楼,那防盗网都还在,是一个个曾经的主人构筑的安全梦想。可如今,大大的拆字写在墙上,有不少窗户已被拆去了铝合金框子,被砸碎了玻璃,还有人在楼上砸,破碎的声音令人心惊肉跳,像极了大楼的呻吟。

裸露的钢筋水泥墙看上去结实极了,想想当年也是验了再验的好工程,没几年就要被强行变成一堆废墟。

那些从故土上进城务工的农民忙着拆,他们不管是谁盖的。反正盖也挣钱,拆也挣钱。

南街口那个火锅城,十几年前还是运城最好的最时尚的火锅城,最奢华的火锅城,现在,四层楼全拆了,只留下一堆废墟,有不知谁家的狗在废墟上溜达。

那老板多年前跳楼身亡……

与拆迁无关,但总是他的步子赶不上变化的步子了。

那天看到一句话,说是人呀走得不能太快,因为灵魂前进的速度是恒定的,你走得太快了,就没魂了。

可不是,真的是这样。于人于事于世界都是这样,不能走得太快了。

农民,除了农民还有太多的我们被钱裹着往前走,一刻也不得喘息,魂怎么跟得上?

拆掉得太多了,历史没有了,回忆没有了,精神栖居的地方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