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我爹  

2012-07-28 09:08: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有没有个字能发DIA的音,大约是嗲,老家叫爸爸不叫爸爸,叫嗲,但是阳平,不是上声。我因而知道,不是这个嗲字。就叫爹吧。

那是多少年前的一个冬天,很久远的。我读着小学。所以说,30年前都不过分了。或者比30年短些。

爹在邻村小学当校长。他当年为了帮在农村的我妈干些农活,给联校校长送了两包点心,或者是两瓶罐头,有烟没有烟我不知道,有烟也是那种便宜的烟,反正,老师调动时,我爹从中学到了小学,不仅到了小学,而且到离我们村很近的邻村当了校长。每天背抄着手去吃管饭,在操场上讲话声音很宏亮,很威严。

我没有听过我爹讲话,我在栲栳中学上学时,听同学王变绒讲过我爹在他们村中学教她时,普通话说得很好,声音很响亮,学生们都爱听。

当年上学时去北京串过联的我爹,每每在闲暇时便要给我们姐弟几个学那火车站广播员的声音:去往北京的36次列车就要开了,没有上车的旅客请抓紧时间上车。

我爹给我们学,我们几个听得都很认真,只有我妈常说,南腔北调的,像个啥。

我爹不以为然地说,你忙你的,不要眼红。

我爹除了教我们说普通话,还给我们讲三升李好古,讲周扒皮,我上了中学后才知道,原来这些故事都是语文课本里的,难为我爹能讲得那么有趣。我们听得那么入迷。

对于我爹,我们姐弟几个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爱。不仅仅因为他给我们讲故事,除夕夜,他给我们洗脚,用肥皂搓我们小小的脚,又凉又滑。还因为我爹特别孝顺,他在学校节省下来的馍都要烤干或者晒干了,给我奶奶带回来。当然,这些色泽比我家的黑馍浅淡许多的干馍大部分好过了我们姐弟几个。

我爹以照顾好我一家老小的生活为己任,当然,他的课上得很好。批作业和作文都认真极了。学生作文后边的评语,他总是写得很长。

说我爹以照顾我一家老小的生活为己任,有一件事情,至今不能忘记。

就说到近30年前那个冬夜。那年冬天,我爹学校给每位老师发了炭,质量不是很好的那种,绝对不是阳城钢炭,大约就是无烟煤吧。一个老师几百斤,不清楚,原则上是让老师们在自己办公室里住宿取暖用的。我爹舍不得自己用,悄悄在一个深夜将煤运回来了。

我爹为了运这一点煤,也就是一平车煤,上边还横放着两袋子,可是费了不少周折。

他没有在煤刚发下时就往家里转,而是捱了半冬,等到快放假时才运。我爹说,早早就运回自己家影响不好。当校长的,得给老师们带个好头。

那个冬天,我爹蜷缩在他那个没有生炉子的办公室度过了许多无炉寒夜。快放寒假时,一个深夜,应该是后半夜,我爹带上我,准确地说,是用小平车拉上我,去学校里运煤。

那夜没有月亮,天黑极了。我爹将放在他办公室窗下的煤摸黑往小平车上装。我在旁边捉着平车辕杆,一动也不敢动。

夜很冷,我爹却热得直用手绢擦汗。

那煤好容易装完了。我爹细心地用小条帚扫了小簸箕搓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才接过我手中的辕杆,回家。

那夜黑极了,走过疙瘩岭时,崖上一阵阵猫头鹰叫,我们那里叫咕咕喵,叫得我心里一阵阵发紧。我爹只躬着身在前边快步跑,我在后边推,其实也用不上劲,我爹跑得太快了,我只有拽着车邦跑的份儿。

回到家后,再往家里放。我爷早已在门口接应。我立即跑回家,续接我那被打断的梦。

那一年过年时,家里几个火炉都很旺。

我和妹妹都在心里说,我爹是个好爹。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