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浮躁不是抽象的  

2012-09-21 11:54:18|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听人说,自己也说的浮躁,最近忽然感到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可感,可以触摸甚至是让人难以承受的。

先不说政府部门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也不说老百姓娶媳嫁女的热闹,但就是我在两天内接到的两个电话,便感觉那种浮躁的潮水真的有让人窒息般的痛苦。

前天中午,正在午休。出差几天,虽然身体还可以,没有什么不适,但总觉得有些累。午休便成了必不可少的。两点多,忽然手机响了,接通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他是某某某,我在大脑里搜索了一番,想起来他是十几年前的一位朋友。当年在广播电台工作时,他是一名通讯员,写过不少稿子。

这位多年未联系,忽然间打来电话,他用低沉悲惨的声音说,他的外甥女才十六岁,被人害了。二十天了,案子还没有破。娃的遗体放在医院太平间中,公安的人一直不让埋。娃娃的亲人都快疯了。

我问他需要我帮他做些什么。

他说,看能不能给公安局说一下,让赶紧把娃娃埋了。法检都做了,啥证据都留了,不让埋人,娃娃的亲人受不了。

我答应帮着问问,劝他,事已至此,不要太难过。

下午到了单位,我赶紧给市局信访处的朋友打了电话,请他帮忙与县公安局的同志联系一下。

他说,好。

再无信息。我也不忍再打听。好在通讯员也未再来电,这让人揪心的事情先暂且放下。

昨天中午,同样是正在午休,不到两点,手机忽然又响了。我光着脚到客厅拿起手机,手机又不响了。

我有些气恼,放下手机算了。

刚坐下,手机又响了。

接起来,是一个声嘶力竭的女孩声音。

我心里一紧,一时不知道她是谁。

只听她一边哭一边喊,叫我姑姑。说她是某某的女儿。某某是我的一个表哥。也是多年未联系了。

说是在一个市场内,她被三个人打了,快要打出人命了。

我一听一下子醒了,赶紧报了警,然后赶往现场。

到现场才知道只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一句话,引发了一场打架。疯狂的打架。

民警已经赶过去了,把几个参与打架的人都带到了派出所。即使在派出所里,这些八零后的孩子们还叫嚷不休,这个要死,那个不想活,都厉害得很,都不得了,吵得不可开交。

在那里待了一会儿,我还正在参加一个调研,待我这个远房侄女的家人来了,赶紧走了。

下午检查完几个饭店,晚上回到家里便觉得心脏不舒服。

老公说,以后下班回到家,必须关掉手机。

早上与公安局一位朋友联系,他说自己也很累,昨天晚上有个案子,让他们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多。

都不易。

唉,能关掉手机,能关掉喧嚣的世界与浮躁吗。

我们这个社会真的需要好好治病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