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天增  

2012-10-18 19:32:22|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增是父亲的同事,永济一中学教师,前一段时间不幸患病去世,年仅50岁。

国庆节期间,老爸老妈过来,老爸说起天增长吁短叹了半天,一直说,好人呀,好人。

天增老师,我认识。

我上中学时,他还是个年轻教师,刚从外学校调过来。

黑墨深脸,个子高高的,很是沉默。

天增老师和老爸关系好,两个人常在一起开个玩笑什么的。

老爸常说:天增呀!年轻人呀!呵呵呵!

没有想到年轻人天增走了。

老爸说,可惜了天增,他去世前三天在巷里遇见了我,说是上回修水管,算账时一家多收了45元,退回来。

说是,修水管时用了些电,接的是老爸的电,再多给老爸10元。

天增拿出六十元,可巧那天老爸身上没有五元零钱找,说是过两天见面再还,天增说,好我的老师哩!算了,算了。

谁料到,过了两三天,天增就走了。

天增的病很长时间了,但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快。

老爸离开我家时,告诉我,孩子,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我知道,老爸又想起了天增,想起了天增多给的那五元钱。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