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太阴寺里的那块碑与《赵城金藏》  

2013-01-24 17:05:43|  分类: 采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资料:《赵城金藏》以宋代我国第一部木刻版汉文大藏经《开宝藏》的版式,于金皇统九年 1149)前后开雕,大定十三年(1173)前后工毕。因刻于金代,后被供养在赵城县(今属洪洞县)广胜寺, 广胜寺位于山西省洪洞县霍山南麓,是一座有着1800多年历史的古刹,始建于东汉建和元年(公元147年),原名为俱卢舍寺。《赵城金藏》每卷卷首又加刻广胜寺刊刻的《释迦说法图》,被叫做《赵城金藏》,也简称为“赵城藏”。 研究表明,《赵城藏》是我国第一部木刻本大藏经《开宝藏》的覆刻藏,因此,它也是至今发现的我国历史上最古老也是最珍贵的大藏经版本。《赵城藏》收经总数近7000卷,是宋元时代各版大藏经中收录经籍最多的一种;在《赵城藏》发现时,从中核对出46种249卷为历代大藏不收的稀世孤本,这部分经籍后以《宋藏遗珍》之名先期公诸于世。因此,《赵城藏》又是一种资料珍值极高的大藏经版本。《赵城藏》发现时,经清理共存4957卷,但后来又有散失,现存4813卷。

因为盐湖区解州镇天宁寺是雕印《赵城金藏》之处,而我在几年前就去天宁寺遗址采访过,当时还搜集过一些赵城金藏的资料,说起来与《赵城金藏》是有缘分的,就像人世间的熟人一样。2012年8月,运城市老年学会在绛县召开年会,我去采访得以有机会去了太阴寺,在那里才了解到,原来我所知道的,也就是资料记载的《赵城金藏》是长治民女崔法珍断臂募印的背后还另有其人。这种说法不是谁口头说的,而是太阴寺里的一块碑上记载的。据大略了解,说是金藏是崔法珍的师父尹矧乃发起募刻,待崔法珍加入时,藏经雕刻的工作已经进入尾声。这个发现由绛县文物局发布出去后,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丁明夷先生曾经说,这是一个重磅的发现。后来他亲自到太阴寺实地考察,还在一次年会上进行了演讲,题目就是《太阴寺里的那块碑与赵城金藏》。

碑上的文字是石刻的历史,而且比口口相传的历史更具史料和权威性。从那时起,我一直想去再访太阴寺,到了2013年1月24日方得成行。

解铃还得系玲人,我联系了那次为我们讲述这个发现的绛县文物旅游局局长柴广胜先生,他很热情地答应一起再访太阴寺。据他讲,太阴寺里的那块碑不仅回答了赵城金藏雕造者除崔法珍外还有尹先生的历史,而且回答了为什么金代在河东雕印的藏经最后只有赵城的广胜寺里留存了一部。原因是,崔法珍当年在广胜寺任住持。大藏经刻好后,赵城的广胜寺里存一部是理所应当的。

其中的发现还有,当时赵城金藏并不叫赵城金藏,而叫大藏经,因为保存在赵城的广胜寺,又刻于金代,所以后人将这一版本的大藏经称作叫赵城金藏。

去绛县时总有一些特殊的感觉,一进绛县境内,巨大的标语牌——晋国古都欢迎你,立刻便有一些古意弥漫开来。放眼四望是连绵的群山环抱着绛地,虽然不那么巍峨高大,却也亲切凝重,让人备觉安详宁静。汽车驶往太阴寺的途中,这种安详宁静的感觉越来越浓,直至太阴寺门口时,一颗早前驿动的心渐渐平静,连呼吸都是深长的了。

虽然是第二次听柴广胜局长讲解太阴寺的前尘旧事,但是还是那么吸引人,那么让人神往。

太阴寺的旧大门比现在的规模要大得多。过去大门里安放有四大金刚的雕像。“文革”时,寺里住着许多知青,知青们养着许多梅花鹿。这鹿白天由知青们放到山上去,晚上再回到寺里过夜,但是因为寺的大门处四大金刚像威严勇猛,梅花鹿们常常吓得不敢进门,在寺门口徘徊不前甚至于惊慌乱走,让知青们不胜烦心。为了再免得梅花鹿受惊,知青们拆掉了大门和四大金刚的塑像。虽然那梅花鹿们畅通无阻了,但是雕像和雄伟的大门不复存在了。现在的大门,是1984年重修的,规模比原来小了许多。听柴广胜局长介绍,新来的县长卫再学非常重视县里的文化建设,前一段时间专门带相关部门负责人实地踏堪,准备将太阴寺门前的大路扩宽,提升文化旅游景点的品位档次。

大门上“太阴寺”三字是当地农民书法家李紫垣先生所书,老先生现已去世,他虽然出身民间,但是字体遒劲、浑厚凝重,颇具功力。正门两边的花墙上各装饰有两个字,一边为“唐锦”,意思是说太阴寺初建于唐永徽元年。一边为“金秀”,是说太阴寺重建于金代。均为篆书字体,古朴俊秀,为太阴寺平添几分雅意。

进得寺去,只觉寒意透骨,空气凛冽。当然对于现代人来说,凛冽也是一种奢侈,城里的空气浑浊而温吞,很难感到凛冽的意味。

走过不长的门洞,应该就是当年供奉四大天王或者四大金刚的地方,再回头望,墙上有三个大“字”——“僧会司”,据介绍,所谓僧会司是为当地出家人士颁发度牒之处,应该是一种宗教管理机构,由此可见,当年太阴寺在河东宗教界的地位挺高。

说起太阴寺的历史地位就不能不说一下它的地理位置。太阴寺位于太华(阴)山脚下,四周群山环抱,宁静安详。传说当年尹矧乃师父去五台山后,因至诚礼佛,不仅得亲睹佛法相,而且受文殊菩萨点化,开示他与河东地界有缘,可在河东建祖庭,弘佛法,做功德。于是尹师祖便向河东走来,一路自然是餐风露宿,吃了不少苦头。他收了两位弟子,一位是崔法珍,一位是慈云。然后他带着徒儿去天宁寺,在解州,集合了3000余名僧众,开始化缘雕印大藏经。当年是金代。尹师祖四处化缘弘法,河东父老有捐款的,有捐粮的,甚至还有捐牛马的,聚民力,襄善举,终于建成了太阴寺,并且开始翻译整理并雕刻大藏经。

崔法珍出现时是长子县即今长治市长子县一民间女童年仅七岁。当尹大师去化缘时,崔法珍坚持要跟着师父出家。家人心疼她年幼,不愿意她出家,谁知崔法珍将自己左臂砍下,以表向佛之诚。至此,家人不再阻拦,崔法珍跟着师父到了河东后,参与雕经印刷事业,最后将经献于当朝皇帝,为大藏经的雕印事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据柴先生介绍,当年在碑文上发现这一段记载时,因为碑文中并未说明是赵城金藏,他也不能认定是赵城金藏的雕印过程。后来还是他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读研究生的儿子发现文中有崔法珍的名讳,遂想到应该是记载的关于赵城金藏的雕刻历史,至此一段佛教历史浮出水面。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赵城金藏》是由尹大师发起雕刻的历史早在元代就于太阴寺碑上有记载,但是因为碑文古奥,没有句逗符号,断句较难,一直没有人进行深入研究,直到柴先生主政文物工作后,下大力气进行断句,翻译,才终于为我们还原了一段历史记忆。

根据碑文记载,尹大师的徒弟除了崔法珍外,还有另一位慈云,他建起了太阴寺。当年他先上了太华山,准备在太华山建一弘法道场。有一天晚上,在山上休息的他忽然看到山脚下有佛光出现,于是天亮时下山,将出现佛光之地定为建寺之处,遂有了太阴寺。当年,从道教的方位上来考量,太阴寺所处的位置位太阴位置,因而寺庙建成后遂命名太阴寺。还有一说太阴寺附近的山又叫太阴山,所以太阴寺得名。

碑文历经六七百年风雨,还算清楚,只是因为时局动荡时,碑额与碑首俱损,留下了碑身与其下的狴阋,也就是人们常称作龟座的。

说完这一通碑,接下来是另一通碑。这块碑与记载赵城金藏的历史碑正对面,碑亭外都刻着绛县现任县长卫再学先生书写的对联。据柴先生介绍,这通碑下的龟座是雄性的,与对面雌性的碑恰好是一双,但是这通碑上有太多的谜团。

谜团一:碑的正面刻的不是正文,而是应该刻在背面的内容,记载的是捐款的名单和钱数,密密麻麻,多不胜数。更让人惊奇的是,这捐款名单上没有写时间,可能也没有写出来事由,算是一通让人一头雾水的碑。

谜团二:碑的正面一直有两道长长的水痕,不论下雨还是晴天,它都在,只是在下雨天时水痕深一些,晴天时水迹淡一些。柴先生说,他原来以为是碑侧那棵树上滴下来的水印在了碑身上,现在,碑离开树了,建起了亭子,可是水痕还在。他便很奇怪,加上碑文很令人生疑地将背面的文字写于正面,还没有年月和落款,是不是碑里埋着什么冤情,还是曾经因碑发生过什么悲剧,不得而知,但这会流泪的碑着实让人吃惊。

谜团三:这块碑的碑首也叫碑帽与碑身连在一起,是一块巨大的整石,白色整石,比较罕见。那次移碑时,本来用了一个稍小型的起重机,结果根本动不了巨碑,后来又换调了一辆更大吨位的吊车,大约是20吨的吊车吧,才把碑抬了起来,竖在如今的高度与位置。

这块碑的背面刻的是碑的正文,正文很短,是当年太阴寺里的僧人们集体刻的,记录了当年重修太阴寺时的细节。还记录了此碑是从寺址挖出来的,挖出来时就是只有一面字,没有时间。为了对前人以示尊重,僧人们在背面刻上了正文,将碑又竖了起来,成了今天的样子。这段记载好像是解了一个正面写着背面文字的谜团,但是碑身上的泪迹与捐款名字没有落款与年代还是个巨大的谜团,等待着人们解开来。

我个人以为,可能因为是战乱吧,影响了刻碑的进程,至于碑身上永不消逝的水迹,是不是当年石体上边就有的呢?

沿着太阴寺的甬道继续往里走,接着就是过殿了。过殿我有印象,过去采访运城阜巷大庙祠堂时,见过过亭,也可以叫过殿,是对后面正殿或者主殿的一种引导或者一种保护,人从过殿经过后再去后殿主殿。正身心,敛形迹,然后清心礼佛。

走在甬道上时,清晰地听见有几只喜鹊在路旁的大树上议论,好像问,来的人你认识吗?他们干什么来了云云。我一听很有感觉便说,万物有灵,喜鹊们在议论咱们了。很奇怪,我的话音刚落,喜鹊们的议论戛然而止,让人又忍不住惊叹佛寺净地连鸟儿都是充满灵性的。

这座过殿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的弥勒佛。弥勒佛是当代人李金鑫所塑。他当年塑佛像时才十九岁,塑出来的像逼真生动,神态怡然。据介绍李金鑫曾跟着全国美术大师韩美林先生学艺,在2008年奥运会时,他创作的福娃标志被选作奥运会吉祥物标志,算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

据说,李金鑫如今在宇达集团供职。

在佛教经典中,称弥勒佛是主管未来世的佛,他笑口常开,大肚能容,以自己的形象启迪着大众要大肚量,要好心情。

以形象启迪大众开悟是太阴寺和许多寺庙中塑像的共性。

接着再往后走就是正殿了。据柴先生介绍,正殿上的那块牌匾虽经风雨剥蚀,连字迹都漫漶了,但是却是全中国仅有的两块牌匾的其一。这匾上写的是“大雄之殿”。一般佛寺中的主殿一般写的是“大雄宝殿”,意思是释迦牟尼佛所在的地方。太阴寺的牌匾上写的大雄之殿体现了它的气概与时代的久远,也是不同凡响之处吧。另外此匾特别大,据柴先生介绍,之所以要大,目的是彰显佛法之威严,让人心生敬畏。

在柴先生的带领下进得殿去,便是那座用整株黄杨木雕成的卧佛了。据记载,这株杨木在雕做佛像时已生长了一千年。释迦牟尼佛右手托颈部,神态安详,如睡着一般。据说这一雕像表现的是佛祖圆寂时的神态,十分宁静安详,告诉人们,死是另一种形式的生。你的肉体消失了,但你的灵识在另一个空间重生。所以死在佛教中也叫往生。一个人在世时如果能守好心、口、意,不伤害人,不造业,那么往生后可以到西天极乐世界,可以享受人世间没有的清净与超然。

卧佛像上身长,下身短,但是在视觉上感觉非常自然,是因为当年艺术家采用了一种特别的视角,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佛的头部和上身,忽略了其他部位,感觉特别自然流畅。

卧佛上罩着一座佛龛,据柴先生介绍,此龛系明代时为保护卧佛所加,虽然破坏了佛与原本观世音菩萨与大势至菩萨同在一个水平线的整齐,但是年代久远,佛龛也已成为宝贵的文物,没有人去埋怨当年要保护卧佛而修的佛龛的创意者了。

卧佛之上是一尊坐佛,据柴先生考证,应该是西方阿弥陀佛,只有他有资格在释迦牟尼佛之上。

主殿中值得书写一笔再就是澍公菩萨。他当年向佛至太阴寺礼佛特别虔诚,是大开悟者。父母去世后他感觉父母恩重未报,遂自燃左手为父母在佛前祈祷,后来坐化于佛前。寺内僧人将他的真身塑于像内,供在主殿内,算是殿内唯一的有修行的由人至佛者。

我们看澍公菩萨的装扮,是元代人的装束,坐的是元代时特有的木椅,据说这只木椅是真正的元代木椅,为人们再现了元代时那种粗犷高大雄浑的椅子式样。

令人惊奇的是,澍公 菩萨的眼神,和真人一样清澈明亮,让人心生敬畏。

我们发现,随行的柴先生的眼光也是那种清澈深邃明亮颇具神采者,我一度曾想,是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重瞳呢?没有好意思直接问,倒是间接问他眼睛近不近视。柴先生说过去近视现在花了,眼镜也下了,好像视力比过去好了。

参观中,听柴先生讲他的一双儿女学习都特别出色,在康杰中学时,儿子最差的成绩是全年级第十四名,女儿成绩不如儿子,全年级排六十多名,也是足可骄傲的。

柴先生作为文物局局长,平时专攻碑文和古建研究,做了许多查缺补漏的工作。翻译、点读了许多古代碑刻,其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据了解,太阴寺里处处都有监控,可以说,佛眼、人眼、电子眼一览无余地照看着稀世国宝。而佛寺里的一切——佛像、碑刻、树木也在以他们特有的方式护佑着一方百姓的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