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乡村的消息三  

2013-01-02 17:12:07|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儿

学是村里出挑的小伙子。他爸六科曾是我们老三队的队长,当年可威风哩。老是沉着脸,走路慢悠悠的,一身贵气。他老婆也是,从不多说话,脸很严肃。我和他们的女儿爱勤是同班同学。爱勤的脸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加严肃。有一次,那是上小学一年级的事情。当时,我六七岁吧,上小学一年级,期中考试考了双百分,拿着卷纸,看着红通通的双百分,很没有彩气地笑了。

我想当年肯定没有大笑,毕竟是在教室里,但是这笑被爱勤看见了,她嫉恶如仇,举手报告对当时教我们的张料花老师说:张老师,建群笑哩!她告完状后,教室一阵安静,我后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正在后悔间,张老师说话了,她说,你管求人家哩!人家考了两个一百分,你考了几分,你看看卷子,还有脸告人家的状,吃饱了撑的!爱勤一听,气鼓鼓地坐了下来不提。倒是我,还在羞愧之中,因为自己的笑让爱勤受了一顿批评真的是不应该,真的是惭愧。

不过小孩子家家的,不记仇。我后来还多次去过爱勤家玩。你想那漫长又短暂的童年,总是有些人和事还有经历打发日子的,只是幼小的我们没有清醒的知觉而已。

上了中学后再没有见过爱勤劳,她和我许多的童年玩伴一样都没有了消息。也许早早嫁人了吧,肯定的。

爱勤有三个哥,大学、二学、三学。二学人们都叫他学儿,是兄弟中最出挑的。

原来在永流一家企业工作,企业倒闭后,他买断工龄回了家。学儿虽然买断了,但还是干部的派头。过去他就穿蓝制服,又精干又整洁, 一在村里人中间站,他会跃然出挑。

学娶的媳妇也很不错,干部子女,人长得也秀气。圆脸盘,总是笑眯眯的。

但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学儿也死了。

因为多年没有见过学儿,印象中他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在他家三个小伙子中,他是个镢楔子。关于镢楔子,有个来头。说是弟兄姊妹就像一筐子木匠推下的刨花子,出色的就像小木板可以做个镢楔子用的。学儿就是他家的镢楔子,但是……

学儿买断后没有回村,就在县城里包活儿。

有一次,包了老张羊肉泡家的工程活儿。他带着人去看墙时,墙忽然倒了。把学儿埋在了下边。学儿送了命。

有人说,老张家总杀羊,可能有些业债,得出事,可这事儿出在学儿身上,让人叹惜。

后来老张给学儿赔了十万元的命价,算是了结了。可学家的事情没有结束。

先前,学爹,也就是村干部,老队长六科病故了。学走了后,没几天,他妈悲伤过度也去世了。

疙瘩岭上又添了两座新坟。

人真脆,真的。看村里原本都是年轻小伙一个个走的,让人心里发紧。人活着,得多做好事,多说好话。

我妈说。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