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碑文探析(转文)  

2013-01-25 18:30:55|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修太阴寺、木雕卧佛与《赵城金藏》

——《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碑文探析

柴广胜

 

 

太阴寺位于绛县卫庄镇张上村,始建于唐永徽元年(公元650年),原寺气势磅礴,碑刻林立。现存南大殿为金代遗构。殿内存有我国最大的木雕卧佛。二00一年太阴寺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太阴寺前院西侧有一通元大德元年(公元1297年)所立石碑。青砂石质,碑高223厘米;宽97厘米;厚30厘米。碑阳刻有2169个汉字,碑文不仅记载了金大定二十年、壬辰年(公元1232年)、元大德元年三次重修太阴寺的经过,而且详细记载了雕印藏经的缘起、人物及雕印藏经过程中所发生的一些事件。

正文之前,述明碑文撰写、书丹、刊刻者姓名和身份。刊刻者杨瑗为绛县人士,书丹并篆额及撰文者是两位精通佛教三藏(经、律、论)的高僧。书丹并篆额者为《赵城金藏》开雕地天宁寺(在今解州)高僧妙性大师,撰文者为龙兴寺(在今新绛)高僧圆慧大师。

撰文者为僧人,因此,碑文以佛教经义开篇,篇中也多释禅礼佛之辞。

篇首几句:“夫妙觉灵明,名言之路攸绝,真如澄湛,性相之义都捐。然则发启心聋,资法雷而激响,奖导迷众,俟觉首以司方。”是唐中宗皇帝制《三藏圣教序》开篇句的化用。大意是说,世人将感悟佛教的基本义理都抛弃了,然而发启心智,促人醒悟的还首推佛理。一语道破开雕藏经的意义。

“繇是报身假起接十地之高机,化质权施诱五乘之浅识,或隐秽土而为净土,或变大身而作小身,或现妇人形而度生,或示男子体而化道,证理圆于一路,方便设于多门。”寥寥数语概括了佛祖修身成佛的过程与成果。藏经是弟子们记录佛祖一生中所讲之法的经典,可以说是佛教的教科书。作为僧人有必要把它刊印成卷,供人研读。从另一角度说明了雕印藏经的必要性。

接下来,以占全文三分之一的篇幅详细记述了藏经募刻劝缘的发起人实公律师尹矧乃从出生到圆寂的毕生经历及开雕藏经过程中的曲折故事。从撰文者所用篇幅之长和对开雕藏经缘由、过程的动情叙述足见其对尹矧乃的敬仰之情和对雕印藏经功绩的高度褒扬。

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赵城金藏》募刻发起之人,一直采信民国时期著名学者蒋唯心在《金藏雕印始末考》中的记述,他在考察《赵城金藏》时发现了雕刻金藏的发起人是金人“潞州崔进女法珍”,称“倡成之者法珍一人而已”。他当时为这一发现而欣喜,把它看作是“诚此行所获最足称快者矣”,因为此前中日学术界一直以为崔法珍是明朝人。然而《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中关于尹矧乃的记载,却又把蒋唯心的研究成果否定了。藏经募刻劝缘的真正发起人是尹矧乃,崔法珍只是他的弟子。而且藏经刻版的大部分工作在尹矧乃生前已基本完成。这可谓此碑对藏经历史研究的一个重大贡献。

尹矧乃的出生富有神秘色彩,“其母夜梦于佛,因而身怀有孕”,童年时代他就有不同于凡人之处,“胎月既满,夜诞,红光晃室,状若白昼。岁当龆龀,不参时童作戏”,后在孟州天王院礼师出家,“笃好经书,年登十五,负笈游学。二十以来,洞晓经旨。内闲五教,外醉六经。行洁寒霜,戒圆秋月。”表现出了过人的聪慧和深厚的佛缘。

尹矧乃去五台山礼佛时,在归德府路遇宋徽宗御驾,获赐金刀、玉检。到五台山后,“恳祷志诚,感文殊菩萨空中显化,得法眼净见佛摩顶授记曰:汝于晋绛之地,大有缘法,雕造大藏经板”,这是尹矧乃雕造大藏经的缘起。

从五台山回来的路上,尹矧乃分别在长子县和太平县收了两个高徒:崔法珍和慈云。师徒几人到晋南后,在天宁寺“纠集门徒三千余众,同心戮力,于河、解、隰、吉、平水、绛阳,盛行化缘”,建起多处作坊,开始了浩瀚的大藏经板雕造工程。

金大定十六年,雕造大藏经的发起人尹矧乃圆寂前嘱托门徒:“我终之后,当以未雕大藏经板补雕圆者。”两年后,崔法珍“将所雕藏经部帙卷目,总录板数,表奏朝廷。”得到世宗皇帝的大肆表彰。这与蒋唯心先生考证的崔法珍献金藏的历史是一致的。

崔法珍、慈云和刘居士是协助尹矧乃雕刻大藏经的主要人士,但史书没有记载。蒋唯心在查阅《赵城金藏》时,也没有发现慈云、刘居士以及他们的师傅是“雕藏经主”。这与崔法珍是献经人有关,与慈云他们的性情为人也有很大的关系。该碑文对慈云作了这样的刻画:“心恬清素,戒节孤高,不栖名闻,好居寂静”,这可能就是学术界误认崔法珍为藏经募刻发起人的一个重要原因。

历代刊刻大藏经中流传至今最早最完整的大藏经《赵城金藏》,是目前中国国家图书馆的镇馆之宝,被誉为有史以来第一大发心的藏经。大藏经从开雕到续雕、补雕、印制,历经金、元两个朝代。太阴寺《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明确记述,从泰和二年(公元1202年)“向绛县张上村中构修堂殿,印造藏经。”至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门人法澍再寻良匠,重录圣贤。”这说明,最少有12年,太阴寺中从事着大藏经的刻印工作。碑立之年为太阴寺再次重修的元大德元年,蒋唯心关于《赵城金藏》的研究认为,补刻工作是在元初。此时立碑,以“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为首题,雕藏经应是与重修工作相伴相行的。据此推断,太阴寺大藏经的补刻工作可能一直就没有停止。从慈云与崔法珍属尹矧乃同时期弟子,金大定二十年慈云为雕藏经重修太阴寺,金大定二十一年,藏经刻版开始运往燕京的史实,可以断定,太阴寺是当时藏经雕印的一个重要场所,也是《赵城金藏》部分内容的主要雕印地之一。

《赵城金藏》中有刻版年份记载的只有30余处,最早为金皇统九年。据此,学术界认为《赵城金藏》开雕时间大概是在金皇统九年或之前。《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中记述,藏经开雕是在尹矧乃五台山礼佛路遇宋徽宗到晋南后开始的。宋徽宗在位25年(公元1101——1125年),尹矧乃路遇宋徽宗的时间距皇统九年(公元1149)最少也有24年,碑中所记之事说明藏经开雕时间的确是在皇统九年之前。

值得一提的是,碑中所记僧人大师为了表示对佛教的虔诚,断臂燃指,乃至焚身,全然不顾,在所不惜。断臂燃指者:尹矧乃、崔法珍、慈云,刘居士先断左臂,继而在普救塔前,自燃其身。碑文中记述的澍公菩萨,至今太阴寺南大殿保存有他缺左手的元代塑像,传说他为铸成太阴寺大钟,化左手于铁水之中。研读这篇碑文,他们为弘扬佛法所付出的艰辛和执着追求,不禁令人肃然起敬。

全碑文贯穿着两条很清晰的线索,那就是——“雕藏经”和“重修太阴寺”。从云公遵师遗嘱,再起作院,补雕藏经起,碑文记述开始从“雕藏经”转入了另一个主题——“重修太阴寺”。

碑文所记的太阴寺第一次重修,是在金大定二十年,重修的主持者是藏经募刻劝缘发起人尹矧乃的门徒慈云。他是一名“雕藏经主”。在为完成师傅遗愿,“於新田、翼城、古绛三处,再起作院,补雕藏经板数圆备”,选取作院之址时,慈云发现了太阴寺旧址。

云公上东华山,“登山四顾,见一胜所,林峦蓊郁,岩壑清奇,东连太行之高峰,西控中条之旷野,北观浍水,南望天台,中有太阴古寺。” 太阴寺所处方位,东西南北山水相呼应,白云绕丹峤。是文殊菩萨空中显化时,告其师:“汝于晋绛之地,大有缘法,雕造大藏经板”的上乘之选。因而,云公身体力行,“芟荆棘而终日无疲,拾瓦砾而长时不倦”,与门人法澍、法满等一起,在一年之内,复建了包括现存南大殿在内的太阴寺主要建筑。并在佛殿内“雕释迦卧佛丈六金身,刊弥陀三士一堂玉像”。云公复建太阴寺的主要目的是为补雕藏经,为了表示对佛祖的虔诚,为了更好地弘扬佛法,也为了彰显晋绛之地的佛缘,这大概是云公雕造卧佛金身的缘起。有了这层认识,联系《赵城金藏》在佛教传播史上独特的地位,我们对太阴寺木雕卧佛的仰慕、对太阴寺现存金代遗构的赏识,就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其艺术价值和建筑风格之上了。卧佛泰然自若的神情,他的“莲眸月面,绀发天容”,金代佛殿的雍容宏阔,无论僧俗,置身其中,心灵都会为之震撼,进而被净化、被引入超凡脱俗之境。

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至壬辰年(公元1232年)间,战火连绵,太阴寺屡遭破坏,澍公菩萨、满公上人等荐修被毁堂殿,再现太阴寺雄姿。

碑文最后,重笔记述了两位兄弟僧人,他们从襄陵县胡李村出家,“双桂并耸,长曰了志,礼童女菩萨孙无碍大师。次曰行光,礼华山云公菩萨门人满山主为师。” 光公更是“敏而好学,冠岁之时,听习经论,绅年之日,性相精通,湛性海之波澜,朗慧天之星象,讲开鼎沸,僧纳云奔。文质彬彬,刚毅木讷,童女菩萨孙空公戒师,见其仪彰慈相,德布仁风,传授菩萨大戒。于戊午年,上赐紫衣显教大师。”光公是大德元年重修太阴寺的主持者。此时,历经60多年“兵火”洗礼的太阴古寺,已“殿堂疏漏,楹栋颓隳”,文中以极富文采的一个对仗句描述了当年太阴寺的荒凉凄惨之状:“庭柖号风而夜悲,砌草垂露而朝泣”。此时,修复太阴寺,已非常力而能为,碑文极言其难:“谅蚊背而岂负太山,倾蠡心而奚测巨海”,在这种状况下,光公受命于危难之时,被请为太阴寺住持。由于他的勤劳,“长时矻矻,终日乾乾”,由于他“行业恢隆,声震时世,德之所感”,“心思所欲不求而获”,南堂、西舍、北殿、东厨,一举而就,太阴寺“钟鼓鸣于宝坊,攕乳焚于金鼎,晨夕礼念,旰午行持”,香火渐旺,一派繁荣。

碑文最后在对当世皇帝、皇室和江山社稷一番颂祷后,以192字的骈体诗文重述碑记内容,给阅者另一种形式的享受。

该碑落款时间为:大元国大德元年岁次丁丑孟夏。立石人为:蓂生九叶本寺讲经律沙门了威等。

立石人之后,是州县主管官员名录。

官员名录给我们的信息也是比较丰富的。它反映了当时蒙古统治者管理体制和当时绛县的县况。同时也说明大德元年重修太阴寺时州县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从侧面反映了元朝统治者的宗教信仰和对汉人的统治理念。

 

 

 

 

 

 

 

 

 

 

 

附:《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原文。括号内为词语释义或注音。

 

 

雕藏经主重修太阴寺碑

                                                 绛台  杨瑗刊

圆慧大师绛阳龙兴寺千部院讲经律论传大乘戒释  文秀  述

妙性大师金台天宁万寿禅寺讲经律前绛州僧正释宝定书丹并篆额

  夫妙觉(自觉觉他)灵明(明洁无杂念的思想境界),名言之路攸(长远)绝,真如澄湛,性相之义都捐(抛弃)。然则发启心聋,资(凭借)法雷(比喻佛法能破除众生之迷妄而使其开悟,有如雷霆之震骇众生)而激响,奖导迷众,俟觉首以司方。繇是报身(指受用报果之佛身)假起接十地之高机,化质权施诱五乘之浅识,或隐秽土而为净土,或变大身而作小身,或现妇人形而度生,或示男子体而化道,证理圆于一路,方便设于多门。爰(于是)有寔(shí)公律师菩萨矧(shěn)迺(nǎi),怀州河内县人也,尹氏之子。其母夜梦于佛,因而身怀有孕,常占其梦曰:龙象之征也。胎月既满,夜诞,红光晃室,状若白昼。岁当龆(tiáo)龀(chèn),不参时童作戏。父母见其异,舍於孟州天王院。礼师出家,执彗添瓶,罔惮勤劳。笃好经书,年登十五,负笈游学。二十以来,洞晓经旨。内闲五教,外醉六经。行洁寒霜,戒圆秋月。一日,辞师礼泗州观音宝塔,到彼火燃左手,感观音真容显现,又闻台山文殊应现,凡圣交蹝,再启胜心,步礼五台至归德府,路逢大宋徽宗御驾。帝问曰:何谓如是礼也?师曰,礼五台山文殊菩萨。话契(符合)圣心,龙颜大悦。将金果园敕改作普明禅院。更赐金刀剃发,玉检(皇帝亲赐文牒)防身。自天祐之,吉无不利。至于台山,恳祷志诚,感文殊菩萨空中显化,得法眼净见佛摩顶授记曰:汝于晋绛之地,大有缘法,雕造大藏经板。语门人刘居士曰:诸佛如来与我授记,汝还见闻否?曰,然。于是居士庆得见闻,踊跃悲喜,断于左臂以献于佛。回至潞州长子县崔氏宅中,因化斋饭,有一童女,见师巍巍荡荡,慈悲作室,忍辱为衣,持斋则一食自资,坐禅乃六时不倦。童女启白父母,求出尘,劳堂亲赦。然龃龉抑禁不从。童女于隐奥之处,自截左手。父母见其如是,舍令出家,赺(yǐn低头快走)随其师。届(到)于太平县有尉村,王氏之子投师出家,亦燃左手,法名慈云,心恬清素,戒节孤高,不栖名闻,好居寂静。时人呼为王菩萨,随从于师。趌(jí直走)至金台天宁寺,请师住持。童女居士左右辅弼,纠集门徒三千余众,同心戮力,于河、解、隰、吉、平水、绛阳,盛行化缘,起数作院(作坊,工场),雕造大藏经板,声震天下。如雷霆,如河汉,后旌憧花烛,钹鼓笙箫,迎归舜都城里,说法利生,广施饶(多)益。有门人刘居士于普救塔前,自燃其身供佛。舍利火烬,俄然塔顶五色光现。倾城士庶,蠢蠢而往,瞻礼神光。见普贤菩萨身骑白象,冉冉光间,人皆仰而叹曰:仍乃居士之后身也。至大定十六年,寔公菩萨忽闻空里有声云:入灭时至,兜率天(六天之第四层天,现弥勒所在天宫)众来迎导汝。寔公律师于方丈内焚香端坐,谓门徒曰: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我今四大(地大、水大、火大、风大)将离,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欲谢。我终之后,当以未雕大藏经板补雕圆者。言讫,奄然神逝。闻空中仙乐异香馥郁,门人弟子哀恸之甚,如哭私亲。茶毗已,所获舍利,粒不胜数。时童女菩萨住持河府广化胜刹,振扬教海,大播宗风。大定十八年,将所雕藏经部帙卷目,总录板数,表奏朝廷。世宗皇帝特降紫泥(古人以泥封书信,泥上盖印。皇帝诏书则用紫泥)慈部七十二道,给付行功,以度僧尼。更赐大弘法寺之名额,敕降童女菩萨以为弘教大师。云公遵师遗嘱,於新田、翼城、古绛三处,再起作院,补雕藏经板数圆备。云公游于南山,登山四顾,见一胜所,林峦蓊郁,岩壑清奇,东连太行之高峰,西控中条之旷野,北观浍水,南望天台,中有太阴古寺。旧时基址,唐朝创建,晋代重修,断碑风雨剥其残文;坏砌榛丛拔其故址。云公於此,步寻丹峤,栖偃白云。芟(shan除)荆棘而终日无疲,拾瓦砾而长时不倦,重悬佛日,再起梵宫。大金大定二十年,与门人法澍、法满,纠集缁素(指僧俗,僧徒衣缁俗众服素)百馀人众,经之营之,法堂佛殿未期(ji一年)而成,厨屋僧廊经年而就。梁妆螮蝀(dìdōng),瓦砌鸳鸯。雕释迦卧佛丈六金身,刊弥陀三士一堂玉像,莲眸月面,绀(gàn)发天容。于泰和二年,铸鸿钟而待扣,绘彩像以垂祈。更向绛县张上村中构修堂殿,印造藏经。贞祐二年,天兵至此,殿堂灰烬,贤圣烟飞,鬼哭神号,山鸣海沸。门人法澍再寻良匠,重录圣贤。未圆备间,大兵又进,枪刀汇怒,人马蜂喧,侁侁(shēn shēn众多的)而战旅相残,赳赳而征夫牙害。虽有南堂西舍,已无北殿东厨,圣像俨然,僧众零落。壬辰年间,澍公菩萨、满公上人复立华山下寺,荐修堂殿,垦种地田。庚子年时,保达公门人行圆,以为住持。上赐紫衣满静大师,传授天宁寺制律师菩萨戒。癸巳年前,襄陵县胡李村李三郎二子出家,双桂并耸,长曰了志,礼童女菩萨孙无碍大师。次曰行光,礼华山云公菩萨门人满山主为师。其光敏而好学,冠岁之时,听习经论,绅年之日,性相精通,湛性海之波澜,朗慧天之星象,讲开鼎沸,僧纳云奔。文质彬彬,刚毅木讷,童女菩萨孙空公戒师,见其仪彰慈相,德布仁风,传授菩萨大戒。于戊午年,上赐紫衣显教大师。於戏(呜呼),华山太阴古寺,兵火已后,殿堂疏漏,楹栋颓隳(hui毁坏),庭柖(shào树摇动的样子)号风而夜悲,砌(台阶)草垂露而朝泣。欲行洊(通“荐――一次又一次”)盖揆(估量)力难为,谅蚊背而岂负太山,倾蠡心而奚测巨海,是以行智洗心鑚(zuān)仰,礼请光公论师以为住持。公受请已,心思所欲不求而获,何谓然也。盖公之行业恢隆,声震时世,德之所感者也。虽则如是,长时矻矻(kū劳极),终日乾乾,重修南堂、西舍,创盖北殿、东厨,妆佛绘画, 甃(zhou砌)堂砌塔,三门修磨,兰房葺蕙,峤甍(méng屋脊)驾烟。钟鼓鸣于宝坊,攕(jiān)乳焚于金鼎,晨夕礼念,旰(晚)午行持,种种功勋,端为祝延——

当今皇帝圣寿万岁! 更祈椒房永固,鹤禁(太子所居之处)长坚,金枝擢彩於千春,玉叶腾芳於万代,文修武偃,海晏河清,万邦翘首而同贺太平,四海倾心而尽蒙至化。命予作序。黾(mǐn)勉无由(没有门径,无从),姑以猥词,聊为铭曰:

寔公菩萨,行业超然。泗州礼塔,匪石心坚,

步礼台山,路逢御天。紫泥授受,防御身边。

台山恳祷,众圣现前。释迦授记,晋绛行缘。

居士断臂,愿献金仙。童女截手,父母弃捐。

建数作院,雕造真筌。从师河府,盛化市鄽(chán)。

奄然神逝,如蜕之蝉。所雕经板,表奏皇乾。

世宗皇帝,敕赐授宣。云公再启,藏教雕圆。

太阴古址,重建金田。雷堂葺蕙,雪屋驾烟。

雕佛圣像,丈六雄佺。贞祐兵革,化火焚焉。

澍公菩萨,再录完全。张上寺立,壬辰之年。

宗派住持,继踵争妍。光公论主,修造懋迁。

精阑十谛,饱醉七篇。贻镌玉石,芳迹留传。

峕 大元国大德元年(公元1297年)岁次丁丑孟夏

蓂生九叶本寺讲经律沙门  了威等立石。

绛县主簿兼尉兼诸军奥鲁席祐

从仕郎绛县尹兼管诸军奥鲁劝农事王仲钦

进义副尉绛县达鲁花赤兼管诸军奥鲁劝农事朵儿班

奉议大夫绛州达鲁花赤兼管诸军奥鲁劝农事火迹赤

 

[补充注释]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一山西绛县太阴寺现存元大德元年(公元1297年)《重修太阴寺碑》,碑文记载我国佛经重典一一赵城金藏的雕造缘起、人物及雕印藏经过程中所发生的事件,内容详瞻,遣字典雅,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是研究赵城金藏的重大发现。

    赵城金藏的发现,填补了我国大藏经雕印史上金代藏经的空白.1933年发现于山西赵城广胜寺,故名。为抢救这批遗产,曾有数名我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该经于金皇统八年(公元1148年初补刻完成。金藏为卷子式,共6700余卷。赵城广胜寺共存4957卷,)至大定十三年(公元1173年)开雕于山西解州(今运城南)天宁寺, 1935年将其缉为《宋藏遗珍》面世,共49部,120册,赵城金藏自此闻名于世。新中国成立后,六千余卷金藏为当时的北京图书馆珍藏并修补完备。

    赵城金藏是国家图书馆的镇馆之宝。前些年任继愈(我的恩师)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所编篡的一百卷《中华大藏经》,即以赵城金藏为底本,足见其之弥足珍贵。

    不过,由于相关史料的缺失,长期以来学术界一直以民国时期著名学者蒋唯心在考察赵城金藏后所著《金藏雕印始末考》中的记述:雕印金藏的发起人是金人“潞州崔进女法珍”、“倡成之者法珍一人而已”奉为圭臬,并无歧义。

    这真是一个历史的误会。《重修太阴寺碑》书丹并篆额者为《赵城金藏》开雕地天宁寺精通佛教三藏(经、律、论)的高僧妙性大师释宝定,撰文者为绛州龙兴寺高僧圓慧大师释文秀。此其时,元大德元年太阴寺再次重修告竣,距元初金藏补完并不远。书丹、篆额人为金藏开雕地永宁寺大德,撰文者为绛州龙兴寺大德,所记内容,诚为信笔。

重修碑记的最大贡献,是将金藏募刻劝缘的真正发起人,寔(实)公律师菩萨尹矧迺载入史册,还事实以真相。尹氏其人,虽不见于金藏刻录,但重修碑对其一生事迹正可补史之阙失。全碑洋洋二千余字,兹不赘述。概言之,尹氏乃怀州河内县人,自幼身怀异禀,后于孟州天王院礼师出家,年方二十,洞晓经旨。尹矧迺去五台山礼文殊菩萨,于归德府路遇宋徽宗御驾,获赐金刀、玉器,乃感佛摩顶授记曰:“汝于晋绛之地,大有缘法,雕造大藏经版”。此为雕刻缘起。   

尹氏率徒回到晋南后,在天宁寺“纠集门徒三千余众,同心戮力,于河、解、湿、吉、平水、绛阴、盛行化缘”,建起多座作坊,开始了浩繁的大藏经版雕印工程。可以说,金藏刻版的大部分工作,在尹氏生前己基本完成。

    尹氏一生授徒甚众,惟以三大弟子为著,曰崔法珍,慈云和刘居士,是协助尹氏雕印大藏经的主要人士。其中,刘居士从师较早,后二人在尹氏从五台山回来的路上收授为徒。崔法珍山西长子县人,童女时随师。慈云姓王,太平县人,时人呼为王菩萨。金大宝十六年  (公元1176年),金藏的创始人和实际主持人尹矧迺于圓寂前,嘱托门徒“我终之后,当以未雕大藏经板,补雕圆者。”两年后,崔法珍将所雕藏经部帙卷目,总录板数,表奏朝廷。得到金世宗的表彰,崔为向皇帝献经之人。另一名雕藏经主慈云,为完成尹氏遗愿,“於新田、翼城、古绛三处,再起作院,补雕藏经板数圆备”,选取作院址时,发现了太阴寺旧址。金大定二十年(公元1180年),慈云主持太阴寺第一次重修。

赵城金藏从开雕到续雕,历经金、元二代,而太阴寺自大定二十年至元大德元年间的重修,也多与大藏经的刻印工作有关。其肇始人为慈云及其门人法澍,法满。重修碑明记,从泰和二年(公元1202年) “向绛县长上村中构修堂殿,印造藏经”,至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 “门人法澍再寻良匠,重录圣贤,”期间至少有12年,太阴寺中从事着大藏经的刊印工作。此后,推断直至元初金藏补完,太阴寺的补刻工作始终未曾停止。

    1、圆慧大师、释文秀,为“绛阴龙兴寺干部院讲经律论、大集戒 ”大德,是《重修太阴寺碑》文作者,以其渊博的佛学修为和文字功底,为我们留下了一篇千古佳作。

    2、碑文书丹及篆额人一一妙性大师宝定,系金藏开雕地“金台天宁万寿禅寺讲经律”大德,兼“前绛州僧正”,说明该寺与赵城金藏间的不解之缘.

    3、妙觉,即自觉觉他之义。

    4、灵明,明洁无杂念之思想境界。

    5、都捐,即拋弃。

    6、报身,佛有法、报、应三身,即法身(毗卢遮那,自性身)、报身(卢舍那,受用身),应身(释迦,变化身)三身。

7、十地,指修行成佛的十个阶次,有十住,十劫等位。  

8、方便,善权之义,方法,法门等。

9、泗州观音,有僧人僧伽者,为观音化身。  

10、玉检,皇帝御赐文牒。

11、尹矧迺及弟子崔法珍,慈云、刘居士等,为表示对佛的虔敬,断臂燃指,乃至焚身,历史上并非孤例。如唐时长安城中士庶,为迎奉法门寺佛指骨舍利,自残形骸。四川大足宝顶山石窟,雕有宛目、掏心等“十炼图”。

12、赺,低头快走状。  

13、趌,直行。

14、作院,作坊、工场。

15、普救塔,今山西永济普救寺内。

16、兜率天,弥勒菩萨所在天宮,为六天中第四重天。  

17、四大,指宇宙构成之地、水、火、风四大原素。   

18、六根,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六根

19、荼毗,即火化。

20、河府广化胜刹,今山西洪洞县广胜寺,时以童女菩萨崔法珍为该寺住持。赵城金藏首现于广胜寺,即献经于朝廷,敕以弘教大师名号。

21、芟,剪除。

22、弥佗三士,指阿弥陀佛和观世音、大势至二菩萨,合称西方三圣。

23、隳,毁坏

24、柖,树摇动状

25、洊,通荐字,反复进行状

26、揆,估量

27、鑽,通瞻

28、矻矻,劳极状,

29、甃,砌。

30、峤甍,屋脊

31、盱,晚

32、鹤禁,太子所居之所

33、黾勉无由,没有门径,无从之义

34、蓂生九叶,古代纪岁时的一种方法,即大德元年岁次丁丑时

 

   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宗教研究所   丁明夷

                             2011.8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