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运城最后一位盐工  

2013-11-03 12:33:04|  分类: 采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家住运城市区曹家巷南口的孙义平先生去世了。我曾经在2010年前的一个夏天采访过他。之所以采访他,是因为原盐业博物馆馆长李竹林先生告诉我,说他是运城的活字典,是运城健在的唯一的老盐工。恰好孙老家住的地方是我上班必经之地。我曾经在一年冬天去寻访过他,未果。听邻居说,天冷,他住在孩子家中去了。天热了才回来。我终于在一个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夏日找到了孙先生。采访回来后,我将孙老所讲简单整理了一下,可能没有找到合适的标题或者觉得不好归类,文章一直未能发表。去年,听李竹林先生说,孙义平老先生去世了……我一阵沉默,忽然感到,当年我那些没有发表的文字,或许从此将会被岁月尘封,那其中一些记忆是不可复制,不可再现,必须要打捞和抢救的。于是将此文收入书中。这篇文章也是唯一一篇没有公开发表过的文字。

生意人要时时“生意”

人民解放军三打运城的时候,孙义平与大师傅躲在经理买回的一大批棺材板背后,逃得了活命。其实,此前,守城的国民党军队曾经从城里征收民工去城墙上听瓮。所谓听瓮,就是把水瓮倒扣埋于地下,然后在露出地面的瓮面上钻一小洞,安排民工在小洞处听瓮,当有人在远处挖战壕时,瓮中就能传来“嗡嗡声”,就知道有人在挖地道偷袭。

征集听瓮的民工时,因为大师傅年龄已大,而孙义平当年登记的户口上处于户主之位,根据过去的规定,户主不用去听瓮,所以都避免了在战斗前沿的危险。战国时代的 《墨子》一 书就记载了一种 “听瓮”。这种“听瓮”是用陶制成的,大肚小口,把它埋在地下,并在瓮口蒙上一层薄薄的皮革,人伏在上面就可以倾听到城外方圆数十里的动静。到了唐代,又出现了一种 “地听”器。它是用精瓷烧制而成,形状犹如一个空心的葫芦枕头,人睡卧休息时,侧头贴耳枕在上面,就能清晰地听到30 里外的马蹄声。北宋大科学家沈括在他著名的 《梦溪笔谈》一书中介绍了一种用牛皮做的 “箭囊听枕”。他还科学地指出,这种“箭囊听枕”之所以能够听到 “数里内外的人马声”,是因为“虚能纳声”,而大地又好像是一根 “专线”,连接着彼此两个地点,是一种传递声音信号的媒介。在江南一带,还有一种常用的 “竹管窃听器”。它是用一根根凿穿内节的毛竹连接在一起的,敷设在地下、水下或隐蔽在地上,建筑物内,进行较短距离的窃听。

说起晋裕潞盐运销社的棺材板,与社里的经理有关系。有一次,经理带着大家去外出采买,发现了一家木材店里的棺材板很不错,便回头对随从说:“生意,生意,就是要时时‘生意’,生出想法,做些预备工作。这些棺材板不错,买些回去。”孙义平当时没有想到,这些棺材板便成了战争年代,一介平民藏身的好去处。

 枪炮声几乎响了半夜,终于,运城从西北处被我军突破了。凌晨四五点钟,人民解放军冲进城内,挨家挨户进行清理、搜集残余的敌顽。

 大门口正面架着机枪,两边是手持刺刀的战士。战士们先向院中扔几颗手雷。那种本地造的威力小的手雷,隆隆的爆炸声先震住可能藏身的敌顽。然后,有人喝令:屋里所有的人,举起双手,出来!

 因为运销社所在的位置有几户大院落住过敌顽的头头。他们急于逃命在太阳未落前就上了城墙,出了城逃走了。

留下的都是些做生意、做买卖的与政治无关的人。

听到喝令后,孙义平举着双手走出了大门,回答战士的问话,声明自己是做生意的,是裕晋潞盐运销社的伙计,老板都走了,留下他守摊。

门外的战士点点头说,好!

 “没有想到战士真的挺和善的,一点也不可怕。”孙义平回忆说,脸上的表情相当安详。

 那街头的尸体很是惨烈

被人民解放军验收之后,孙义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计。先去胡家巷的馍铺去取馍。

 走出家门,映入眼帘的是不少尸体,尤其是在街头巷口处。最惨的是现在盐湖区财政局门口,路上横陈着断肢,惨不忍睹。

 因为一夜的战斗,头顶的电线被打断了许多,横七竖八地挂在人的头顶。再向远处望去,不少落过炮弹的人家屋顶,东倒西歪着。

战后的运城一片狼藉。

人民解放军解放运城后立即对场面进行了清理。首先是街头的尸体在很短时间内被清理一空。

运城解放后第三天,一位姓白的人民市长在原来的光复台,现在的民主舞台小区所在位置上对群众发表了讲话。内容不外乎是人民政府爱人民之类的话。不过市长的风度在孙义平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运城解放后不久,敌顽又进行了反扑。已撤退至北相镇的白市长不幸被捕。后来,孙义平去西安为经理们送东西时,听说了他的消息,他大约被反动法庭审判之后,又释放了。

被毁的鼓楼和钟楼

 在运城原本有两处建筑——钟楼和鼓楼。都在老东街中。

 如今,鼓楼所在的门洞还在。我做老房子报道时还采访过。鼓楼的遗址上长着高高的蒿草。门洞下边有卖菜的小贩,悠悠地坐着,等着生意。

 烧鼓楼的时候,孙义平就在运城。那是运城解放以后的事情,因为敌顽曾经反扑过,为了防止敌顽再次反扑,占领位置较高的钟楼、鼓楼后给人民政权造成新的破坏,因而,人民解放军将钟楼和鼓楼全部烧掉了。

烧鼓楼的时候,解放军们从附近老百姓家中找来了被褥和麻袋,蘸上油,扔在鼓楼上放火焚烧。那烟冒了很长时间,终于将一个潜在的至高点烧成一堆废墟。

当然钟楼和鼓楼的命运一样,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烧掉。

从此,运城的晨钟暮鼓永远走入了历史。

前不久,河东博物馆杨明珠馆长拿来一张老照片,上边是有人站在东街口所拍摄的东街长景,两座楼遥遥对望,自有一段风光。

 在路家巷中还有一水塔,出于同样的考虑,人民政府曾经要炸掉水塔,被群众拦住了。

景梅九谁都敢骂

曾任《国风报》社总编的景梅九先生在运城解放时候是风云人物。他所办的国风报,文笔犀利,思想新锐,谁都敢骂。名气是相当大的。他曾经发过一篇文章——《阎锡山的老巢不保了!》,文字是相当犀利的。

孙义平在西安待过一段时间,听坊间传说,景最大的优点是不贪财。为什么有这个说法,他也说不明白。总之,景不贪财的口碑在西安叫得很响。景出生的安邑景家是大家。后来,景的孙子景克宁在运城也很有影响的。

 

消失的盐站,走向盐池的新生活

运城解放以后,形势变了,主要是运销社原来去各地路上的盐站均没有了,因而,运销社自动解散,原来的人员,有一位叫杨李亭,他在东街杜家有靠街的两间门面房,在那里开了两间盐店,搞些批发和零售,维持生计。其中还有一位夏县的张有才,在他们的介绍下,孙义平去了盐池工作。

盐池较大的一处名叫留敬诚,孙义平去担任采买。

1948年11月1日,孙义平正式上班,主要负责为场里买些锨、井绳之类的,以便于盐工们恢复过去手工操作时需要的建筑。

那个时代,盐池下还有个较大的盐场名为卞和兴。国家扶持在池神庙东盖了卞和兴的盐场。

 那时候,到处都贴着标语: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离。

 1955年,留敬成、卞和兴都参加了公私合营,老一茬的如裴壮图等均退了。年轻的孙义平在合营后管理事务,1958年,他进入盐化局,在劳资部门工作。

 1981年,孙义平退休。退休后他在东街居委会搞了一段民调,颇有成效,得了不少奖,还连任了两届运城人大代表。与邱德福等一起活动过多次。

传说中的盐工生活

在盐池下边流传着不少口歌,反映了当年盐工的生活状况。

“吃的是糖谷米,住的是大土炕”。住在宿舍就像坐牢房。为了防止盐工逃走,管理人员们每晚清点好人数后就将大门反锁,大通铺房内放上一只大尿桶,天亮后再把门打开。

“下了中条山,两眼泪不干,有心回家去,腰里没盘缠,咬牙下了池,最怕疙瘩鞭。”盐工早上鸡叫时要起,晚上星星出来后才能回去。

因为常吃小米捞饭,吃不上白面。盐工中流传着一首口歌:人吃麸子,狗吃面。表达自己心中对老板剥削的不满。

那时候,盐池产盐多,产硝少。有时候风雨和顺,可是发了不少盐老板。有一年,雨水好,九铺的刘村和六铺的关起国便发了一笔盐财。

那个年代的工资

当年,孙义平在留敬成任保管股的股长。新中国成立后,他一个月的工资是一石六小麦,外加七斗五的生活费。

盐场经理的工资是每月两石四的小麦,副经理是两石二小麦,身怀绝技(晒盐绝技)的老盐工工资与经理一样,也是每月两石四小麦,外加七斗五的生活费。

一般工人的收入是每月一石五小麦。

 和湖鼎、刘村、关起国、张亭、范西奎一起称为五新盐场。后来五新盐场又更名为鸿裕盐场。

关于盐站

 那时候,盐业运销社在各地有不少盐站,和现在盐化运销部在各地的办事处有些相似。过去运城的盐站多设在陕西、陕州、洛阳、驻马店等地,本省的老蒲州、洪洞、赵城、陕西潼关也有盐站。盐站的主要职责是为客户办理各种手续,客户选择买谁家的盐,收了钱,缴了税款,其他事情就不用客户操心了,静等盐到便可。

 那时候的运输主要靠马车,不好的路段也用驮骡。

 那时候的盐业分两大部分,一为生产,一为运销。生产盐的部门联合在一起成立了运城盐池坐商工会。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