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那年曾在楼前看烟花  

2013-12-04 21:30: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没有什么比沧海桑田——原来是楼房现在为花园,原来是花园现在是楼房更让人感慨的了。有些地方,真的是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一不小心,有些图景就成了定格的影像,有些人做了古,有些地方走进了历史,有些故事随风而去。一不小心才知道,微信、微博中疯狂转发的“一转身,一辈子”并不是矫情,而是实话,大实话。
老广播局的楼,我曾在一层办过近三年公。那年,市里头正月十五放火,文雅点说是放烟花。当时老广播局对面的大楼刚刚建成,楼顶就比较高,且又与河东广场毗邻,那时候还没有南风广场,因而那幢楼和那个广场便是中心,便是地标性建筑,市里选了在新高楼的楼顶放烟花,我心里别提有多骄傲了。因为就在我当时的办公室对面。我可以在办公室的窗户上就可看见美丽的烟花。因为有这一有利因素。我把妈妈叫到了运城,那时候她还在老家永济,如今她已经住在了运城。
我把老妈叫到了运城看火,也就是烟花。那烟花真的太美了。加上有时候震耳欲聋,有时候沙沙似雨声的响声,要多激烈有多激烈,让观众格外兴奋。
已经忘了烟花的造型了,什么菊花、牡丹、瀑布、云彩,总之是灿烂至极的。在窗户上看着不过瘾,我和妹妹还有我的孩子,当时她才四五岁,正是淘气可爱的时候。我们一起站在楼前的空地上,兴奋地用目光在天空捕捉、寻找。任籁籁的烟灰落在头发上、鼻梁上。我的鼻梁较高,便沾了不少烟灰,却依然乐此不疲的。
那晚我们兴尽而归。那幢楼,那墙,那一块楼前的空地一起,成了最绚烂的夜晚的背景,镂刻在记忆深处。常常从楼前经过时,虽然物是人非,毕竟楼还是那幢楼,还让人有些怀旧的情绪,有些被勾起的记忆。如今,楼已化为平地,高高的广告牌遮挡着工地,牌子后边正酝酿着一出沧海桑田的大戏。
如果说那幢曾与我一起看烟花的楼,如今像烟花一样消失让我感慨的话,曾在北郊的我的家便让人感慨不已了。家原来在北郊十里长街上。那是我与丈夫婚后的第一座房子。是一幢崭新的单元楼,也是一层。当年装修时,连天花板都是木质的,用料之优,做工之精,在我们区内都是数着的。我至今记得,客厅里那个大大的花灯,可以与豪华会议室毗美的大吊灯,让老公花了不少钱。
我还记得,卧室里装在墙上的衣柜,是孩子爹当年从兰州运回来的好松林板子。浓浓的松香弥漫了好些日子,连放在其中的衣服都有一股淡淡的松香。
我更记得,那深绿色的地板砖,夏天的时候,我们就睡在客厅的地板上,梦中犹如在绿色的草地上一样甜美、辽阔。
因为工作调动,我们在单位附近新买了房子,匆匆卖掉花了我们不少心血的北郊的楼房。
柜子、灯、木吊顶全部留给了新主人。然后匆匆搬到了新家里。
刚搬家那阵儿,孩子还在梦中喊邻居顽伴小鸽的名字,说起自己家还常常是北郊一楼,我偶尔还念叨老邻居凤霞,丁稳。念叨在丁稳家看电视,点着蜡烛打牌,丁稳嫂子蒸的包子真好吃。
搬家时匆匆忙忙,因为低调也没有请任何人吃饭。说是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把老邻居们叫到一起吃顿饭的。
2002年搬了家,2006年还见了凤霞和小鸽一面,小鸽已经长成漂亮的小姑娘了,坐着妈妈的车子吃着肯德基。惊喜地打了招呼,心想要聚聚的。
然而,等我想聚的时候,得知,我们所在的小区全部拆迁了,如今成华源街边上的街心花园,好在多亏还只是花园。我的心还不至于太受伤。
再没有见过凤霞,再没有见过翠兰嫂子,再没有见过金娥还有她家臭女,再没有见过建军,还有她家妞妞。
一转身,匆匆搬走,已是11年。
一不小心,从二十多到奔四了,一不小心说话声音低下来了,一不小心再不会一惊一乍了,一不小心孩子的个头已经超过了我。
一不小心,看烟花的热情没有了。
一不小心,便走进了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海里。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