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侄女尧尧  

2013-05-24 18:34:29|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哥的女儿尧尧最近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为她高兴的同时,立刻想到了许多有关她的往事。

尧尧生在永济。

当年她妈妈怀孕待产时,从北京回到永济。

那年她妈妈在中国文联工作,她们家还住在团结湖附近。我曾经去过。

嫂子与小尧娃在永济家中住到什么时候,我记不清楚了,因为尧娃出生那年,我也才十几岁。

记得清楚的是尧娃在会走路的时候又被妈妈送回老家,由我妈照顾。

我回家时常看到尧娃。

有时候妈妈忙,让我带着尧娃出去玩。

我拉着尧娃的手去外边玩。在麦场里不少小鸡。有一只大鸡,头上还高高的。

尧娃问我:姑姑,哪是什么?

我说,帽帽鸡。

尧娃很新鲜地重复几句:帽帽鸡。然后笑笑,感觉很有意思。

还有一次,去大姐家。奶奶从楼梯上下来,刚三四岁的尧娃细声细气地说:老奶奶慢一点!

引得我的外甥女小睿,比尧娃小一岁也细生细气地说:老奶奶,慢一点!

我们便都笑。

有一年,妈在北京照顾尧娃。尧娃养了只小鸡。

那小鸡最后长成了大公鸡。

成了大公鸡可就有问题了,它每天早上五六点就很敬业地打鸣。

结果邻居们不乐意了,纷纷提意见说,你们家这只大公鸡太闹了,大家都休息不好。

没有办法,嫂子杀了公鸡,炖了鸡汤。

尧娃放学回来,大哭大闹,不停地埋怨妈妈太残忍,那鸡汤她一口没喝,陪了许多的眼泪。

有一年冬天,我带着尧娃去她的钢琴老师家上课。

从水碓子旁边那条街过去,天很黑,尧娃坐在自行车后边,紧紧地搂着我的腰,感觉那时候她好小好小。

如今,尧娃已经在美国度过了17年的时间。南加州大学毕业后,读了商业硕士,如今又读了博士。真的让人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三年前她回来时,我去机场接她,路上她与我探讨了中西文化的对接与融合,探讨了东西方文明的差异。

让我记忆颇深的是,吃了多年未吃的中国馒头后,尧娃说,嗯,还是很香。

尧娃把那半个馒头吃得干干净净。

和我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