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童年纪事  

2013-05-30 21:37:11|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一年级时,堂弟(其实长大后才知道,堂弟虽然比我小一岁,其实不是我的堂弟,是我的堂叔)新红和别人打架,打输了,那时他上幼儿园,和我在一个学校。

他哭了后,邻居小孩来找我,孩子是谁,我都忘了,不过他肯定知道,我和新红是自家,有些关系。他急急地来送信,说是新红被打了。

我一听立刻就像主持公道的法官一样,站起来,阴沉着脸便向幼儿园走去。

到了幼儿园教室门口,我高喊一声,谁打我新红哩!立时,半教室的孩子便噤了声。

当然,我喊了几嗓子后也没怎么着,拍拍手走了。

当然新红受了鼓舞,也就停止了哭泣。

我之所以那样好主持公道,原因是我在家里是大姐,在班上是班长,在一个村庄,感觉这两个要件便很有分量了,毕竟没有见过大世面么。十四岁才到县城,你想想该多村气,多土气和傻气呵。

童年的糗事还有一件,就是那年的压岁钱。

压岁钱也不多,就几毛钱吧。我只有五六岁,刚刚记事的样子。不知道谁给我买了红色的钱包,我在春节当天兴冲冲地启用。去西堡子找了伙伴玩,回到家门口时,才发现口袋里的钱包不翼而飞。我一下子大哭起来。好在是过了中午十二点了,要不然,大过年的哭着多不吉利呀!

最近看一篇文章,说是用红色的钱包准破财。我滴神呀!原来有这么个理,这么说,我那宝贵的压岁钱丢得可真是有道理。不丢都对不起这神秘的预言。

现在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中间都有很深的道理,旁观者甚至亲历者也是难以明白的。傻傻的哭,傻傻的笑。

童年还有一件事情是逞能显摆性质的。

怎么个情形呢?

和一群小伙伴学习自行车。

也是七八岁的时候,个子很矮,坐不到座子上,只能跨着骑,不从大杆上过,从自行车的那个三角架下边掏着骑。

那天,我们七八个孩子各骑一辆家里的大车子,浩浩荡荡从青台村向青台庄骑去又骑回。

半道上有块黄土岭,我们那里叫疙瘩上。全是厚厚的黄土,平常总有人在那里拉土,一般是要拉回家垫牲口圈什么的。那天我们骑车子从旁经过

时,恰好有好几个人在拉土,有几个还是我们的邻居。

我一看来了精神,本来两腿酸痛,这下子也不痛了。骑得飞快地从大人们旁边而过。臆想着大人们惊叹的眼神——这小孩子真厉害!乐得真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如今想来,大人们忙得要命,谁管你们这些猴羔羔子怎么疯呢?

但童年是不懂的,其实在现在有时候还是迷糊的。常常臆想着别人或者各种评判的目光,纠结、胶着,自我折磨。

其实,都是在舞台上,都有理由,都演着自己的戏,有什么可琢磨的呢?

那天在微信上看到一句话说是,任何人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受人关注,真一些,轻松一些,自在一些,才是正道。

回望童年,好像傻傻的时候远去了。

但是,傻傻的时候好像又没有远去。

就像为小堂叔仗义一样。如今,远在西安的他又记得我是谁呢?

因而所谓仗义,其实是虚无与自不量力。

自童年起的一种习气,直到如今,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