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梦一样的乌镇西栅  

2013-06-02 20:0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乌镇西栅回来有一个多月了,一直未敢提笔写她。总觉得手里的这杆笔太轻,难以表达那里梦一样的氛围,梦一样的美。

不敢提笔的原因还有,怕写出徕的乌镇西栅与心中的乌镇西栅不一样了。

古人云,道可道,非常道。去过乌镇西栅后,便觉得美可道,非常美。乌镇西栅的美在一定程度上是眼前有景道不得的,何况,因为那份难以言传的意境,乌镇西栅的美实在让人不知从何处着墨。

似乎,无论从何处着墨都难以将这幅画描摹得准确,描摹得真切,描摹得让你觉得还行,乌镇西栅大约就是这样的风姿绰约,有些模糊,有些如梦如幻。

旅行社为乌镇西栅一个景点安排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不对,准确地说,整整一早上都在路上走,导游说,先吃完饭,早上人太多,咱们要避开客流高峰。便在12点以前开始吃午饭。匆匆吃完午饭,很快便到了景区。

到得景区,古色古香的牌坊,水池、水台,可以留影。乌镇西栅被围在景区的大门里边,是那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感觉。不像有些地方,矗立在大门前的美一下子便让你把美景看透看穿。所以你得感叹南方的慧心。低调、温柔、细腻、含情脉脉……景也像极了南方的女子,是那种让人猜度、向往的、深沉的美。

进得景区,有一辆游车接送游客,是那种敞篷的电瓶车,北方的景区也多是这样的设备,倒也没有什么新奇。只是那天的天气奇冷,人间四月天,却是冷风飕飕,于是对这现代的电瓶车多了几分僵硬的印象,想着若是有个绣花的绸缎门帘,应该是更有意味的。

没有想到乌镇西栅的美,也用上了低调的奢华。当然不是说乌镇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更不是说乌镇匆匆行走的镇民,拎着一篮子刚刚出油锅的油条,去给客栈里的游客送。藏在乌镇深处的枕水大酒店,是诠释低调奢华的角色。房价之高且不提,只是房内带床帏的木床,双开扇的木质衣橱,木质漆花首饰盒,鼓凳,让人恍然进入了新嫁娘的喜房,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与紧张。似乎自己就是那刚刚揭开盖头的新娘,欣喜地打量着新房精致的一切。

打开窗子,没有想到还有惊喜藏在后边。窗外是一池碧水,绿色的荷叶铺在水上,隐隐有淡淡的花香游来,让你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抚平砰砰跳着的小心儿,款款地坐在木床上,想着寒门的女子怎地忽然在乌镇嫁入了豪门。

正是午休的时刻,旅伴提醒,千里迢迢到乌镇是游转的,可不是睡觉的。

收起飘飞的思绪,出了枕水的豪门。眼前铺展的自是另一份美。

照相,照相,再照相。

高高低低的石板路,林林总总的店铺,木质的门窗,让人想起,“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的诗句。那些门旧旧的,瘦瘦的,淡淡的,是了,这便是那种应是不惑之年甚至是知命之年的人生况味了。其实,据说乌镇已从宋代至今,有千年的历史了呢!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惑之年的我当然只能体会不惑之年的意味,上千年的沧桑谁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幸许,孩子们来乌镇感受到的还是青涩与童真呢!也未可知。

很惭愧,林林总总的客栈、铺子、人家,我只记住了民国年间的邮局,说不清年代的酱园,还有那座年轻的白莲塔,告诉我们,西栅是有信仰的,是淡定的,有定力与方向的。

还有看演出的石阶,竟然长满了青草,不知是人少,还是季节太好,一点儿也耐不得寂寞的花花草草,你两天不去,它便探头探脑,向新的路人招摇。

那个摇爆米花机的老人也让我难忘,我想总不是北方的老乡到乌镇来谋生来了吧!倘若真是北方老乡,真高兴他的生意格外之好。十元三包,买的人多极了。

更让我惊奇的是在放电影的那个院子里看到了泡桐树。当然与北方的泡桐树比,她是清秀了些,花儿淡雅了些。但是尽管她的身材清减了,面色淡白了,但绝对是家乡的树——泡桐树。我想是浙商当年去山西时把泡桐树带去了呢?还是晋商到浙江来把泡桐树移来了呢?不得而知。总之,北方花开时云蒸霞蔚,紫气缭绕的泡桐树,如今一袭清雅的素妆就站在水乡乌镇中央,让人惊喜,让人亲切。

更让我骄傲的是,第二天清晨我去再看老友泡桐的时候,有一个背着照相机的姑娘蹲在地上着迷地给雨后落在地上的泡桐花拍特写。我自信地问她;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儿吗?她笑笑说,槐花?我说,不是,是泡桐花,北方很多的呵!她扬着眉毛说,是吗!呵!

因着泡桐的话题,乌镇西栅枕水酒店的那一夜几乎被省略了。其实没有省略,那一夜,睡得特别安详,沉稳。梦中不知是哪朝哪代,我就是乌镇上劳作的镇民。

夜深时下了场猛雨,似乎龙王爷也惦记西栅的美,深夜悄悄巡视了一番。

清晨六点,旅伴还在睡梦中,我悄悄起来,撑一把伞,走进了雨中。

在西栅,我那桃红的彩伞格外惹眼,在粉墙黛瓦的古道缝隙间,它实在有些轻薄有些张扬得不合时宜,然而,我发现,竟然有几位与我一样早起的影人——摄影爱好者悄悄把我的伞和我一起定格在了清晨的乌镇中。

心儿又跳了起来。乌镇西栅,难道缘分还不止于此么?还有故事么?

果然是有故事的。看看手中的手机,时间已在我雨中的徜徉中逼近七点,那是我们集合的时间。我回头看,离开酒店真的有些远了。但知道,出得酒店时,我是过了一座桥的,如今非得从桥上过去,再往回走。

顾不上回味摸到乌镇西栅的另一面的幽静了,深深的树林让我竟然有些胆怯,好在有一对年轻人轻松地走进绿色深处,让我也得以轻松地撤退,顺便还看了一眼远处的田野,隔着水那样辽远,那样静谧,老天,曾经有多少人耕种过呀!几辈子的土地,几辈子的吃食。

顾不上回味那陶坊的古老,小小的,静静的,让你觉得不小心,小屋里就会走出位白胡子老头,询问你,要不要些陶器。

顾不上回味那清晨的白莲塔,风铃儿叮叮当当地响,告诉你,乌镇西栅是清新的、欢快的、禅意的。

顾不上回味那匆匆行走送油条的镇民,他们的房子不叫民宅也不叫民居而叫民宿,因为房子不是自己住的,是让客人住的,所以只能叫民宿,意为由民房改建的旅行宿舍。便有无数不知名的旅客,暂时将自己生命中的一天交于这一间间民宿了。

我急着要回酒店。

我是那种守时听命的好人。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影响了团队的行走节奏。

真的是。我在水迹斑斑的石路上跑湿了布鞋。雨丝飘进伞下捋湿了我的发丝,还有脸庞。我跑得气喘吁吁。我知道,尽管乌镇很美,很好,但这里不是我的家。而且我想着要将她作为我的家,我梦中的家,于是,便有些惶恐了。乌镇之美,尤如丈夫,尤如孩子,尤如父母,尤如心灵的栖息地,尤如……

我知道我在乌镇西栅不会迷路,这里就是一条河,两边围绕着些民宿店铺,你就是想跑丢想迷路,景区也是封闭的,不容出走的。但是我还是有迷路的恐慌。在太美的事物、地方、人面前,任何人都可能迷失。我在乌镇西栅便是如此。

我跌跌撞撞跑进一家民宿,那家女人正在慵懒地看雨,我很冒失地进去问她:请问,枕水大酒店怎么走?

她看看我,果断地说,这里出去,沿着水往前,不要拐弯。

我便又跌跌撞撞地拐出去,布鞋已湿透。但心里有些小欣喜,这毕竟是乌镇的雨么,乌镇的水湿了鞋,也是有风情的。

自恋着,往前走。水上靠岸的木板,湿了水便有些滑,我走呀走,觉得这路我昨天绝对没有走过。

忽然,枕水大酒店,五个字,一点儿也不醒目,但就是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老天,我竟然从另一边回到了酒店。

又跟上了队伍,有一辆车将我们按照既定路线送去新的景点,送回家。

我轻松地告别乌镇西栅了,带着她的雨,带着她的湿,带着她的让人迷恋的味道。

挥挥手,没有带走一片树叶。

乌镇远去了。

但我知道,此后的常常,睁开眼睛我在家乡,闭上眼睛,我还会在乌镇。

乌镇是我的一个梦。浅浅的,又深深的。短短的,又长长的。

我知道,累了的时候,我还会在梦里枕水而眠,梦里有乌镇西栅的石板路、风铃声、小桥、流水、乌篷船……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