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祖母的葬礼  

2013-08-26 13:17:37|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母的葬礼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祖母去世我会是这样一种心情。像忏悔,又像用泪水淘洗我的情感,我的心。从心底里说,我对于祖母在姐妹中肯定不是最亲的。不可能是最亲的,也无法是最亲的。纷繁的世事让我对祖母总有一种若即若离,让祖母对我有一种本能的客气。
年已不惑,终于知道什么是身外的了,什么是让人身不由己的世事了。比如,我在一岁零两个月时就因为外婆家缺孩子,抱养至外婆家。改了姓,改了名。从此姓张了。比如:我从小和外婆很亲,像她养大的一只小宠物一样,叫猫儿叫狗儿都可以,总之是无法无天的。外婆在家做饭,她喂的鸡啄了我的花儿,我可以扯着嗓子号哭一两个小时,外婆心疼不让我哭,我越发哭得厉害,像示威,像发泄,总之是蛮不讲理,天不怕地不怕。比如;我总觉得姐姐和哥哥在祖母跟前长大,他们是有理气长,比我在祖母跟前真切自然率性而为得多,他们敢向祖母发脾气,敢向祖母提意见,而我就不敢。没有对与错,世事造就了这样的结果。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少,彼此生命中重合的部分少,因而便有距离便有隔阂。
只有在我成年之后,在我的外公外婆去世后,祖母成了我在世的唯一的隔辈亲人。每月儿四十回家一趟,看望她,听她念叨,收受她像潮水般的爱,比如她用很长时间剪出来的窗花,比如她同样用很长时间用彩线纺出来的小扫帚,用红绸缎抽成的香包,用凤仙草捣制的染指甲料,甚至于还有她亲手包的饺子、包子。当然她九十岁以后,厨房是轻易不去了,但她绝对是用自己晚年的生命能量,滋养、爱着我们,她的孙辈和重孙辈。
但因为有几个在祖母膝下长大的姐姐在,我便躲在了外边。我脸上挂着一个孙女应该有的笑,却只专心听母亲讲过去的故事,对于祖母敷衍与客气多过了亲情。甚至于看到祖母穿着表姐、她的外孙女们买的衣物时,心里还有点淡淡的醋意与不平。应该的,哼,祖母过去对她们可是比对我亲多了。
然而不能平的,当大屏幕上放出祖母与儿孙们在各个时期的合影时,我发现,祖母与每一个孩子在一起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慈爱与亲切。尤其是在弥留之际时,与我头挨着头在一起的合影,祖母脸上挂着难得的微笑。那是她去世十天前,祖母已经极度虚弱。当姑姑说我的名字时,祖母费力睁开眼睛看了看我说,我伢好!然后露出了微笑。
在我懂得放慢脚步,在我知道由向外求转而向内求,也就是五六年的工夫,就是这五六年中,我与祖母积攒下了沉甸甸的感情。她那一如既往的问候:下次你什么时候来?这次走得时间可有一成子了。伢儿好吗?我匆匆给她剪了指甲,匆匆留些零花钱,然后匆匆地走。有时候,祖母问候我的婆婆,问候我的大姐,我还颇有些不耐烦,心说,你九十多的人了,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我不知道,人在九十多岁以后,就是为牵挂为爱而活着的。
我淘洗着对于祖母的那含着沙尘的爱,我淘洗着我那颗世故而敏感的心。我忏悔祖母费尽心血剪的窗花,因为怕玻璃擦洗不方便,大多被我束之高阁,现在已经找不到踪影。而每次祖母问我:窗花贴上了吗?我还要兴高采烈地告诉她,贴了!美其名曰是美丽的谎言。
我要忏悔,祖母每次用手绢或者小塑料袋包好的瓜子花生锅巴山楂片,我回到家顺手就扔进了放杂物的纸箱子,在不长的时间后又把它们扔进了垃圾箱。我怎么这样不惜福,怎么这样草率。我常想,那些已经不太干燥的瓜子和锅巴口感实在不好了,但我不知道,祖母在她的百宝箱里已经攒了好长时间,至少攒了月儿四十,总是我见到她的第一次与第二次之间间隔的时间。
我要忏悔,常常我还对二姐说,咱奶和你亲,你是在咱奶跟前长大的,你现在出力孝敬咱奶是应该的。
是的,因为有着这些堂而皇之的理由,我从没有用轮椅推过奶奶一次,有一次为她洗了一次脚,还是父亲买下了洗脚盆,我怕父亲累,为奶奶洗了次脚。
我忘了,当年我在北京学习时,祖母在大哥家帮着照看我的侄女,她的曾孙女。每个休息日就是我的节日,我兴冲冲地去哥哥家,奶奶会准时为我做好香甜的家乡饭菜,让我吃得满头大汗,手捧着肚子,打着满足的饱嗝。那时候她是我的希望我的幸福我的渴望我的温暖的家。
祖母剪好窗花,用我们装贺年片的包装纸包好,让我和五姐去人民日报附近的红庙市场去卖窗花。卖得的钱,奶奶全买了好吃的,让我们一起吃。
我看了哥哥为祖母写的祭文,是波澜壮阔又细腻深情的那一种。我从中只知道,我家成分不好,爷爷又被打为黑帮,祖母跟着受了许多风浪与坎坷。但是祖母是乐观开朗的,天大的事压不住她,她照样笑容满面地与邻居们打招呼,笑容满面地疼爱她的儿孙。
我只知道我妈说过的,你奶没心事,从来不攒陈粮,这顿吃了,下顿光了,她也从来不会紧张。她一生从容自信,没有能压倒她的事情。
祖母最大的美德是对于老人的孝敬。她刚过门十天,我的曾祖母就因为急病去世,祖母照顾我的曾祖父与未成年的小叔子吃喝穿戴。那时候冬天天冷。农村是土炕。老爷爷住的是实心炕不能烧。祖母便把老爷爷、她的公爹的被子在炉子上烤热后再拿去给老人盖。
祖父老年因中风偏瘫,祖母一天三顿招呼。我印象中,她总是在黎明和傍晚手捧夜壶一个人踮着小脚去后头倒。祖父中风后左腿不能动,祖母为祖父脚上绑个绳,祖父挪一步,她提一下绳子,就这样充当祖父的拐杖,有五年之久。
祖母心胸宽阔,再大的事情也压不倒她。祖父于1986年去世时,晚上接灵,祖母还去巷子口看了孝子们的排场。她的心里是安详平和的,她的付出是踏实无求的。
母亲说,你奶对你爷的感情也是世上少有的,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祖母个子较低,而祖父一表人材,祖母一生中对祖父一直恭而敬之,从没有发过脾气,红过脸。她拥有美好的爱情,是幸福的、是清醒的,也是理性的。
祖母活到97岁高龄,在96年中都从未说过死这样的字眼,她乐观豁达,快乐让她走得很稳健。祖母对于自己的离去,是有规划与安排的。
2013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祖母早上醒来忽然发现半边身子使不上劲儿。医生来看过之后说,轻度中风,年纪太大,不敢输液,还是静养好。
那天,大哥从北京赶回来。后来侄子,祖母唯一的内曾孙也从美国回来看望了祖母。后来祖母得知她唯一的内曾孙女尧娃将在8月17日回国。尧娃是祖母带大的,或者至少她曾经与尧娃度过了许多共同的日子,她在北京的几年中为尧娃养了只大公鸡,养了小鸟,养了花草,她在病后可能就想好了,要等到尧娃回来的一天。
7月的运城,天热极了,祖母从中旬起开始了等待。她积极地一日三餐或者蛋糕或者奶或者馒头,吃得很少却一直在坚持,直到8月17日,得知尧娃已经回国,祖母再不吃饭。8月18日,尧娃赶到祖母床前,在认出孩子后,祖母轻轻叫了一声尧娃,并努力地笑了笑,合上了双眼,几个小时后,她安详地离去。时间是2013年8月18日,下午七时零五分。农历七月十二,再过三天,农村种的棉花就可以拾决花了。
那是收获的秋天,但是树上有叶子落下。
祖母就是那片美丽轻盈慈祥的叶子,最终归于故乡的泥土,滋养更多的新芽。
祖母的葬礼备及哀荣,虽然因为父母都是年过古稀之人,但是从北京赶回的大哥,事无巨细用尽了心力。
他的同学朋友来了很多。让人感动的是高照亮大哥从武汉赶过来为祖母送行,只为感念当年当知青修水利在我家住时,每晚都能吃到祖母烤的热红薯,酸香可口的黄菜。警官学院院长曹三明先生特意委派侄儿带了乐队,带了许多年轻人来帮忙,只为当年祖母在京时,曾经给他留下过许多美好而温暖的回忆。
祖母是我们的祖母,也是哥哥的朋友、同学的祖母。姚增科、雷鸣、王力,这些当年在京时都吃过祖母做的饭的哥哥的朋友发来了唁电哀悼。中国传媒大学、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哥哥早前的同事和朋友发来了不少唁电。我想祖母天堂有知,一定也会微笑了。
祖母的葬礼,我的一些得知消息的同事、朋友也赶来吊唁,于是祖母的走于我便有了另一重意义,她的离去让我感恩一次又一次,让我感动一次又一次,感怀一次又一次。我想此去的人生应该是温和的、柔软的,与人为善的,时时释放爱与善意的。
祖母的葬礼鲜花簇拥,我那细心的哥哥用鲜花将祖母的遗像与灵堂围得严严实实。祖母的葬礼热闹而和谐。哥哥用音响放起了祖母最爱听的蒲剧,很多人可以和祖母一起听。祖母的葬礼,母亲忙得头上磕了个包,她说是祖母在给她留念想。祖母的葬礼,父亲没有通知一个同学同事,闻讯来的他的邻居虽然年纪都不小了,帮忙却都十分卖力。
祖母的葬礼,没有下一滴雨,天气温和而晴朗,像祖母的脾气和性格。来送葬的人都说,老奶奶有德,该这样顺利的。
祖母一辈子不会记仇,她对每一个来家里的人亲,对每一个身边的人亲,她心灵手巧,在绘画上颇有天赋。她做得一手好饭菜,做饭菜从来不用尝,味道却咸淡适中,香甜可口。
祖母善良亲和,她从来只说让人喜悦的话,从来不会说谁不好。
祖母走了,人此我结束了骄傲的年代。我其实藏着私心,我希望奶奶活过一百岁,成为我们敬仰的寿星。
祖母走了,从此,古稀之年的父母不用再为她的饮食起居劳心了,然而,我知道,我、我的哥哥、姐姐、老父老母,心里空得厉害,那是安放最纯正,最深沉的爱的地方。如今,空出了巨大的地方,等着我们去播种善良与爱,播种宽容与温暖。
在这个尘世上,人与人相处的日子真的弥足珍贵,像祖母活到97岁高龄,于我还恍然一瞬间。祖母的葬礼让我明白,在这个时空,没有人会永远存在。存在的时候便要心怀敬畏与感恩,让呼吸平和而顺畅,享受鲜花的芬芳,和生命宝贵的绽放。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