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常乐行  

2014-12-15 11:22:2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乐是平陆一个大镇,也是一个古镇。在运城与朋友聊天间,不经意间就会发现朋友是常乐人。虽然常听这个地名,但因为知道此地离运城挺远,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前往。

12月14日,难得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因为要去采访常乐镇的关帝行祠,与报社前辈裴川石老师,他是常乐人,一起前往常乐镇。

从运城到平陆一段的路程自然平常,因为常走。到了三湾路口,上了盘南路,也叫沿河路,因为有着裴老师这位老平陆的介绍,便觉风光与平时自有了许多不同。

路旁的山本不能叫山,但看上去像土山,其实就是平陆的沟坎土梁。黄黄的,光光的,不多的树木在冬季越发显得近乎于无。就是这样的沟坡也存在了不计其数年了。所以你看平陆人脸上总有一种慈祥与坚忍的表情,便理解了他们的淡定与善良了。常年在厚厚的黄土地上生存,变化不是很大,自然生就一副近于大山的形象与表情。

过了太阳渡、金鸡堡,沙口村,再过了几个记不起名字的桥,还有张峪村,还有留史村,还有中张村,主要说的是中张村之后,常乐便在望了。

你别说,这一段路真的还不短,尤其是对于第一次走的人,觉得这平陆真的挺大的,山道弯弯,沟沟坎坎,再听着裴老师讲的一架沟五里路,四架沟就是二十里。再讲讲,如今有个老城乡,就是平陆县城原来所在的地方。原来很大的县城,如今只留下了一段土城墙。斑驳陆离,沧桑遍布。

六十年代修水库,县城搬到了现址。原本是要搬到常乐去的,只是常乐离芮城太近了,不是平陆的中心,因而没有搬到常乐。

需要提到的是沙口村,这是一个悲壮的名字。上世纪1943年6月6日,就是那个著名的中条战役,在芮城与平陆间的黄河岸畔,一千余名国民党部队官兵被日军包围,官兵们跳入滚滚黄河中,以身殉国。小小的沙口村见证了这悲惨的一幕。因为从芮城马头崖冲下来的勇士遗体,在沙口村黄河平缓开阔地带,平铺了一大片。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河滩上的人都摞满了。

老乡们见状太凄惨,将战士们的遗体搬离河滩,集中于高崖下,排成一排,然后,将崖放倒,就那样埋葬了殉国者的遗体。

一直就流传有八百壮士跳黄河的故事,南方周末等媒体记者还来芮城采访过,但是因为部队番号,人数等等问题,一直未能还原跳河原景。但是从当地老百姓的叙述中可以得知,跳黄河的人远远不止八百,应该在一千多人。

12月15日一大早,恰好,芮城陌南的退体干部、文化学者李金铭老师来报社送稿件,说起那件国军战士跳黄河的往事,他说,村里健在的八十多近九十岁的人都知道,那时候,他们也就是七八岁,远远在河对岸看到了跳河的情形,一个接一个的兵跳进了河里,绝对不是传说。只是是八百还是一千,谁也无法统计,但是大家所传说的是,跳河的大部分是青年军学生兵,也就是十七八岁的青年。当年学生兵们热血沸腾地从学校上了战场,谁知道刚上战场就遭遇如此惨烈的战争。

据裴老师介绍,他小时侯听老人说,就在沙口村一带,壮士跳黄河后,村子里发生了不少灵异事件,比如,哪家老人或者体弱者,病后说胡话,说的全是陕西口音陕西话,有哭的,有喊的,有牵挂陕西家中老人孩子的,听来让人肝肠寸断。

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随着岁月的流失,渐渐少了淡了,但是毕竟是真实发生过的。

在常乐附近的中张村,我们一起前去看了该村的关帝庙。这个关帝庙据说由一名退休干部张富业同志重修。庙里有崇宁殿,有舞台,有卷棚。值得一写的是那个宏大的卷棚,全木结构,圆木柱子,雕龙绘凤,彩漆装饰,美不胜收。

一排好几个殿厅,据说,过去是学校,所以才保存了下来。

不巧,张富业不在,倒是拴在庙内的一条大狗很是凶猛,应该保护庙宇很得力的。

过了中张,常乐在望。

从街上过,好不热闹,车水马龙,寸步难行。路旁全是卖货的,因为逢集,人来人往,自是一番乡下集会的热闹景象。

油糕麻花和饼子,乡下的美味让一个常乐镇活色生香,全是烟火人间的热闹与欢乐。

当然,我们感受到的还是悠闲,难得的悠闲。两个人在街上相遇,旁若无人地开聊,谝个十分八分半个小时的不在话下。不是悠闲是什么?令人眼热。

穿过街道到了常乐后村,才是真正的古常乐镇。这里有我们要采访的关帝行祠。六七位八九十岁的老人坐在祠门外晒着暖暖的日头,安详而静默,又是令人羡慕的景象。

1994年新修的关帝行祠里边供奉有关帝的木坐像,可以行动的。

抗日战争期间,为了防止日本鬼子破坏,几个老汉连夜将像抬到了常平家庙,一直到现在。祖庙游台湾福建之圣像正是常乐的坐像,据传是明代的。

印象深的是,常乐的关帝庙被拆了后,老百姓在二十年前又自发盖了起来,有个舞台,盖了好几年,全是老百姓出人出力,连砖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据说,盖的过程中,没有钱了,停下来,有了钱再盖。看那舞台,虽然还未竣工,砖缝也很粗糙,但是不少剧团已经在其上演过戏了。只要心中有追求和念想,舞台之简陋并不妨碍戏之热闹上。百姓们身居深山,其志之坚,其信之诚令人感动。

没有想到,如此偏远的古镇对关帝信仰如此虔诚,穿越历史,直到今天。看来,人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直在成长,忽强忽弱,但是永在。这便是信仰便是大道。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