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童年的歌唱  

2014-03-30 19:56: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会不少戏和老歌,得感激我妈和我爸。他们都曾经在宣传队上待过,我妈唱《红灯记》,演的就是铁梅。
我妈会唱很多戏,小时候,下雨天,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屋子中,或是剥棉花,或是剥玉米,摘绿豆、腾芝麻、摘花生,农村那干不完的活儿,将我童年的雨天填得满满当当。好在有我喜欢文艺的妈和爸。大家低头忙着,我爸便轻轻哼起来。他最爱哼的是眉户电影《一颗红心》中许老三一段:更深夜半人声静,我思念病牛睡不宁。潘发家为人私心重,对牲口怎肯苦经营……顺序可能不太对,但是意思是这样的。
我爸一唱,我妈便忍不住了,她的开唱一般是从批评我爸开始的:你不要唱了,看你有前音没有后音的,难听死了。应该是这样,你听我的。
然后我妈便开唱,我妈天生嗓子亮,她给我爸示范之后便开始唱自己拿手的。她最拿手的是《一颗红心》中许老三妻的唱段:我老汉为病牛日夜忙,吃顿饭也不肯离马房。近来这几天,他饭量大增长,一顿就能喝一罐子汤。吃得多也不见他发胖,眼睛红,脸儿黄。叫我好奇怪,心里胡猜想,但心他受劳累把身体伤——拿米汤把牛灌,把粮食乱糟践……等等,我能记起一大段。
除了眉户还有京剧,李玉和的临行喝妈一碗酒,演身是胆雄纠纠。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云云。我爸还会唱蒲剧《空城记》,刘先帝当年把月盼,是什么意思,我至今也不明白,但是我爸是最爱唱这一段的。
我现在会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不是刘长瑜教的,倒是我妈教的,所以不是刘派的,而是我妈陈派的。我妈姓陈,我的许多唱段和她唱的毫无二致,全是童年的耳濡目染。
童年我喜欢唱的还有我妈教的《义中缘》:家贫穷,无彩线,难以描绣。砚为田,墨为粟,笔耕为口,借丹青,摹名笔,饥困消愁。这些词我是永远也忘不了的。不用老师逼,不用死记硬背就那么刻在脑海的深处,淡淡的,又十分的清晰。
童年唱了戏,还有电视剧里的歌,能听很长时间,便也能唱很长时间,唱过了童年,唱过了少年,唱到青年,直到中年。
如今唱歌很少了,想唱歌的心情也很少了。
挺怀念童年的歌唱,没有谱子没有词,我就那么跟着父母学,没有听众没有掌声,我就那么孜孜不倦地唱。不是为了别人,倒是为了自己唱的。
童年的歌唱,如今是再也没有了。没有了那种心情,那种宁静。
那天看妈去,从电脑上给她搜索出了《一颗红心》和《涧水东流》,她和我老爸听着,看着,眼里满是欣喜,还有,泪花……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