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云雾深深锁浢津  

2014-07-01 18:3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雾深深锁公式津
——走近河东盐运码头浢津渡
云雾深深锁浢津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云雾深深锁浢津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远眺浢津渡。记者 柳普敏 摄
云雾深深锁浢津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崖畔上留存的窑洞人家。记者 柳普敏 摄
 

□记者 张建群 柳普敏

河东运城这块土地,不论去探访什么样的古渡,都有可能遇到让你心醉的风景与故事。这是去往山南芮城采访后的最深感受。

其实浢津渡在此次盐文化系列探访中差点被忽略了。原因之一是浢津渡如今好像只活在小说家的作品里,在现实中已然漫漶。但是那天遇到芮城陌南籍的作家张雅茜老师后,她千叮咛万嘱咐地说浢津渡有多么伟大、多么好,如果考证古盐道古盐运渡口遗漏了浢津,那将是莫大的缺憾。她生活在陌南古镇,太了解人们心中的三十里浢津街了,当年因为盐运和其他货运,浢津渡曾经繁荣一时,比起茅津渡和太阳渡来毫不逊色。

于是,我们与市文物局的专家卫文革先生沟通后,又查阅了一些资料得知,潞盐南去,有三大渡口,除了大(太)阳渡、茅津渡,就是浢津渡了。2014年6月26日,我们一行六人前往浢津渡。

有关浢津渡的资料少之又少,好在前期已联系了陌南的文化人李金铭先生。他写过民国风云人物景耀月先生的传记,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有了他做向导,我们很快从陌南镇大十字街东去,直奔浢津渡。

云雾深处的古渡

“这里古时候是有檀木的。”卫文革说,“《诗经·魏风》中写到的伐檀一诗,就发生在这里。”

查阅资料,《诗经·魏风·伐檀》中写道: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此诗翻译过来为:叮叮当当砍檀树,把树堆在河岸上。河水清清起波纹。既不耕种不收割,为何取稻三百束?又不上山去打猎,却见庭中挂貉肉?那些贵族大老爷,从来不会白吃饭……

与檀道有关的是,芮城陌南东至今还有一座檀道庙,也叫后土祠,香火颇旺盛。

从网上搜索檀道庙,很了不得,不少芮城人写过,是游子心中活在诗经和现实中的家乡地标。

光绪版《永济县志》载:古魏城东北30公里中条山上有檀道岭,岭下有檀道村,此皆与《伐檀》一诗有关。至唐贞观初,朝廷仍以中条山檀木所做之弓为贡品。檀道庙是上古伐檀的必经之路,檀道庙由此而得名。庙殿原址上有一通石碑,上刻“虞芮二君让德记”。此地曾是我国商末周初闻名于天下的虞、芮二位贤君让畔的地方,史称“虞芮让田”。

“虞芮让田”是发生在商纣王时期的一个故事。当时虞国与芮国因为疆土的分界经常兵戎相见。为解决纷争,虞、芮二君想要同去找西伯姬昌评理。二人一踏入周国的境地后,周地民风淳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两人大为感动,惭愧不已。遂返回界畔,变争为让,让出一块田地,今称闲田。

在李金铭先生的带领下,我们到了马头崖村口。村口立有一块石碑,上书码头崖,渡口的意味便有了。

下得车去,往东,林地田园的南侧是土崖,据李先生介绍,山崖有200多米高。因为有雾,向南边望去,黄河水面目测并不清晰,不知道是浑浊还是清澈。

听李先生说,往东望去就是浢津渡。原来有船过去,对面就是灵宝的老县城,还有函谷关。光听这名字,你就可以想到,与山西芮城陌南一衣带水的河南灵宝、函谷关,那里发生过东方文明历史大事的地方。函谷关不就是老子写道德经之处吗?那里不是还发生过惨烈的崤函之战吗?

驴嘶马鸣战鼓声声战旗猎猎,一直传送了几千年,难怪至今望去,云雾还是那样浓厚,那样缥缈。历史太遥远太厚重太稠密了呀!

多少人多少事多少帝王将相神仙在那里走过,云雾是他们的呼吸,是他们的脉动。我们相信。

浢津渡现在仍有一只木船在黄河两岸摆渡,据了解,这里将修建一座大桥,连接芮城与灵宝,那时,木船也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据说,马头崖之所以叫马头崖,因为黄河水天长日久冲刷,将河岸的黄土冲成了马头的形状,有马头还有身子,从下边望上去活灵活现。我们顺着李先生的手望去,果然有些轮廓显现。

在河东大地曾发生过一件历史事件,抗日战争期间,我抗日部队在弹尽粮绝时,面对身后步步紧逼的日寇,毅然决然地跳进黄河。八百将士均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小伙子,大多为陕西关中人,后人将他们称为八百冷娃。

到了马头崖,向下望,有一通碑,是当代的。是为当年八百壮士跳黄河而立,抗日战争中集体投河的陕西八百冷娃,写下了抗战史上惨烈又壮丽的一笔。

于是,我们又明白了浢津渡的雾,原来也锁着历史的哀愁。

史料文献里的繁华

说历史如一首诗如一首歌,如泣如诉的抗战悲歌之后,很快便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壮丽。1959年,因为要修三门峡水库,浢津渡西边的曲里村村民集体搬迁,如今村庄已成了平静的水湾。

马头崖半崖上还有两孔古老的窑洞,好像还有些生机。问过之后,原来是放羊人和羊生活的好地方。满坡的草疯狂生长,羊儿们常常在草丛中撒欢儿。

听李金铭说,原来曲里村富裕得很呢!这里背靠崖,前靠渡,又商又渔,风水好,生活好。

可以想象当年的富庶。在芮城县人民政府的芮城古镇资料和《芮城县志》中,关于浢津渡有这样一段记载,我们可以从中一窥古渡的繁华——

陌南镇旧称三十里浢津街,清末始称陌南镇。相传为周历王时芮良夫故城遗址。镇中筑有城堡,设东西南北四门,街中建有独乐阳春台和申明亭,上有“汉唐古镇”石碑刻字。东西南北街头建有后土祠、观音堂、关帝庙、三圣母庙宇。

陌南镇地处芮城县城东古驿道十字路口,自战国魏惠王由安邑迁都大梁后,即为南北行驿孔道。

自宋、清以来,又为河东向河南三大官运盐路(蒲坂、浢津、大阳)之一。东连洪池通平陆县,西达县城,为魏、虞两古国以东大道。陌南镇因其位于纵横交错的古代交通要道上而得名。

浢津渡是历代驿道和盐运的必经要津。唐王朝于此设浢津关,《宋史·司马池传》载述:“蒲坂、浢津、大阳,官盐通道。”因地处水陆交通要道,陌南镇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其成为各朝代的商业重镇。

明末清初,盐运道已十分畅达,曾有芮城、解州、运城的驮运队北越中条山,南入伏牛山,直抵汉江和长江流域,民间贫苦百姓约有万余人常以扁担为工具,为商贩在此地转运货物,最多为粮、棉、食盐和日用百货。

清末年间,陌南镇街市店铺已有近百家,种类涉及饭馆、酒店、药铺、旅店、杂货店、京货铺、当铺、粮油行、花行、估衣行、肉铺、染坊等,其中较大的商号有三盛和、全兴泰、永兴福、裕庆隆、聚丰源、协盛和、信义公、天宝源杂货铺,仁和堂、新盛福、惠源堂等药铺,东茂春、春元等花行,景盛吉染坊,恭顺生肉架,忠永和当铺和景家钱庄等。

我们去的当天,看到街旁有打饼子的摊点,虽然看不见饼子的颜色与形状,但是从打饼子小伙那生动活泼的表情上,你可以想象饼子的美味与麦香。这也许是古镇的另一种风情。

其实陌南古镇如今还有一个新生的产业,那就是圣天湖的旅游产业,六七月中,荷花亭亭玉立,荷叶如盖,常引得游客流连忘返。冬天有白天鹅飞临,又是独特一景。

古渡口旁的往事

浢津渡又叫柳湾渡,位于县城东南25公里处,古称陌底渡,俗称沙窝渡或曲里渡,今两村皆迁去,故应称柳湾渡。

浢津渡的河床不稳,河道多变,渡口位置在柳湾至曲里间数次移位,此渡口是历代驿道和盐运的必经要津,民国版《芮城县志》、《职方典》、《一统志》皆称“在县治东南40里有堡有镇名浢津。”

《三国志·杜幾传》载:“卫固等使兵数千人绝陕津,幾道从浢津渡。”唐王朝于此设浢津关。

《宋史·司马池传》载:“蒲坂、窦津、大阳路,官盐通道。”光绪版《山西通志》载:“宋建都汴梁,中条山北职贡部使者,按行驿路由此,故令邵伯温筑待济亭于河干,从息宾旅。”

元至元十八年(1281年)平陆县在此设巡检司,明洪武九年(1376年)徙南7里又置批验所。明天启以后,福王封于河南府,食用运城池盐,每年用船20余艘连载。

清袭明制,在此设巡检一员,稽查盐运过河。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撤裁。咸、同年间湘军起,筹兵饷,在此渡口设厘金局征收往来货税。

民国初年仍添陆军防守,又派有稽查队搜查入境烟土,当时工役300余人,日停船30只以上,日吞吐货物在5000吨以上。渡口成为闻名的水陆码头,计有饭馆、酒店20多家,药店6家。百货、日杂店17家,旅店9家。

1949年此渡口有大小木船9只,可一次渡500余人、3000余吨货物。

1960年三门峡水库蓄水前,灵宝县城及陇海铁路南移,渡口逐渐冷落。

1963年购有117千瓦拖船1艘,一次可渡汽车5辆。

1985年轮渡停止,仅有1只木船摆渡。

浢津渡还叫窦津渡,与汉武帝有关。

说是汉武帝当年祭拜后土祠,来时走的浢津渡,因为是微服私访,同行者不慎损坏了渡旁的庄稼,被村民们围了起来,很长时间僵持不下,汉武帝已经被饿得两眼发花。

正在要紧三关时,一位窦姓的老婆婆出来说,大伙们看这位先生不像普通人,咱们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让他们走吧!不仅如此,窦老人还烧了米汤款待皇帝。皇帝回京后感念老太太的好,赐名渡口为窦津,以彰其善行。

这个故事且不论真假,反正当地有些传说。从中也可知渡口人之宅心仁厚吧!

从浢津渡口归来,还记起一名勤劳的农妇在崖头锄草,看到我们一行人过来,连喊小心庄稼苗。我们一看,巴掌大的崖畔地上种着绿色的禾苗。问过后得知是玉稻黍,还是那种不结棒子只长缨子做笤帚的品种。古渡人的勤劳小心从中也可见一斑。应该是可敬的品格。

寻访浢津渡不能不说一个人,民国教育次长景耀月先生。当年孙中山先生的总统就职演说稿就是他一挥而就的。可惜先生才华横溢,命运却与民国历史一样短暂坎坷。他当年在京城工作挣了些钱,捎回家中,用了12年时间建了景宅三进院,结果他一天都没有住过,在1944年时死于日寇的迫害。

如今芮城人还保留着老宅的原貌,三进院还基本完整。算是古镇陌南与古渡浢津的另一种文化遗存。

据说,景家先祖原在镇上经商。渡口与古镇养育了景耀月的才华人品,生长了这座有些沧桑的老宅。

老宅如今被陌南二中所围。校园中书声琅琅,阳光明媚,操场整洁辽阔,让人心旷神怡。

回程之路,顺利了许多。感谢陌南的好空气、好温度、好湿度。我们走的山路听说原来就是古盐道。不过这条古盐道与岁月一起前行,如今很是年轻通畅。它是从历史走来,依然青春焕发的幸运儿。

据报道,6月27日,运宝高速中条山隧道左洞贯通。运城到河南灵宝山河天堑有了通衢。云雾中的浢津渡将要走入历史更深处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