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与幸福有关  

2014-08-22 17:53: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幸福有关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与幸福有关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单位办公楼前的花开了。需要说明的是,办公楼是一座老旧的楼,比我们单位大部分人的年龄都要大。还需要说明的是,这花虽是街头常见的寻常花卉,但孤陋寡闻的我并不知道它的名字。是丁香吧?可是没有香味,我只能想到它是丁香,它若不是丁香,我便真的不认识它。但这一切无碍我对它的喜爱,无碍它带给我的深深的喜悦。因为我是看着它一点点从光秃秃到长叶,在干旱中挣扎了整整一两年,才有了今天的盛开。
常听人说,是看着某某长大的。问了一下这个人和某某的年纪,其实只差五六岁。说是矫情吧,夸张吧。可也不是。大个五六岁,十几岁的孩子看五六岁的孩子可不就是有看着他(她)长大的惊喜么。正是长的年纪么。就好像楼前这两株花儿,原本没有想着它们会开花的。在刚刚过去的那个蛇年,干旱少雨的春夏秋冬,它们常常是奄奄一息的。说奄奄一息一点儿也不过分,因为一共四株树,从西往东数第三株竟然干死了。别的树开花的时侯,它孤独地矗着一根光秃秃的树杆,越发衬托其他树开花的娇艳与生机。
树是2013年的蛇年栽的呢?还是2012年的龙年种的呢?记不清了。反正是市里的一个号召,说是要绿化城市,从我做起。因而各单位、各机关、各学校、各厂矿,全部搞绿化。我们单位虽然是宣传单位,主要负责号召别人的,可自己也没有落后。不大的院落有几棵正当盛年的泡桐树已遮天蔽日,绿化没有了空间。但是要表达跟风或者说是要表达响应的激情,怎么办,便在楼前已有的几棵大的女贞树旁又栽了几棵这不知名的花树。我当初看见它们委委屈屈跟风地站在高大的女贞树下时还在心里笑过,真是的,见缝播绿难道是这么个概念吗?立体化种植难道是这么个做派吗?是不是有点形式主义的味道呢?
然而……
正如河东有句老话说得好,有苗不愁长。这四棵花树栽下去后,悄悄地活了三棵。遇到龙年蛇年的大旱,它们生长得很艰难也很缓慢。印象深的是去年夏天,那树上不多的叶子几乎全打了卷,可怜巴巴的在风中哆嗦。我每次从树旁经过心里便常要生出些恻隐来。有时候去打水,便悄悄将盆里的水往花树的根部倒上一些。期望这不多的湿润能给它片刻的舒展。确切的,我只给了靠西侧的两棵花树几次不多的浇灌。仅此而已。其时,大部分时间,这两树叶子还是蔫巴的。
2012年和2013年,新栽的这两棵树便就那么蔫蔫地过了。直到好种田的马年。河东有谚云:羊马年,好种田。意思是逢上羊年马年时,雨水旺,田里的庄稼长得好,收成好。因而这两株已经苦长了两年的树忽然间在2014年的夏末开了花。
街上这种寻常的花多了去了,可是我怎么总觉得单位这两株花儿开得不一样,是那样水灵,是那样洁净,是那样安宁,又是那样腼腆。像极了花中文青,满腹锦绣的样子,还一点儿也不张扬。于粗心的我,下班时蓦地抬头,竟然看到了这两树鲜亮的花儿。一树粉红的,一树浅紫的,在我心中竟然赛似牡丹的姹紫嫣红了。
回想我的惊喜,是不是矫情呢?也不全是。夏秋之交,眼前多的是老绿的叶子,花儿们在春天已经使过了浑身的解数,绽放了无数的娇媚了。因而这开在初秋的花儿自然要给人以惊喜了。
除了这花开时节的珍贵,还有什么让我为这小小的、寻常的花开感到幸福和欣慰呢?难道是去年悄悄浇的那些水?难道是曾经在心头掠过的丝丝怜惜?难道是对它们最初出现时的不屑与讪笑?
都有些关联,但最重要的,应该是那一点点水了。因为有了那几次有意无意的浇灌,花开的喜悦与幸福与我有了关联。
世界上的幸福与美好很多,与我们有关的却好像并不是太多。楼前这开花的树告诉我,所谓幸福其实是一种付出。曾经付出过哪怕一滴水和一丝善意,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都有可能收获花开的喜悦和与你有关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