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莫家楼:西北盐运古渡的山西记忆  

2014-08-04 19: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家楼:西北盐运古渡的山西记忆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莫家楼女婿白冰(右三)向记者介绍莫家楼古盐场情况。
莫家楼:西北盐运古渡的山西记忆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莫家楼采访莫如江老人。2014年7月19日。
莫家楼:西北盐运古渡的山西记忆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古盐场外墙尚在。记者 王捷 摄
 

在塞上江南宁夏,人们曾传唱着这样一首《宁夏谣》:

温暖的炕头,不知还有没有。

醉人的黄酒,不知还留没留。

流浪的汉子,是不是还在吹那个牛。

中卫有个莫家楼,半截插在云里头。

“中卫有座莫家楼,半截入在云里头。”这句流传于宁夏的民谣,与我们运城的“万荣有座飞云楼,半截插在云里头”,简直如出一辙。到底这句话是谁模仿的谁,已经无从得知,但中卫莫家楼与运城还确实有一定的文化渊源。

从“莫家楼”找到莫家楼

莫家楼是楼名、也是村名,是黄河边的一个村庄。因为在黄河渡口旁,明朝初年莫姓人家在这里建起了楼房,从此这个村庄就叫“莫家楼房”,人们简称“楼房”、“莫家楼”、“莫楼”、“莫家楼渡”。因为是盐运码头,这里设有盐务局、盐场,规模还不小。

7月19日,当我们问起有盐运历史的莫家楼村时,中卫日报社的同行首先向我们推荐了市区“莫家楼”饭店的“掌门”白冰。

随后,我们来到市区的“莫家楼”饭店。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容貌清秀,留着短发、身穿粉红色上衣的年轻女人,她正是白冰的爱人、莫家楼古渡人——莫莉。她告诉我们,其祖上从山西移民过来,在莫家楼已经几百年了。以前她跟着丈夫在外经商,回到中卫后,看到莫家楼原有的餐饮品牌后继无人,就打出了“莫家楼”餐饮老招牌,他们推出的菜品还获得过国家级食品奖项。

莫莉告诉我们,她有一个亲戚,是村里有名的“秀才”,叫莫如江,不仅曾娶过一个山西媳妇,还出了一本名为《莫家楼传奇》的书,至今他的一个女儿还生活在运城市。

当天14时许,我们“黄河万里行”第九批采风团一行5人,在白冰的带领下找到了村里的“秀才”莫如江。

莫如江今年已经七十一岁,他多年研究莫家楼古盐运文化,颇有心得。据他介绍,莫家楼是古码头、商业古镇,过去称“小上海”。当时有句话叫“有人不知中卫城,无人不知莫家楼”,可见莫家楼的影响力。

据介绍,莫家楼古渡口店铺在繁荣时期,一天24小时不打烊。来来往往的盐运驼队铃声阵阵,特别热闹。每年,渡口人用骆驼遗留在路上的粪便烧炕取暖,能用上整整一个冬天。

莫如江曾经的岳父是莫家楼盐局的主厨,姓赵,是山西人。那时,老赵因为厨艺了得从一家商号被挖到盐务局工作。新中国成立前,他曾经救过开国大将王树声的命。王树声将军当年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在西北战场作战。有一次,王树声在莫家楼遇险,老赵机智地将王树声藏于秘室。在敌人走后,老赵成功帮助王将军脱险。

在莫如江的联系下,7月22日,我们又找到了莫家楼的另一位运城籍人王学义,从他那里我们又知道了更多山西人与莫家楼的故事。

莫家楼的山西人

“我父亲王圣植,出生于平陆县的小山村,16岁就离开平陆去四川谋生,1935年到莫家楼盐务局任会计。”莫家楼村村民、父亲由运城迁来的王学义告诉我们,抗战时期,他出生在莫家楼的莫家大营子。来到莫家楼没几年,母亲早逝,父亲身患重病,工作也没了,种种磨难降临在这个家庭。王学义清楚记得,当时家里非常困难,但父亲咬紧牙关,克服种种困难,坚持让孩子们上学读书。

据王学义介绍,“鑫义明”是中卫城里的老字号,在莫家楼设有杂货分店,分店负责人魏凤堂是山西人。在抗日战争中,老家孝义被日本人占领后,他离开山西老家来到莫家楼经商。魏凤堂会说蒙古话,擅长与蒙古人做生意。他和儿子魏治礼一同在莫家楼经商。当时经商也很艰苦,为减少开支,他们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到平凉进货,下乡采买。

1955年莫家楼的五家工商户响应政府号召,组建了全县第一个棉布杂货合作商店,魏治礼担任经理兼莫家楼工商联办事处主任。

1982年,魏治礼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评为劳动模范,曾任县工商联主任、县政协常委。其子魏亦勤是宁夏农科院的博士。

王学义说,莫家楼里还有位叫赵玉柱的山西人,他不仅在莫家楼经商,还非常喜欢唱戏,曾经担任莫家楼剧团团长,给莫家楼的过往客人留下了很多欢乐。

还有一个名叫张贵元的山西人,在莫家楼开有一家车马店,他靠着本分经营、热情周到的服务,在当地很有人缘。

据介绍,当时,莫家楼的大商号“余庆恭”的经理兼账房先生郭寿山精明能干,也是有影响的山西人之一。

与运城的共同“盐忆”

莫家楼是吉兰泰盐湖出产的“蒙盐”集散码头和中转站。据莫如江老人介绍,内蒙古阿拉善地区有盐池26处,以吉兰泰盐池和雅布赖盐池为最大。吉兰泰盐湖面积120平方公里,是内蒙古西部最大的盐湖矿床,由于盐分不断沉淀聚集,形成了层叠的盐坝。吉兰泰盐湖所产的盐是莫家楼集散的“蒙盐”重要来源之一。

莫如江告诉我们,1906年,内蒙古阿拉善地区的盐池作为外债抵押,盐税权划归比利时,在莫家楼渡口旁随后建成了“比商卜内门盐碱公司”,由三名比利时人和中国盐务人员共同管理。与此同时,庚子赔款协定也用运城盐池的盐税作为英国的赔款抵押。特殊年代,因为盐的缘分,运城与中卫莫家楼盐运古渡共同经受了历史的阵痛。在1925年,比利时与中国订立中比协定,退还庚款,这种掠夺中国盐税的行为才告结束。

据介绍,当时,每年冬天到来年初春,仅从内蒙古阿拉善境内盐池运到莫家楼盐局的盐用骆驼,就有近10万峰次。仓房装满盐后,白花花的盐只能露天堆放,形成了莫家楼的一大景观:一个高数丈的金字盐塔。

1958年10月,包兰铁路通车,蒙盐经中卫莫家楼中转南运的数量减少一半。随着公路和黄河大桥的建成,码头优势更不复存在,曾经车水马龙的盐运古渡莫家楼便日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