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写给一个新闻记者(毕星星)  

2014-09-25 16:35:50|  分类: 转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一个新闻记者

 

 

我一向看不起新闻,确切的说,是国产新闻。新闻的虚假是其一,还有就是新闻的表达。在中国,除了总结报告,没有比新闻更八股的文体了。中心思想早已确定,围绕什么说话你明白。起承转合四段,各种“提法”规定好了,你不那么说都不行,明明那么说别扭,他就非要你那么说。各种关键词顽固地要求露脸,过一阵你就得安排它出场。一水儿的通用词汇,通用语法,你略微超越,就有越雷池之嫌。僵死的句子组成段落,组成僵死的文章,你送给领导,他满意地笑了,从你的技法僵化,他表扬了你的成熟。你由此明白了努力方向,一个僵化文体生产线的末端,就此炼成。

中国有没有一流的新闻?一流的新闻记者?当然有。民国时代的大公报,文革前的刘宾雁,1980年代的苏晓康,近年的李大同卢跃刚,眼下的《南方周末》新闻,不都是好样子吗?只不过这样的大环境,不支持他们发展罢了。

当局也这知道自己的报纸没人信,没人看,这些年各省报纷纷办子报,那意思就是老子就这样了,儿子总还要有些活气。各种形态的晨报晚报,都市报,生活报,都是那一老家长释放出来的儿孙,虽然还是四世同堂,好歹老太爷不想看死了觉新觉慧,希望他们有相对广阔的活动天地,舒展腰臂。这就催生了一种相对活跃的文体——晚报体。

晚报获得一些有限的自由,表达空间大一些,副刊就更加随意。报纸主打新闻,一般不怎么在意副刊。恰恰这样,给了副刊相对广阔的表达空间。

张建群在我的老家运城《黄河晨报》办副刊。编副刊近朱者赤,自己就沾染了一些创造习性,于是动手做起创作来。她这样诉说她自己的写作缘由:

 

尘世上,凡是对什么痴迷爱好者总缘于一种习气。在文字上没有什么成绩,但是习气有了,习惯于用文字表达,用文字记录,用文字诉说。于是,写新闻报道时,也有文字纠结的习气在其中,纠结对了便是文采,纠结错了便是罗嗦。有一次,老副刊编辑说想换个版面,换换脑筋,于是文学副刊版编辑岗位空出来了。有与文字纠结习气的我,历史地来到了新闻副刊编辑岗位前。还与那个美丽的她隔着一点点距离,但是,毕竟,她的倩影在我眼前飘移,她的双眸向我放射清辉,她的秀发撩拨我的心怀。

文字的魅力就在于,当她沾染上谁后,这辈子你别想把她丢了。不管你是男的女的,是当官的为民的。只要你心里有她,就常要与她纠缠,不仅你自己纠缠,还会发现你的纠缠会纠缠上其他与她有纠缠的人,于是我被纠缠进来了。

 

她给我发来一系列文稿,邀我看看说点什么。我想说的恰恰就是张建群的移位。在新闻画地为牢久了,她想朝文学靠一靠。看这些文稿,我感觉她靠进来了,陷进来了。这些年,她写故乡,写亲人,写历史,写乡亲,写民俗,写吃食,写牛写花,写乡村爱情——也许是随写随记,但她的笔下,这一块完全属于文学化的表达。一个人的随意记录,一个人的率性而为。它的价值恰恰在于这些文字不是指令性的,是源自心灵的性情写作。篇章结构当然也在追求,或规整或散漫,都有有她的匠心。落实到语言,当然要讲究词汇的丰富,描绘的生动,抒写的传神等等,显示出讲究和修炼,即是她说的文采。举凡这些文学作品的表现方法,在她这里编制齐备。比如她写清明——

 

一抔黄土,冰冷而厚重,它阻隔了亲情,阻隔了岁月,阻隔了天伦的完整。好在有清明,它常常将匆匆地在珍贵的日子间抛掷生命的我们,牵引回生命的另一种形态。黄土中的生命曾经是我们所熟悉的,曾经是我们用身体和心灵感知过的,但是一切已经成了永远的过往。于是清明又有了另一种意义,它告诉我们,生命是那么宝贵,那么易逝,你真的不能不善待它,敬畏它、爱护它。它去了便永远不会回来了。

 

记者的职责是记录。记者而作家,一身二任,写实的责任,文学的情怀,让这份记录涂上了烂漫色彩。这本小书,会给河东大地的种种书写,留下那怕是清浅的一笔。其中大量的是一些纯属个人酸甜苦辣的种种人生况味,更加值得慢慢品评咀嚼。从这本文集可以看出,张建群走进文学,已经卓有成效。不在于她写了多少,重要的是,她已经熟悉了文学笔法,掌握了文学修辞的手段,表现出驾驭这一文体的胜任愉快。以后她不只会写小说散文,即便是写新闻,文学笔法也会渐渐侵入僵死的八股,丰富她的写作手段写作技法。一个记者笔下的新闻鲜活滋润,这无疑也会极大提高新闻的质量,改善新闻的写作生态。那些枯燥的新闻八股,折磨我们实在太久了。

一个操新闻业务的记者,为何要笔走偏锋,漂游到文学河流里来?文学表达和中国式新闻表达的最大区别,在于写作的个人化,个性化的表达是八股文章的大敌。个人特色也罢,风格也罢,和官媒要求的种种制式表述总归矛盾。一个鲜活的个性要求突破樊笼,自由自在的生长,她尝试将触角伸出界域非常自然。一个作家要做出好作品,一个记者要写出好新闻,素养和才能当然必须,很重要的一点,至少要有向往自由表达之心。这是文学创作的灵魂,当然也是新闻的灵魂,确切地说,是好新闻的灵魂。建群的写作刚刚起步,很难预料能走多远,但是我首先看到了她对于僵化的疏远和厌恶,这会让所有从事写作的同仁感到温暖和亲切。

中国正处在一个步履沉重的发展时代。国内外都有同行说,当代中国不是一个出大经济学家的地方,而是一个出大记者的地方。也有人断言,这是一个产生和埋葬大记者的地方。21世纪的中国,是全球调查记者的天堂。国民对于真相的巨大需求,给调查记者开拓了无比广阔的前景,而优秀的调查记者,无一不是新闻和文学结合的产儿。张建群不论将来做新闻还是做创作,这一本小书都是一个很好的试验。早一点接触文学创作,从文学表达吸收营养,丰富新闻的表达手段,改善新闻文体表现力,是一个大举措。跨文体写作带给张建群的欣喜,也许才刚刚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