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小报记者心情种种  

2014-09-25 17:17:33|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5日上午,运城市文联组织市作协的同志听运城籍作家毕星星老师的讲座,接到通知后赶紧过去了。

与毕老师认识时间不长,交往也不是很多。上次他在运城学院讲黄土地写作时,我在单位值班未能赶上。后来因为文友的缘故见过两面。有一次,我还对老师作了个小采访。虽然稿子没有发出来。因为毕老师的思想或者言谈总有些类似杂文的尖锐与犀利,有时侯在大众传媒上发表还得费些思考。所以只在博客上作了侧记而已。

今天再见到毕星星老师才知道,因为他的见多识广或者说人生经历相当丰富,我那次对他的采访是不成功也是不深入的。他那丰富的人生故事在我这个小报记者的眼中,冰山一角或者是森林中的几片树叶便足够用了。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不老不少的小报记者,那不多不少的采访所得于我却还觉得有些单薄。说实话,因为是首次见面,毕老师是不是还拿着些架子,并没有讲出太多的人生故事与况味,以致于我的写作没有那么完整与清晰,于是也发表不了。

这些都是今天的感受,听讲座完后的感受,听大家讲了毕星星先生的故事后的感受。

前边贴出的毕老师为我原本计划出的文集写的序,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很个人的文集还未能付梓。虽然对毕老师写的这篇文章中开始的观点觉得有些扎耳,毕竟我是一名新闻人。新闻饭吃了一二十年了,对于这个职业这种工作状态是怀着深厚感情的。但是对毕老师文中欲扬先抑的苦心和颇有力量的文字还是油然而生敬意,并且有些诚惶诚恐的。

这也许就是小报记者的思考维度所限吧。

为什么对于小报记者的身份如此耿耿于怀呢?这话可是毕星星先生的原话。事情是这样的。先生将写给我的小文贴于博客内,文后便有些评论,有他的朋友,也许是北京的,也许是太原的,不太清楚,发贴问他:张建群是何人,你给他写的评不错呀!

毕星星先生很平淡地回复了一句:呵,家乡的一个小报记者。

那时的我对于毕先生的评论正怀着一份感激,看到他这句居高临下的话,立马心里凉飕飕的。虽然毕先生说的是一句实话,但也许正因为这是实话,对于我这个小报记者才有了一种可怕的杀伐。我那隐藏在文字背后的小我忽然间膨胀起来,一种隐隐的难堪与嗔怪油然而生。从此觉得毕星星其人也就是那样而已。

今天以一名小报记者的身份去听讲座,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事物的认识已渐渐接近真相。也许因为这种无形的成长,我还有去听这位高人讲座的胸怀与勇气。

以一名小报记者的水平听毕先生今天的讲座,有三个感觉。第一,没有想到他的讲座如此云淡风轻,不动声色,一点气力也不费。因为记忆力强的原故,一些口歌、顺口溜他张口就来,无疑给平静的讲座增加了波澜。第二,他讲故事不费吹灰之力,早上其实就是讲了农村三四个人的个色故事,讲得行云流水,慢条斯理的。第三,他思考的高度确实高,比如他由1958年永济卿头小学尚马朝同学发明了马铃薯上接西红柿的事情,说到2009年中国有几个地方又在报道西红柿与马铃薯嫁接成功的事情,而且强调说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一云云。

毕星星便写文章思考,为什么五十年前的事情被国民忘得一干二净,这种集体记忆为何没有了, 被删除了,被有选择的删除了?值得人们思考。作家的责任便在于留住国民的集体记忆,而且是正确的准确的接近真相的记忆,让我们后来的人不要再踏进那条或者荒唐或者清澈的河流中去。

比如他讲到那个非常热爱生活的农民剧作家李希文,受过全国群英会表彰的李希文因为晚年一件小事被捕入狱。毕星星便在反思一个人的生命形态与政治生态的关系。在思考过去一些老革命,他们的生前身后事。他们的革命对于儿女的影响,对于儿女命运的影响。总之都是一些人性人生的大主题。

比如,他从自己写的好社员都祥与奸商老虎中,分析思考为什么有的人,在政治评价与群众评价中两种完全不同的结论,他们的行为在忠于集体与牺牲群众小我利益之间的不同考量。他在反思,所谓好与不好的客观性与理性。反思人群中有着特殊才能的人的人生故事与轨迹,最后提高到几种文化传统的相交相融与博弈。说到一个村庄中民国实业思想、解放后唱红思想与现代民营企业家,爱好写作顺口溜的村干部的生存状态与原因。分析坚韧而又沉默的文化传统对一个村庄与地域的影响,而且他想因为发现了村里的一百多个人的过去的档案,因则想写一下故乡临猗县高头村的故事,想因为自己让这个村变成名村,像莫言的高密,像甘南纪事中的夹边沟。

这种作家的思考与学人的思考很相近,对于我这样一个小报记者也颇多启发。

纸媒面临考验是不争的事实,作为地方小报记者怎样独辟蹊径,趟出一条路来。毕先生的话给了我不少启发。比如要扎根乡土,写自己最熟悉的人和故事,要写得有意思,有思想,有高度有思考在其中。只有根深才能叶茂。对于从黄土地上走出来的我们,留住我们当地共同的集体记忆,也许是小报副刊记者所能做的最讨巧也最易出成绩的事情。

全民记者时代的到来,动态的新闻任何人都可以报道,而对于民间记忆的打捞与记录则需要专业性需要一种职业精神,像毕星星先生那样,以66岁的年纪,行走田野,一年有二十万字的写作任务,他自己订的。作为新闻人,难怪职业作家对我们轻视,有几个记者有二十万字的追求与付出呢呵。也许有,但是比之作家的执著与深入是有距离的。

写作是一种生存方式。快乐写作,淡泊写作,担当写作,需要我们作出许多遴选与抉择。毕星星先生的讲座给我这个小报记者打开了一扇报道的大窗,是那种小报记者写大报道的追求与方向。

毕星星先生得知我对小报记者耿耿于怀后,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那样写过吗?呵,若真是那样写过不是小视,是不想让自己那样张扬而已。也许有些道理。

讲座结束后与其他几位文友聊,得知,毕星星,九岁因写诗当红。后参军到北京,供职于解放日报,又是当红的笔杆子之一,深受当年的有关重量级政治人物的青睐。他曾经被一位中央委员看中,本要招为乘龙快婿,因他家中已有妻室作罢。后来,因为政治原因,他受牵连,被派回老家文联工作,后因才华高又被调至省城。在文学圈内属于那种有个性的动辄发惊人之语者。可能与他的军旅生涯有关,也可能与他当年的经见有关。

在这样一个见过大世面的长辈心中,我所在的地方媒体当然是小报了。毕先生对于我供职的小报与我个人小报记者的评价是准确与客观的。我如今已坦然接受,对毕先生还深怀感激。他让我认清自己,认清事实呵。

尽管,在我心中,我供职的媒体位置很高很高,我对她怀着深深的爱与敬。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