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用光影铭记乡村历史嬗变——王大高李玉燕创作诗文影像集《留守情 思亲谣》的背后  

2015-02-24 12:2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唯愿父老多安详(用光影铭记深重的乡愁)——王大高李玉燕创作诗文影像集《留守情》的背后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唯愿父老多安详(用光影铭记深重的乡愁)——王大高李玉燕创作诗文影像集《留守情》的背后 - 河东一苇 - 河东一苇的博客
 前不久,原运城地委宣传部部长、山西省委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省人大常委会人事代表工委主任王大高先生与爱人——运城市政协原副主席李玉燕女士共同创作出版的诗文影像集《留守情·思亲谣》由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面世,在广大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中国作协副主席张平先生看过书稿后以《持久的感动和无限的敬重》为题评论道:一本图文集,几乎浓缩了一个时代。书中一幅幅场景实录,无不充满了强烈的人文情怀与神圣的社会职责。书中留守妇女、儿童与老人坚韧、乐观、顽强、豁达的生活态度让人深为感念、难以忘怀。
春节期间,王大高先生与李玉燕女士回故乡看望年已98岁的父亲,记者见到了他们。粗浅地了解到二位作者创作《留守情·思亲谣》背后的情感历程与感人故事。
来自黄土地,对乡村情有独衷
众所周知,王大高与李玉燕二人均长期从理基层党政工作,在老百姓心目中有着扎实的口碑和良好的声望。尤其是王大高青年时代在农村时,曾担任过村里的生产队队长和村干部。他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所需所爱,为后来担任县委书记等职务时,正确决策,急老百姓所急想老百姓所想,务实为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据王大高介绍,年轻时他在村里劳动,装满粮食的麻袋,系上口的能装二百斤,不系口的能装180斤,他和村里的年轻人们,手一挥就能将麻袋甩上肩背,扛稳了便能健步如飞。吃饭时,能吃一大碗烩菜,三四个大馍。
地里的农活,除了摇耧和赶牲口出远门,其他行当他均能胜任愉快。他说,其实摇耧的技术他也掌握了,只是担心耧眼堵了即噎耧后造成漏种,将来小麦出不了苗,一方面给队里粮食生产造成损失,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因此被扣上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建设的大帽子。赶牲口出远门则有可能在风雨天气里车陷泥坑。老赶车把式驾驭牲口有一套,连打带吆喝很快就能将车赶出泥潭,但是年轻的他这方面缺少经验,所以对赶牲口出远门一直没有拿下来。
乡村生活的沉重、快乐与纠结,王大高都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的感受。农村广袤田野上的劳作与生活,给了他经验、成长和深厚的情感。因而在喜欢上摄影以后,他常与爱人一起在节假日去乡村采风、摄影,呼吸田野中的清新空气,享受乡村的安宁与恬静,更重要的是他们走近父老乡亲,聆听他们的苦与乐,感受他们的悲欢离合。在一次次的深入乡村采风中,两个人不仅拍回来大量的乡村风光照,还有人文风情照,日积月累,乡村父老的生活脉动与情绪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带有普遍性的乡村分离、坚守、孤独、企盼与乐观、刚毅,感染着他们,也触动着他们。
下乡摄影,与父老情同亲友
时代大潮滚滚向前,做为多年基层党政工作者,又都是从乡村走出来的河东儿女,他们想,要为老百姓们做些事情。哪怕听听他们的心里话,记下他们的喜怒哀乐,让更多的人关注、关照、关怀他们,或者记下他们的生活情态,让党和政府在决策时对他们有更多的考虑。在这种情怀的感召与驱使下,两个人下乡采风的目标更明确了。留守老人、孩子、妇女是他们镜头关注最多的人,也是最占用他们心血与情感的群体。
走进乡村摄影,运城市文联原副主席、摄影艺术家杜东明是两个人最好的同伴与向导之一。杜东明先生不仅在摄影艺术上给两位老领导以帮助,更在多次下乡中感受到了两个人心中对父老乡亲的情感关切。常常,他们走进山间窝铺摄影时,村里的留守老人们总会问:你们是照相馆的吗?王大高部长笑笑说,我们刚开始学哩!又有人问他们,你们是记者吗?几个人笑笑说,不是。其实,他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记者,记录见证时代风貌的大记者。
退休后的几年时间中,两个人走进了山野乡村,风餐露宿,用相机定格乡村影像,用情感与父老乡亲互动共鸣。在长年的奔走中,他们留下了数万张摄影作品,也与越来越多的乡下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除夕,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之一。两个人带上煮饼、压岁钱、春联下乡摄影来了。给孩子们发了压岁钱,给老人们送上香甜的煮饼,又给遇到的村民送上春联,感情瞬间融洽,乡亲们打开了话匣子,于是两个人不仅拍到了生动的影像,更听到了故事,体验到了乡情。
在新闻记者中间流传着一句话:你的脚下沾有多少泥土,你的心中便沉淀有多少真情。王大高与李玉燕两口子在退休之后以镜头为笔,记录见证,体悟并实践着这句话。
感同身受,祈愿乡村留守者幸福 
“也许是退休了吧,心感觉与老百姓贴得更近了,与原来没有退休前下乡调研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王大高说。回到家中,整理摄影作品的时候,便有许多情绪在心头涌动,于是便有了一首首的思亲谣。是王大高用他特有的乡音乡情为墨,写出的歌谣。“夜风轻,月色淡,寒窗里有老妈一双眼。多长未见儿孙面,掰着指头数天天。有没有门环响,是不是儿孙唤。明知今天不回来,却还要不停抬头看。”这是写给一位八十多岁的留守老妈妈的。地点在芮城县江口村,时间在2013年1月。那是村里老百姓迎接新年的日子,寒冷而热烈,王大高与李玉燕走进老百姓的窑洞,坐上他们的炕沿……
“山沟的小枣脆,酸里透着甜。就这一袋枣,只要五块钱。从东走到西,从早喊到晚。有天能卖几十袋,有天还剩半篮篮。”这是一首写在临猗县李家山村的枣歌,时间在2010年秋天。看似平淡,其中却有说不尽的情愫。
“一座地窨院,住了几辈辈。冬暖夏凉身心爽,苍天厚土养精神。老爸就是参天树,任凭霜打和风摧。有他就有咱的家,有家就有咱的根。”这是2013年冬天,作者写于闻喜县后宫乡一小村地窨院的诗。所配照片的画面中,一位老人含笑站在地窨院的大门口,院里是堆得高高的柴火堆,那么凌乱却又那么温暖,正是一个乡村游子心中家的影像。在外的游子,心中有父亲母亲,有自己的家,行为上便有约束,心中便有期望,脚下便有力量。中国五千年文明造就的这种家国情怀,在王大高创作的歌谣中若隐若现,如一首婉转的歌曲拨动着读者的心弦。
如今,《留守情·思乡谣》书中的歌谣已经由运城市青年蒲剧团的艺术家们谱上了曲,制成了音乐光盘。谈话间,王大高用家乡眉户剧的四平调哼唱了一首《父亲》:因上树受过你的骂,因逃学挨过你的打。沉着脸,不说话,从小对你有些怕。送我进城到村口,猛回头,见你眼中闪泪花。那一刻,耳旁一声响雷炸,爹呀爹,你的爱比山大,爹呀爹,原谅你这不懂事的娃……一曲未了,掌声响起。人们为真情鼓掌,也为艺术鼓掌。
延伸思考,从关注留守人群到透视民工现象
王大高告诉记者,在《留守情·思亲谣》的结集出版过程中,他又有了新的思考:不仅关注农村留守人群的生活现状和精神世界,感动于他们的乐观与刚毅,也在观察、思考、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与对策;思考中国农民工现象的走势、特点;对农民工流出地和流入地进行了比较系统的研究。
由农民工现象衍生的户籍、教育、就医、婚恋等等问题王大高均有所涉猎。据报道,如今中国有两亿余名农民工,在他们的身后有着近两亿的农村留守老人、孩子与妇女。这个数字比西方有的国家全部人口还要多,他们的幸福与和谐系关我们全国人民的幸福指数。
“在农村走得多了,便深深感到,老百姓需要的其实并不多,无论哪个级别的干部,只要常到百姓家中走走,看看他们的生活,听听他们的话,自然就会了解更多的实情,会给老百姓办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时下不少基层干部对农村留守人群已经给予了不少关怀与帮助,在农村的田野上,有更多的幸福和谐在生长。 ”王大高说。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