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东一苇的博客

在这里谛听生命的跫音

 
 
 

日志

 
 

渡口与关隘的记忆  

2015-03-16 10:50: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如永和关(也叫白虎关)本是一个渡口一样,在河东地界上还有蒲津关,河西还有大庆关、潼关等等。关者,关口,关隘也。过去了,便是人生新境界,过不去便可能是另一种情形。这些渡口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们是军事上的、经济上的、生活上的重要节点,渡过与不渡过往往是两重天。因而,各个时代的王朝统治者在渡口旁设立了关卡,驻扎了兵将,渡口悄然转化为关口了。如关于大庆关的历史记载便有:孟明焚舟以报晋,李闯渡河以亡明,盖秦晋交通之咽喉,关陕兵事之隧道也。足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
过渡口往往就是过关,在历史的深处,有一个发生在河东古渡茅津渡上的故事,离现在不远,几十年的时间吧。上世纪初叶,老运城东门外的朱姓盐商家,装好了一船盐,准备从茅津渡过河,到陕州,也就是河南陕县、三门峡等地,再往中原深处而去,那应该是一桩令人充满希望的买卖,朱家为了这大大的一船盐将全家多年的积蓄都压上了。
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因为没有祭拜河神, 还是遇到了暗流与逆风,反正沉重的盐船行至河中央时忽然沉了。一船盐溶入滚滚河水中,项刻化为乌有。朱家从那以后一蹶不振,再没有缓过气来。茅津古渡这一关成了朱盐商家永远的噩梦。
对渡口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著名蒲剧表演艺术家王秀兰老师,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讲道,那年运城解放前夕,她与戏班的同仁一起扮作收麦的农民,夜渡茅津,黑乎乎的夜晚,坐在小木筏子上,听着耳边哗哗的水声,尽管是收麦时节,但是内心的惊恐与不绝于耳的水声还是让人心中充满了凉意。刚上了岸就遇上了青年军,被搜去了盘缠,最后求亲告友,好不容易凑了些钱,才重新上了路,逃到了陕西。茅津渡对于朱盐商与王秀兰老师来说,都是人生的一大关口。
这几天参考史料,发现辛亥革命名将李岐山先生曾两次从临猗的吴王古渡过。李先生当年在河东举起革命义帜,影响广泛,为闫锡山所忌惮。闫从太原派人来运城任职,试图分裂李岐山在河东的组织。李将军无奈,西去陕西,联络井勿幕等人,以图新业。可惜,时运不济,他两次从吴王渡顺利去往陕西,却没有取得应有的支持,后来被与闫有联系的陈树藩暗杀于陕西。一代名将,壮志未酬,血染异乡,吴王古渡留下了将军的脚印,却永远也没有了英雄的身影。想当年,李将军站在河边,望着滚滚河水,心中充满热望,古渡有情渡志士,岁月无意留仁人。历史的天空里又是一声长叹。
渡口还留下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思辨。变幻莫测的母亲河,因为在河东地面泥沙淤积形成了地上河,地上河常常改道,当年在河东的村庄,三十年后也许便到了河西。在水大的时候,往往一夜之间便会顺势改道。因为河的改道,原本从渡口过了河的,结果退回到河的另一边,没过河的却过了河。这种奇特的现象告诉人们又一个真理,一切都在变化,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居高不喜,居低不忧。心中有梦,脚下有路。
渡口虽是关口,但渡河者也不必过于紧张,以超脱的心态面对人生道路上的种种关口,这是母亲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给我们的启迪。
河东的古渡口,如今最壮观的当属风陵渡了。当茅津、大阳、夹马口、蒲津都因为铁路大桥或者公路大桥的通达而渐渐失去了其连通省际,文化交流与商品贸易的作用,当年的繁华与热闹均沉入历史深处,只有风陵渡因为其上建起了黄河铁路大桥,每天还有不计其数的人们从河上经过。探亲访友的,外出经商的,游山玩景的,老渡口上的铁路大桥,屏蔽了古渡曾有的一切风浪与危险,成了一道宜人的风景线,通向美好壮丽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